Home >  > 如果可以,请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如果可以,请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文/熊雨凡

后台曾经收到留言说,自己好像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到担忧的人。每天都会对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情产生忧虑:出了门怕门没锁,到公司怕和同事处不好关系被排挤,老板叫自己时就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晚上睡前又忍不住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Ta说自己总觉得糟糕的事情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感受长久地伴随着Ta,虽然Ta有时并不喜欢这种感受,但是Ta又感到无法摆脱。

如果你在平时也有过类似的心情,觉得自己总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担忧,那么你可能是个“慢性/长期忧虑者”(chronic worrier / worrywart)。

当我看到KY的这段话的时候,我觉得某些例子仿佛就是在说我,比如我室友都说我有“锁门强迫症”,晚上睡觉前一定要确保门锁好了才睡得安心,出门后要检查好几遍才能走;比如总是担心自己将来能做什么,虽然有很多人和我说,我觉得你活得目标很明确啊,但内心那种深深的恐惧却是确实存在着,在某些敏感的时期会让我午夜惊醒、失眠或者心情处于低落期;比如当我还没有做一件事儿的时候,很容易因为把它想得很严重而拖延或者放弃,也就是“伪完美主义”...

虽然没那么严重,但这件事儿的确会时不时地困扰我的生活,让我有时不那么开心,不那么洒脱。

你们今天看到的我是真实而残缺的,平常我总会在平台下面加上一句——坚持平和和梳理,对不起,今天我很爆炸,你看到了这个有点失控并且急躁的我。

当这种情绪郁积到要爆炸的时候,我会选择两种方式来让自己走出来。

1.看一些相关的资料,学习自我治愈的方法,或者找信任的长者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其实梳理好了这些之后,内心会很愉悦;

2.大哭一场,不需要原因,找一个没人的角落,让自己嚎啕大哭,或者唱歌,唱到喉咙嘶哑都可以,爽就行。

造成焦虑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遗传、长期的压力,我今天想详细讲讲原生家庭也就是父母的教养方式带来的影响。

我的父母都是属于比较谨慎细微的人,生活上、工作上或者是理财方面,不敢冒险,过着比较平淡的生活。这可能对于我对未知的恐惧有很大的影响,因为父母会因为爱而不舍得孩子去冒险或者吃苦,他们会阻拦或者劝阻。

此外,有一件事儿让我印象很深刻,并且可能在潜意识里,这是我在陌生人面前很拘谨或者害怕出丑的很大的原因。

爸爸朋友的孩子过十岁,他带我去赴宴,当时看到一桌小孩子坐一起很羡慕,我就很想坐过去吃蛋糕和烧烤。当时爸爸可能觉得他们位子满了,而且都是那个生日的小孩儿的朋友,就不让我过去。我当时也很倔,就很想过去,就不吃饭一直往那边看,我爸爸叫我我也不理,我也不吃。

后来,酒席还没散场,我爸爸就很粗暴地把我从位置上扯下来,拖走,我记得那时下了很大的雨,还没出门的时候,他很生气地用伞骨打我,差点把伞骨都要打坏了,我当时吓坏了,心里很委屈很恐惧,同时,一种巨大的羞耻感在心里滋长,觉得当着那么多人被打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好像在父母眼里,“任性”这件事对于小孩来说也是错的,不管在什么场合,我们都要表现得“得体”“有礼貌”;不然,就要受惩罚。

我现在想起来,我本来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害羞且拘谨的孩子,从这以后,在陌生人面前怕出丑的焦虑感可能就根深蒂固地存在在我脑海里了。

其实我写这件事情出来不是要谴责我的父母,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我童年大部分时候都能感受到父母的爱以及觉得很幸福。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他们也是慢慢地在学。

很多时候,当我们还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的时候,我们也许会受伤,也许父母能察觉到你哪摔了,但他们很难察觉到他们有没有无意间伤害到你的心,你要说出来,谴责也好,伤心也好,你得让他们知道。

我把这件事情讲出来,是因为我发现当我说出令我焦虑或者恐惧的事情的时候,我就没那么担心了,甚至觉得释然了。

做自己的心理医生,这是达达令对患有抑郁症的自己的要求。

她把自己的不满和难过写了整整一个日记本,整整一年。

一年前,医生很冷漠地对她说,这个病不能彻底根治,你只能通过吃药和控制情绪来调节,她很害怕,于是她就去查了很多关于“抑郁症”的治疗方法,最后选择用文字把自己的感觉表达出来。

后来她好了,并且她因为那些积累变得不同,比如通过写公众号积累了十几万粉,纯靠文字,比如成为我的女神之一,哈哈。

我很喜欢这个观点,当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情绪积累到了一个爆点的时候,我会自己分析一下为什么会产生这些负面情绪的原因,找到解决方法,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毕竟谁都无法真正给你救赎,你只能救赎自己。

如果单纯地进行忧虑,只会让人们困在自己的情绪中,而问题和威胁依然存在;但解决问题则包括对情境的评估、制定详细可行的计划、以及将计划付诸实施,这才是一个实际消除问题的过程(Smith et al., 2016)。

如果你发现这个问题可解决,那么你立刻可以头脑风暴出相应的计划。计划不用完美,而是要关注它的可行性。

一旦你有了可行的计划,忧虑感就能减轻(Smith et al., 2016)。

我现在只想把这周的两个重要的考试制定好最后的复习计划并且执行,一次考好。

关于工作,就是把该做的文案用心做好,不管之后结果是怎样,尽力了就不悔。

然后考完试就回家和父母聚聚,重拾力量。

送大家一句著名德语诗人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的话,作为结尾:

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同时又不抱持任何希望。……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当它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同时又知道这件事根本无关紧要。

——这或许是我们能对抗焦虑的最本质的方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熊雨凡
简介:爱生活爱记录,不爱标签爱体验。一个有意思的平凡人,一个保持生长的少女。
公众号:熊雨凡faye
微信:xyffaye
微博:@小熊faye

左岸记:心理问题需要一座桥梁来通向彼岸的另一边,这座桥梁的一边是自我的认知,另一边是外界的认可。做自己的心理医生就是解决了打开自己心门的可能,走出来,去观察、分析、创造让心灵成长的空间,以些让自己的世界得到认可,不断地形成正反馈。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