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暴戾中的挣扎——读《巴州往事》

暴戾中的挣扎——读《巴州往事》

文/亚丁

断断续续花了几天时间,在安静而有诗意黄昏的午后,读完了小桥老树的《巴州往事》。掩卷长思,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就仿佛昨日的小伙伴一样,在回忆里远去。

这篇小说的故事背景深藏于上世纪90年代,那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工业化的进程蓬勃而热烈,然而,在改革的浪潮下,曾经辉煌的一切烟消云散。世事如盖,披荆斩浪而至,一代年轻人在现实面前憧憬、焦躁、不安、迷茫、惶恐,却又执着、仗义、豪迈、坚定、无所畏惧。

在作者流畅的文笔下,主人公王桥这个神秘而极具英雄主义色彩的人物,就这样横空出世了。王桥属于巴州大族的子弟,骨子里流淌着不服输的血液。他的经历非常奇葩:他当过老师,做过鱼贩子,跑过广东,进过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后,为了改变命运,从来没有读过高中的他做了一个大胆而果断的决定——上复读班,利用一年的时间考大学。他的这种有别于他人的身份,却从未于外人道也。而这些不为人知的阅历也正是他的独特魅力所在。他个性独立,行踪神秘,有“独行侠”之称,他混迹于单纯不谙世事的学生之中,虽尽力低调,却难掩桀骜不驯的锋芒。

他到复读班的目的很明确——放下恩恩怨怨,不再过问江湖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所以,无论是公益事业还是管闲事,他都尽可能远离。但是,学校中总有这样一批荷尔蒙过剩、血性狂热,为了显示存在感而为非作歹的混社会者,也就是以刘建厂为首,包强、麻脸在内的好事者。当这些人欺负他的室友洪平时,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去了。但是,当看到这些人飞扬跋扈,欺负到他深有好感的“女神”——晏琳时,他再也不能控制内心深埋已久的洪荒之力了,“偌大一个巴州,居然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想到这群可恶之徒,他就咬牙切齿,他决定惩恶扬善,以暴制暴。他痛打包强,狠击刘建厂,不畏暴戾,胆气过人,在学生们心中树立了威望,俨然成了复读班的学生领袖。

在多次受到以刘建厂等人为首的操社会者的骚扰后,气急败坏的复读班学生如吴重斌、洪平、田峰、蔡钳工血气方刚,险些走极端。但沉稳的王桥总能在关键时刻将众人的愤怒合理化解,主张精心策划再做反击,以谋制胜。

王桥血性、勇毅而不莽撞,仗义、重情而有谋略,除了在爱情方面的踟蹰徘徊外,几乎是一个完美男人。

如此完美的男人似乎会让人想起金庸笔下的乔峰,他智勇双全、胆略过人、豪迈飒爽、不怒自威,他有情有义,对爱情忠贞。只是,在爱情上,王桥也有他的不得已之处,与心爱之人吕琪失联,却不忍彻底放手,因害怕背叛又不敢彻底投入另一段感情,最终导致晏琳忍痛割爱,以分手信了结,默然退出这段曾温暖彼此最美时光的爱情。

女主人公晏琳出身高干之家,是红旗厂副厂长晏定康的女儿,却没有富家女的做派,对于王桥这种草根出身的上进青年抱有极大的好感。当然,更多的是王桥身上那种属于男子汉的侠义气质和神秘的人生阅历分外吸引了她。尤其是两次解救她于危难之间的举动,更让她一颗少女心的崇拜感油然而生。

在她眼里,他是斯巴达,是她荒芜青春里最惊心的悸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王桥身上更多的秘密,知道他作文写得好,书法漂亮,厨艺了得,对他的崇拜更是无以复加。晏琳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在她的闺蜜刘沪面前,她毫不掩饰对王桥的爱,即使刘沪多次劝她保持女子的矜持与克制,她仍旧敢爱——“一个女人能为爱情病一场,值得。”“如果爱情最终要破碎,破碎之前我选择不计后果地爱一次,生离死别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情。一辈子没有一次生离死别,人生是多么无趣。”

她也敢恨。她对初恋充满着幻想和憧憬,在品尝了初恋的美好味道后,当得知王桥不能全情投入对她的爱时,她选择决然离开。她爱这美好的尘世,不惜全力得去爱,却也懂得在爱离去时转身,这份洒脱使她更加美丽而高洁。

这世上有爱就有恨,当然,有善也就有恶。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终有一些人会无缘无故地制造事端,找人麻烦,即使人们努力去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比如书中的以刘建厂为首的害群之马、社会渣滓,他们仗势欺人、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收保护费,无恶不作。而那些被他们欺负的人,比如开烧鸡公餐馆的廖老板、饭店老板、烟摊老板等等,在利益受损时,大都选择了忍耐,因为选择报警,带给他们的将是更大的损失。殊不知,正是人们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躲避态度,这世上的恶才愈来愈猖獗。

“不惹事,不等于怕事。”在个人利益遭受损失时,最好的办法是敢于向邪恶宣战,给他们以打击。就像《老炮儿》中一直提及的一个戏核儿——规矩一样。只是时代变迁,人心流转,有些东西就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之间流失了,正如本书中的廖老板所言:“以前我也喜欢在社会上跑,那时还讲江湖道义。现在这些人只讲钱,完全没有规矩,啥事都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论是《老炮儿》,还是《巴州往事》,其实都道出了时代变迁之下,曾经的江湖道义早已不再适用,而缺乏对人心的敬畏,也正是因为金钱对于人心的冲击。

刘建厂带领着手下在一番打打杀杀后,疲累之下曾说出这么一段话:“我们这群人表面威风,实际上走到哪里都是人嫌鬼憎,和过街老鼠差不多,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办法。更关键是找不到钱,找不到钱就没有意思。”浮躁的时代,金钱至上的时代,连混世魔王都在找一条致富之路,因为曾经靠义气和胆量所积攒和树立的威望,在如今,竟薄得不如一张钞票。


书名:《巴州往事1:红旗厂子弟
作者:小桥老树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9月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