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剑痴,剑仙,剑佛

剑痴,剑仙,剑佛

文/徐缓归

初九,大雪,宜会亲友。

我站在客栈门口看着漫天大雪,盘算着今天又要送走几个求死鬼?

我本无名无姓,十年前便在这万剑客栈做伙计,因这万剑客栈以剑为基而我又不会剑术,所以我便常带一把竹木剑装装样子,掌柜的和客人也就索性唤我木竹。

客栈不大,只有我一个伙计,所以我每天都很忙碌。

劈柴,喂马,面朝万剑山。

这是我工作,这也仿佛成了我的生命。

万剑客栈开了数十年,却少有老主顾,客人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对于万剑客栈来说,客人都是流水的,。

我常常倚在客栈门口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我不知道他们会怎样离去,但我知道他们将要去哪。

他们来的目的一样,去的地方自然也是一样。

那就是山上的万剑庄,对于江湖人士来说那是一块宝地也是一块死地,因为那是剑痴独孤的地盘。

传言剑痴独孤自十八岁出道以来从未败绩,曾以一人之力单挑九大门派的最强者,当年江湖排名第一的川凉剑帝仅三招就被它一剑挑飞了武器。

他俨然已经成了武林的一个传说,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男人。

登上万剑庄便意味着挑战剑痴独孤,同时也意味着刹那之间获得荣耀或者跌向死亡。

很可惜,我从未见过一个人能从山上活着走下来。

每个人都知道战胜剑痴的几率几乎为零,但是为了名利他们宁愿走向毁灭。

所以虽然我看着他们一个个义无反顾的前去送死,我对他们却生不出半分怜悯。

这天来了一个书生,他说他要上山挑战剑痴。

我说,你先躺下喝了这碗姜汤再说,这点风雪都能生病,内力也太差了吧。

他说,我没有内力,我只会一点武功。

我看了他细皮嫩肉的虎口一眼,我说,这位客官怕不是习武之人吧。

他说,我虽不是什么高手,但是我也听说万剑庄有个与人决斗取人性命的剑痴,我就是要来杀了他。

我突然对这个书生起了兴趣,我问他,你也想杀了剑痴赢那天下第一的名头?

书生突然握紧了拳头,愤愤说到,我想杀那剑痴并非为了名利,只是希望世上少一个杀人的魔头罢了。

我说,若不是利欲熏心去挑战剑痴,剑痴也不会杀人,你怎么能说他是魔头呢?

书生说,将人打败就好了了,何苦取人性命呢?贪心何罪,罪岂致死?

我笑笑说到,我没读过书,大道理我讲不过你,不过你这一去恐是一去不回。

书生握紧拳头说到,那便一去不回!

眼中满是坚定。

我因为实在担心这书生还没上山便倒在这风雪之下同时又想赚点小钱,便问他,我在这里做伙计也有十年了,什么样的武林高手也都见过,不瞒你说,我还偷学了几招,你若愿意出二十两纹银我便教给你,兴许你能靠这个保住一条小命呢。

书生说,我愿出全部身家。

我大喜,便将我所偷学的招式一五一十的交给了他。

一个月后,书生前去挑战剑痴,我没有送他,因为掌柜叫我去买菜。

次日夜,掌柜早已睡去,我正在收拾碗筷,突然见到书生站在门外看着我。

我急忙放下碗筷出去,颤颤巍巍地问到,你... 难道赢了?

书生说,赢了,但是他似乎并没有传说的厉害。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管他有没有传说的厉害呢,反正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赢了剑痴的人,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了,不得了啊。

书生说,我不想当天下第一,我只是想少一个杀人的魔头。

我说,你不打算当这个天下第一么?你不当,别人上去发现剑痴已经死了,一样会取走他的名利,成为新的剑痴,也就是新的魔头。

书生说,那我就呆在万剑庄迎接挑战者,把他们打败就让他们下山。

我说,贪欲是会蒙蔽一个人的良知的,你不想杀,名利会逼着你杀。

书生冷冷地说,我不会的。

说完便转身走向了万剑庄的方向。

这一夜,风刮得紧,我不知道这对于他来说会是一条怎样的路。

三年转瞬而过,这三年里客栈更加热闹了,因为客人不再有去无回,相当于多了一倍的客流量。

这天,来了一个黑脸大汉,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却看得出这人毫无武术根基,估计是个只靠蛮力的野路子,我想这次书生靠着我教他的几招应该是能轻松取胜了。

突然发现好久没有见到书生了,这三年里也再没有见着书生这样不为名利只为苍生的剑客,心里还怪想他的,所以我决定偷偷跟着这个大汉上山。

万剑庄外,寒风呼啸。

我躲在万剑庄门外透过门缝观战,书生正与那大汉交手,书生虽然会点招式,可惜身板太弱,刀光剑影之中,才一回合手中宝剑竟被震落,天下第一连剑都握不住,这说去恐怕会被笑掉大牙。

黑脸大汉见书生没了武器,两眼直冒凶光,立马举起大刀冲向书生,喊道,哈哈,天下第一马上就是我的啦!

我看情况不好,立马破门而入,竹剑微点使出一招万剑归宗。

我的剑上没有一滴血,只有一朵血花徐徐绽放。

我望着剑上的血花缓缓说道,这花,我好像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书生吓瘫在地,看着我说,你…你到底是谁?

我淡淡地说到,木竹。

书生说,不!不可能,一个伙计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武功。

我淡淡一笑,说到,木竹是我,独孤木石也是我。

书生说,独孤!你…你才是真的剑痴!

我说,十几年前是,现在早已不是了。

书生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十几年前我归隐万剑庄,来挑战我的不计其数,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名利而来,我很看不起他们,后来我发现自己其实和他们一样,打打杀杀了十几年不过也是为了这些,这一切不过也是过眼云烟罢了。顿悟之后,我就下山做了小伙计,每天看着上山的人也挺有意思。

书生说,如果你是剑痴那你岂不是已经是好几十岁的老头了?可你分明和我差不多啊。

我笑道,老夫自十几年前看淡一切,便已成剑仙,既成剑仙何来老去一说。

书生愣了一愣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早就不在万剑庄了,那这些年杀人的剑痴是谁?

我说,杀人的不过是一个又一个“你”罢了。

书生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着自己,说到,你说杀人的是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只把人打伤从未杀人!

我说,在你之前,上山的人里和你有一样心愿的虽少却也还有几个,为了帮他们完成心愿,我偷偷在菜里放了药,让前去挑战的人到万剑庄时便已功力尽失。

书生说,既然如此,为何还有这么多人死于非命。

我叹息到,可惜他们都没能像你一样坚持初心,时间久了也就忘了自己为何要镇守这万剑庄,只知道要守住这第一的位置,心里也就只剩下杀戮了。

书生说,便是贪这名利,也只要打败别人就是,何必夺人性命呢?

我笑道,你没到那个地步自然不懂,打伤了还会再来,而且会变得更强,既然要保住这名这利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挑战者杀了,永绝后患也震慑其他想来挑战的人。名利面前谁还在乎他人区区性命!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书生默然不语良久,突然跪在我面前说道,剑仙前辈,既然如此,恳请您继续帮我镇守这个万剑庄,我不希望再有人为了名利送命了,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了恶龙,请您….请您就直接杀了我吧。

我说,世间要救之人何其多,只守着这万剑庄你能救几个?

书生抬头望着我说说,那前辈的意思是?

我说,我考验了你三年,虽然你手无缚鸡之力,这三年也全靠我暗中帮助才守住这万剑庄,但是你有一颗仁勇之心,我看你也有几分意思,不妨做我徒弟,本领越大能做的事情也越大,到时候你不仅可以渡这万剑庄更可以渡这苍生。

书生说,既能渡这苍生,我有何不愿意呢。

我说,地藏王菩萨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你既也想渡这苍生,又颇具仁爱之心,便赐你名号“剑佛”吧。

书生对着我磕了三个头,说到,是,师父。

看着书生稚嫩却坚毅的脸庞,我便知道数十年后江湖上最广为传颂的将是一位锄强扶弱、心系苍生的剑佛,至于剑痴,那早已是不属于这个江湖的人了。

微博@徐缓归 知乎@徐缓归
博客:www.xuhuangui.cn
做温柔的人,写温柔的事,我活在我的故事里,陌上花开徐缓归

左岸记:喜欢这样干净的语言,精练飘逸,道骨仙风,藏有空灵之气。故事虽带有套路,却能用如此的短篇展示一个宏大的故事,对人物的描写让人非常深刻。子曰: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