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 人生清欢里的禅来禅往——《不曾孤独,怎会懂得2》

人生清欢里的禅来禅往——《不曾孤独,怎会懂得2》

文/德鲁伊

秋天没谁不算计今年的收获,也没谁不畏惧即将到来的寒冷。雾霾、清冷、收获,又如何面对呢?

真到第三本书出版了,我之前的小得意,忽然变成了惴惴,我还会继续写么?还会怎么写?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2》,斟酌书名的时候,看到这个2,猛然有点好笑。孤独了,懂得了,怎么还会2?孤独了什么,懂得了什么,又如何的2?孤独了谁,懂得了谁,又怎么继续2下去?

两年三本书,两年换了三份工作,然后能告诉自己的却是了了几句话:“世界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你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因为把这个人生想得太复杂或太简单”。舍不得、放不下、得不到、扔不了,我以为、我原想、原来如此、为什么、竟然这样,想想你的人生,也就简单到这几个词儿。比“生死一呼一吸”,“因果一始一终”,“出生握手断气松手”,更实在、更直白。

于人有用,于己有趣。在惶恐人生的时刻,还能感受生活的欣喜;在千般变幻里,还能保证自己还是自己;在保护自己的时候,还能善待他人……这或许是我想说的,也一直在做在写的。或说,想分享的。

我们一边羡嫉别人的人生,一边厌恶自己的处境,喋喋不休或沉默忍受。想想我们的周围,看到一个安静的人,我们总是想着他为什么那么安静;遇到一个快乐的人,总奇怪他的快乐哪里来的;遇到一个充满喜悦散发光芒的人,总是疑惑人生有那么有趣么……那些保持自我、充满喜悦、安静快乐的人,总散发着我们渴望的光芒,却让我们觉得格格不入、难以接近。但,难道,人生不应该就是这样的么?

你拥有的让你觉得匮乏,你渴望的让你觉得痛苦,你擅长的没有确保你成功,你缺乏的却注定你的失败。我经常自诩为毁鸡汤的写手,只是偶尔觉得你天天鸡汤伺候、每天鸡血打着,你没有流鼻血一定是鸡汤伪劣;你还是觉得人生不咋地、满脸狗血,一定是鸡血不纯正。不如来点健康的、可见的、可追溯到内心的东西。

还有朋友觉得我文章禅意浓,我倒宁可被读出人生的安静与清欢。按照社会熵理论,稀缺的资源总是能获取更大的利益。我们无时不刻在埋怨这个世界的纷繁复杂,却忙忙碌碌的追求着那些我们并不明白的繁复。我们满脑袋天线、无数的接口,接收一切我们需要的或以为需要的信息,甚至“被接收”无穷的信息,但我们没有分辨的能力也压根不想分辨,信息没有成为知识,更别说成为能力。那个安静的,享受人生清欢的“你”,或许更需要你去学着做。

我们的时代,我们知晓太多世界在发生什么在怎么运作,我们却拘囿自己,热衷于和周边的人和事比较。我们同情弱者,却不遗余力的把能踩在脚下的都踩在脚下;我们渴望真诚,却坚决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的慈悲之心;在每一次的比较和交锋里,一点点的优越感和便宜可沾都让我们觉得欣喜;另一方面,却对任何的高于我们或我们认为高于我们的人,屈膝奴言。我们是环境“雾霾”的制造者,我们选择的却是要么我比别人更能吸霾,要么选择躲开。

如是这样,我应该还会写下去吧,虽然越来越惶恐要写或是该写什么。分享之外,还有探索,探索之外,还有修行。人生苦就苦吧,那是你愿意。当下的修行,当下的你,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还真要感谢那些折磨你的人、事以及苦难。然后的然后,喜悦着、安静着、带点小慈悲的成为自己、走过人生!

最后,来则小故事?

玄奘去往印度取经,去之前已然成了经书大家,中间旅途上也颇因为自己的德行,屡被挽留,但其志金坚,还是到了那烂陀寺。

师父问:你带什么来了;

玄奘答:除了我,什么都带来了;

师父说:除了你留下,剩下的都不要;

玄奘学成准备归国,已然大家的他,师父问:你准备带什么走?

玄奘答:经书;

师父问:经书不是都在你心里么?

玄奘答:在我心里,不在别人心里;

师父说:那你给他们讲就好了啊;

玄奘答:我和他们是一样的,都要重新学。

 

购买地址当当京东,各大书城及新华书店也有售。

新书活动:老德的买一送一,详见左岸思文内活动。


左岸记:

好事成双,既有万九,还有老德,他们是把生活照顾得很好,活得自我自在又特别能写的人。

一本好书,总能让我们有所成长,能更好地保护好自己,获得善待他人的心。

读老德的文章是要动脑筋想想的,如果说有些书是看得快乐,那么有些书就一定要能引发思考,这样才能将我们大脑里的东西激活。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就是要读懂自己的人生,看到自己的化境。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