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解剖潜意识——关于无意识的小述

解剖潜意识——关于无意识的小述

文/郑勇生

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在20世纪时给我们留下的一笔丰富的遗产;虽然在此之前冯特的心理实验室已标志着现代心理学的的创立,但精神分析学说的诞生以及它在文化,影视,哲学等各方面的巨大影响才让人开始正视人类的心理状况,弗洛伊德至此也成为20世纪里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三位思想家之一。

1883年5月,刚过完27岁生日的弗洛伊德晋升成Sekundararzt(助理医生),并加入了当时最伟大的大脑探索者之一特奥多·梅涅的精神科门诊,在梅涅的大脑解剖实验室时继续研究神经系统。在19世纪中叶,关于身-心关系上,作为当时代神经学解释系统的代表,梅涅理解的是可通过大脑结构去解释生理学事实,即精神疾病必归因于大脑物质的改变。

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对于这种大脑神话观念弗洛伊德产生了怀疑,并体现在他关于歇斯底里症这一症状的不同看法上。

在步入工业社会之后,当时出现了很多工作意外‚道路特别是火车车祸等灾难,导致许多仅受轻伤,甚至没有明显外伤的男性产生一些因创伤引起的症状,比如麻痹,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歇斯底里症。这些症状并不符合当时的神经学与解剖学法则(并被称之为伪病),并非由于病患的语言器官或控制这些器官的大脑皮质受损。在弗洛伊德两度前往法国进修期间,他亲眼见证到了他所尊敬的夏尔科用被斥为“江湖医术”的催眠治好这种创伤歇斯底里症。它被区别于器质性的歇斯底里症,仅是由创伤引发的自我暗示造成的。一种暗示却又是如何能够影响人的身体?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过程中,在重新思考身体与心灵的关系上,弗洛伊德挖掘出了潜意识这一心灵装置-在我们心理中,存在着大量的从未进入过意识而不受意识思维影响的观念情绪,但它们却在不断影响着清醒的思维。而歇斯底里症便是这种体现,歇斯底里症主要是遭受着回忆之苦,因这部分记忆被从意识中遗忘,依附于某个记忆之上情感无从发泄释放。

潜意识作为精神分析思想的核心概念之一,它位于我们心理结构的最底层,由各种最原始的,未经丝毫雕琢掩饰的,赤裸裸的本能和欲望构成。它的成分如此复杂,包括童年时的创伤,我们先天的性欲,各种我们意识无法承受的情绪,想法,我们所压抑的目的。它只尊循着趋乐避苦的原则,不顾一切条件和一切场合,无视现实去表现自己——从日常生活中的口误,爱好,遗忘,梦到人际关系中的移情,症状如歇斯底里症。

潜意识概念的出现,不仅仅是治疗了歇斯底里症,更伟大之处在于更改了人类的心灵地图,使得我们对于人性的理解比以往更为深刻。在关于人类心理的各种认识中,比如理性,最早可以追溯到柏拉图时期的三分法——理性,激情与欲望。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人们对自身的理解并未超脱于此,比如我们说嫉妒;18世纪的康德将其解释为“忍着痛苦去看到别人幸福的一种倾向,......当它为了减少别人那种幸福而导致行动时,才被称为地地道道的嫉妒“,嫉妒实质被认为是从错误的感觉与现象出发对他人比自己好的怀着忿忿不平的憎恶,它不断提醒了人的匮乏,是理性缺乏的一种反应。它被认为是一种与忘恩负义和幸灾乐祸一样的恶习天性而加以谴责。这个观点即使现在亦有不少人认同,然则在精神分析底下,我们得已对它有了新的认识:嫉妒—它亦是我们潜意识的一种呐喊,告诉我们生命中还有些亟待发展的自性成分,我们需要透过这些引起我们羡慕的事物去寻找真实的自己。

弗洛伊德1915年至1917年面向公众发表了三次导论式的系列演说,从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日常生活中的口误与笔误入手,介绍它的无意识理论(这些演讲后来集结成书《精神分析引论》),而在这我想通过介绍投射性认同,以此让你们能更好的理解到潜意识的作用与强大。(以下关于投射性认同的内容引自《客体关系心理治疗》这本书,力荐)。

投射性认同:即在关系中,一个人诱导他人以一种限定的方式来行动或做出反应。这种诱导往往是潜意识的。在这本书中作者介绍了四种:依赖、权力、情欲与迎合。见下图:

无意识

比如我们现在所说“巨婴”,我们可以说这类人的自我功能较弱,有一些个案也可以从投射性认同这一角度来理解,这类人在童年时期与母亲的依赖关系中,潜意识里形成了这种的观念:要与那些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相处融洽,关键是要说服他们相信自己没有独自生存的能力。潜意识的这种无意识引导着他们不断的向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从家人到自己的恋人,传达着“我活不下去的”信息,以此形成一种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他们被要求提供一些事物,而通常这些事物只能理直气壮地向母亲索要。

我们还可以在弗洛伊德自己的传记中的一些事例,了解到它的隐密与强大,它有时隐秘之深连弗洛伊德自己都没意识到。

当弗洛伊德在小时候便以具有犹太裔血统的的汉尼拔为偶像——战功彪炳而又勇猛无敌的犹太人,人们阅读这一章传记时我们顺着弗洛伊德自己的话语总是联想起他父亲对他讲述过的那匹帽子所带来的屈辱,这仿佛是一位儿子的复仇或者作为一直被排挤的犹太人群体内心不满的一个具体体现,这项选择,如彼得·盖伊所说的,实际上却藏着隐秘而微妙的俄狄浦斯情结,他以此即证明了自己的优越,而又不会失去他的父亲。

这便是潜意识,它隐藏在我们所以为的自由之中,我们的精神世界如同电影《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一样,看似我们在自由的生活,而实则我们不过是无意识的囚徒。

无意识

左岸记:越往深处走,有越多我们需要探究的秘密,别说我们有多了解自己,不,没那么简单,没那么容易,因为我们有时就真的不过是无意识的囚徒,连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都不知道。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