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小草花与魔法青年

小草花与魔法青年

文/锦瑟

1.

乌云翻滚在天边,银白色的光横亘在云端。雷声滚滚,天黑了下来。猛烈的风从东海岸吹过来,豆大的雨滴也被它吹的歪斜。

一朵紫薇花唱起了歌,她的枝叶吸收着天空的恩赐,跟着风儿摇摆腰肢。她躲在绿叶之下,仿佛睡在摇篮里,风婆婆摇着她。她安然的哼起了《雨之歌》。

歌声顺着风飘向远方,大马士革玫瑰、凤凰花、勒杜鹃、紫荆花也跟着唱了起来。

歌声乘着雨滴落泥土,蚯蚓从地底爬了出来,蜗牛从它的壳里钻了出来,它们扭动着身躯跳起了舞。

风雨越来越大,花儿们的合唱也越来越欢快,似乎想要跟上雨水的节拍。

2.

在一个角落里,有一株小草,她用两片仅有的单薄叶子,护着她那朵小小的花蕾。她想跟着这节拍唱起来,因为她认为自己也是一朵花。

“我是根根晶亮的银线,神把我从天穹撒向人间,于是大自然拿我去把千山万壑装点。

我是颗颗璀璨的珍珠,从阿施塔特女神的皇冠上散落下来,于是清晨的女儿把我偷去,用以镶嵌绿野大地。

我哭,山河却在欢乐;我掉落下来,花草却昂起了头,挺起了腰,绽开了笑脸……”

她唱不下去了,因为她挺不起腰了,更大的风掀开了她的防护,更密的雨敲打着她的花蕾,她委顿在泥土里,用力的藏起自己的花蕾。

蚯蚓在她脚下的土壤里拱来拱去,疯狂的扭动,绽开了笑脸。

蜗牛爬上她的叶子,狠狠地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尽情的摇摆着他的触角,绽开了笑脸。

小草花的根裸露了出来,她喘着气使劲的抓住一点泥土,攀住其它小草的根,默默的坚持着。

旁边的几棵小草大声嚷嚷:“谁挤到我了?他娘的!这是谁的根?”

“又是她,那个要开花的笨蛋草!哈哈哈,你不想做草,你就离开吧。”说着各自伸出了一条根,将小草花的几条根给挤了回来。由于互相纠缠,小草花的几条根断了。而他们的须根也损伤了,于是继续骂骂咧咧。小草花疼的浑身颤抖,再也无力攀住泥土,顺着雨水飘到了路边。

灌木和树上的花儿们还在唱:

“我是大海的叹息,是天空的泪水,是田野的微笑。

这同爱情何其酷肖:它是感情大海的叹息,是思想天空的泪水,是心灵田野的微笑……”

当花朵们的歌声终于跟着雨的节奏停了下来。雨水渗入了地下,土壤里的蚯蚓也休息去了,蜗牛迈着他的小步伐去找另一棵小草啃了。

小草花也松了口气。她用力的把根扎进土壤,汲取着养分,她还要积蓄力量,要挺起自己的花茎。

路边的小草也叫起来:“谁踩到我?”

“是那个要开花的家伙,被雨水冲到了你们那里嚒?”从草地中央传来嗤笑声,小草花听出了这个声音,那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小虞。

“想要开花,哈哈哈,你咋不上天?”身旁那些小草也哄笑起来,还拿根来挤了下她的根。

小草花只有把根并并拢,往深处扎去。她满身伤痕,泥泞不堪,她昂着头,看着这些同类,说:“我开出了一朵小花,你们看,我们是可以开出花的,只要努力……”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我们是小草,能开出什么花?”身旁一棵深绿的小草说。他年纪大了,说完还咳嗽了两声,这雨水使他伤了风。

“小草就是小草,开什么花?不自量力。呵呵,愚蠢啊。”一个声音拿腔作势的附和。

“事实上,也不是没有小草能开花。可是一场雨就会把花打烂,因为你看,我们的叶子不足以保护花蕾。可怜的家伙,看看你,花茎都折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过来。这是小草花很喜欢的一个慈祥的老奶奶。

“是啊,是啊。即使你开了花,你能保得住么?”几棵小小的嫩嫩的草疑惑的看着她。

“只要我们互相帮助,风雨很大的时候,谁刚好开了花,其他的草都可以帮助他保护他,这样我们就都可以开花了……”小草花焦急的说。但是她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哈哈哈,你还是那么天真!跟你说过多少次,我们草的天性就是喜欢挤在一起,却不肯团结。你妄想改变草性?真不自量力!!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做梦?”这个声音愤愤的指责,又是小虞。小草花不知道他到底在指责自己,还是指责草性。

“哈哈哈,她每天都在做白日梦……开花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一定要开花?做一棵普通的草不好么?春荣秋枯,春荣秋枯……”他们嬉笑着,唱起了单调的小草之歌:“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3.

这时,一个美丽的姑娘走了过来,雨后的清新空气让她心旷神怡。她觉得最里面那朵紫薇花最美,想走近看。她走过来,踏上了草地,一步一步。小草花惊恐的看着她,用力的想把花茎挪的离她远一点。那姑娘终于找到了最好的角度欣赏那朵花,她久久的停在那里看着紫薇花,绣花的鞋子踩着那棵老草。老草不断的咳嗽着,所有被踩的草都默默的忍耐着。没有被踩的草,有的庆幸着,有的表示了同情。

而小草花就恰恰躺在姑娘的鞋子边缘,她保持着紧张,又吃力地往后挪她的花茎。

那姑娘嗅了嗅紫薇花,轻轻的靠在紫薇花树上。

紫薇花开心极了,她喜欢这个美丽的姑娘。她一定是非常有眼光的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最美的花。为了报答她的欣赏,在姑娘靠在她树皮上的时候,她全身剧烈的颤动起来,跳起了舞。姑娘吃惊的看着发疯一般晃动的紫薇树,惊叫着跑开了。

紫薇花楞了。小草花舒了一口气,她积蓄起力气,一下子挺起了花茎……

可是下一瞬,那姑娘却滑了一脚,跌落在草地上。砸破了小草花的花蕾。也砸断了那棵老草的叶子,他昏了过去。

小草们为老草惊呼了一下,又奚落了小草花一回,拿叶子拍拍她的花蕾,啧啧有声。无非是说:“看吧,早就告诉你,你不可能开花的,也不想想你是谁!”随后,他们又随风跳起了舞。似乎忘记了伤害曾经来过,而且还会再来。

小草花不再说话,躺在泥土里,她的叶子蜷缩着,她的根松松的扎在土里,任凭同类把自己挤来挤去。

为什么要开花?难道只是让人看到我也是一朵花,不要随意践踏?难道只是因为向往美丽优雅?还是说,开花是因为我的生命之火在燃烧?想要生命的尊严?可是花开易谢落难寻,又或许,一切都没有意义。

她默默的漫无边际的思索着。没看到黑夜拉开了他的幕布,没听到夜风吹起了她的号角。

夜里,又来了一场暴雨。小草花匍匐在地,不再挣扎,不再防备,风把她吹来吹去,雨水冲刷着泥水灌进破了的花蕾,蜗牛爬上了她的花茎。

忽然,有人扶起了她。一个低沉的声音直抵心房:

“你讨厌被人随意践踏的感觉么?你讨厌风雨说来就来你毫无办法的感觉么?你讨厌用尽心血拼凑出的美丽衣裳被无视甚至被摧毁的感觉么?你讨厌树枝上那朵花高傲的俯视你的眼神么?你讨厌同类们那恶劣的天性么?

交出你的灵魂吧,你这朵怀抱浪漫梦想的花。我可以让你开放到极致美丽,直到生命的尽头,可以让你享受被呵护,不再被欺负,可以让你被众目环绕被群芳嫉妒。” 青年在暴风雨里挥舞着他的魔法铲。他的斗篷比黑夜更黑暗,他的面庞比暴雨还冰冷,他的眼神却比火焰还明亮。

“交给你我的灵魂……”小草花喃喃的重复着,“我就可以盛开到极致么? ”

“没错。在你盛开到极致之前你还是有灵魂的。因为没有灵魂的花是无法盛开到极致的。我不仅要照看你的花蕾,还要照看你的灵魂,他们都成熟的时候就会是你最美的时刻。但是当你盛开到极致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收割你的灵魂了。而你将保持着这个最美的姿势死去。爱你的那些人们将会为你的死去而心碎。你愿意么?”

暴雨更加急得敲打在小草花的花蕾上,她浑身颤栗似乎马上就要死去。蜗牛还在死命的啃着她的花茎,蚯蚓还在松动着她的根系。树枝上那朵花在枝叶的保护下幸福的唱着《雨之歌》,她高高在上,枝繁叶茂,娇生惯养,美丽大方,歌声宛如天籁。

“同样是生命,为什么她那么高贵,而我却如此卑贱?为什么人们仰头望着她不住赞美,脚下却踩着我刚开的花蕾?我无意与她一争高下,可是即便我安安稳稳的想要开放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为什么都不能如愿?生活为什么要对一株小草花这样苛刻?”小草花悲愤的声音都颤抖了。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生活就是这样……小野花,要不要交出你的灵魂?”青年说。

“受够了我卑微的生活,受够了我蝇营狗苟的状态,受够了一生无望的梦想,只求被命运呵护一场,美丽一回,夺目一回,哪怕我将死在最美丽的时刻!”

“记住你今天的选择,不要怕。我会兑现诺言,你将会无比灿烂的开放,那将是你做梦也想不到的美丽。”青年笑了,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我交给你我的灵魂。但你可以答应记住我的名字么?……我叫罂粟。”

“只要你开放的足够美丽,没有人会忘记你的名字和模样。”

青年用他的魔法铲把罂粟带回了他的院子,种在一片开阔的花圃里,花圃里种满了各种花草,罂粟就在花圃的正中央。青年给罂粟做了一个水晶的顶棚,雨再也淋不到她。喷上疗伤的药水,她的枝叶和花蕾慢慢地恢复了原貌,而且莹润有光泽。这片花圃的土壤是那么纯净,没有一条肮脏的蚯蚓,也没有一只残忍的瓢虫。罂粟的枝叶舒展着,她的根深深地扎入土壤,她又长出了多片叶子,她的茎有力的支撑着花蕾。

白天,青年读书,晚上给她唱歌,有时给她说故事听,教会她许多世间的道理。

比如有一天,他坐在长阶上,说:根基不深,没有强壮之前,开花是很危险的,独立于一群不开花的草之间就更危险了。谁都渴望平等,但更渴望高高在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当他们做不到高高在上,就不会愿意身边有人出头。一旦你做到了,他们的无能就被放大了,不消灭你不足以平复。更何况,你还没做到。这就更危险,他们有足够的方法把你扼杀于萌芽中。这是万物的法则,你不要把它定义为恶劣,也不要试图撞破它。除非你有了足够的力量。

罂粟点点头。

青年长叹了口气,继续说:年少的时候,撞撞也没事。不撞,感受就不会深刻。只是不要撞的太猛烈,失了性命。

罂粟觉得青年说的很有道理。自己才长出两片叶子就试图开花,未免太鲁莽了。以后要安心的多长几片叶子。

她有时也跟着吟唱青年唱的歌,有时也跟着背诵那些诗句,甚至有时候她也编出一个故事来讲给青年听,她的灵魂成长的充实而轻盈。

午夜来临,青年拿起了尖刀,深深刺入了自己的身体,直抵心脏的位置,取出了七滴心头血,滴在罂粟的花苞上。罂粟的花苞由苍白变为了粉红。但她在颤抖。那些血,诉说着青年的心声。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罂粟激动地问。

“红色是最动人的颜色。你知道么,只有用心头的血浇灌的花朵,才会最鲜红。而,你的灵魂就住在这花蕾里,你的灵魂吸入我的鲜血,才能为我所用。”青年的声音一如往常,平静的像一潭湖水。

“你要用我的灵魂做什么呢?”

“做一味药,相传,吸入致命的美丽灵魂,可以让人再次感受到世间最好的感觉。”

“你为着这最好的感觉,甘愿日日承受剜心之痛……”罂粟觉得荒唐。

“是啊,你也为了盛开到极致的那一瞬间而放弃漫长的夏天,甚至放弃下一个春天,以后的每个春天……”青年似乎自言自语。

“最想要的东西,都需要昂贵的代价……不过,我现在的的确确有了改变。我的生命在壮大,我的灵魂在充实,我的眼界在扩展。我已经十分快乐。也并不那么在意最后那一秒的灿烂了。”罂粟的声音变得飘忽,“我有些不确定。也许世间存在更快乐的事,一旦经历就不会忘记,也不再看重其他的小快乐。而我现在就处于这样的小小快乐里。”

青年沉默不语。他的沉默像一座山,阻隔了罂粟的探讨。罂粟多么想知道他曾经多么快乐啊,以至于他如今肯用这么痛苦的方法来换取一瞬间的重现。那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又像天国,让罂粟无限的向往。

“那最好的感觉由什么组成?”罂粟又问。

“一种你不懂的情感。可以让我触到我注定得不到的,和已经失去的……”青年的神情有点怅惘,他低吟着,“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还不懂。这恐怕需要个青春与爱情的经历。”罂粟如实说。

就这样,罂粟每日努力充实自己,吸收光和养分,吸收经验与知识。她欣喜的看着自己的成长,改变。生命对她来说,变得美好而多彩。她有了无穷的幻想。她用歌声唱这些幻想,她用故事讲这些梦境。她这么聒噪,青年有时候不得不吼她:闭嘴!默想,不准喊出来!我要安静的看书!

4.

到了这一年夏至。

清晨,罂粟饱饱的睡醒了。阳光洒下来,照在花蕾上,花蕾打开了一片花瓣。一只白蝴蝶第一眼看到了,拍着翅膀飞过来,一边围绕着她旋转,一边唱起了赞歌。罂粟很开心的听着歌,用心的打扮着,积蓄着力量,打开了下一朵花瓣。

青年赤足跑出来看,嘴角的笑容很大。他盯着罂粟,眼里光华璀璨,孩子一般。可是,这欣喜却短暂的像流星划过,变为了悲伤。

“晚上,我将收割你的灵魂,你怕么?”

“啊,这么快…我就要死了么?”罂粟的声音变的很轻,她呢喃道:“我还有很多话没和你说,我还有很多歌没唱,我还有很多故事没有讲,我还想和你去看看大海的壮阔,或者沙漠里的日落,或者城市的繁华…”

青年沉默着。他眼里的黑色在蔓延,像日食一样吞噬着光芒。

“你带我去那片草地好么?我想告诉他们,我们可以开出很美丽的花……”

青年带罂粟去了那片草地。所有的草木都看过来,小蜜蜂、花蝴蝶飞舞着环绕过来,百灵鸟唱起了欢乐的歌,黄莺也不甘示弱,婉转百回地唱了起来。

树上的紫薇花,灌木丛中的大马士革玫瑰,在罂粟的鲜艳夺目里,也变得黯淡。所有的草都赞叹起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就是以前那朵小草花。

“还记得我么?看我的叶子,和你们一样。我们都可以开花的。”罂粟的声音有点颤抖,她不太适应这么多热烈的赞美。但是她很快的清清嗓子,高声的说,“只要有心,只要互助,只要努力……你们也可以开出花来。”

“啊,我想起了,她就是以前那个非要开花的小家伙啊。原来我们开花可以这么漂亮……”一些小草附和了起来。

“那是她幸运,孩子,有人照顾她。奇迹不是发生在每棵草身上,懂么?!”又有小草谆谆教诲了起来。

“可是他说的对,我们可以开花,只要下雨的时候互相帮助,度过难关……”

“为什么要开花?”有的提问。

“开花后还会不会被踩?”有的开始表达深谋远虑。

小草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小虞在草丛中低下了头。他不敢看,不愿意看。

青年带着罂粟回到了家。白蝴蝶还徘徊在院子里。

午夜悄悄逼近,催促着青年。青年举起他的尖刀,最后一次剜出心头的鲜血,滴在罂粟的花瓣上。罂粟颤抖着,夜风清凉,这血却分外滚烫。她倾力吸收着青年的鲜血,热烈而沉静的舒展一片又一片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在摇曳,似在舞蹈。满月当空,她美的惊心动魄。

白蝴蝶不住的唱着赞歌,飞舞在周围。他感到了她的哀伤,却没有办法去分辨原因,只能赞美和陪伴。

罂粟只是看着青年,吟唱起了青年常念的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午夜的钟声响起,青年那滴血的尖刀,插入了罂粟的心房。罂粟注视着青年,又是眷恋,又是哀伤,又是心痛。她流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她的眼泪白的像雪,纯净的像孩子的心,即便历尽沧桑而不能改的初心。

青年的刀停住了,他的眼神里满是震惊。黑色慢慢消退,光芒又出现在他的眼里。他的手指抹上那些眼泪,放在了自己的舌尖。

霎那间,他的鼻端香气大盛,他的眼前出现了旧日的时光,和那个日夜思念的人。他走上前,抱着她纤细的身体,亲吻她木棉花一般的嘴唇,这触感是那么真实,他眷恋着,只愿时光就此停住。

尖刀还插在罂粟的心口。她看到青年拥抱的姿势,还有唇角大大的笑容。她明白,他找到了旧日的欢乐。可惜那个世界她进不去。

她用心的催动身体和灵魂,流出更多的眼泪,散发出更多的香气,环绕着青年,让他的梦更久一点吧,更久一点吧~~

第一天,青年带着心爱的人去了海边,那里波澜壮阔的大海正在怒吼着,声音像要把人撕碎了一样。但是他们相拥在一起,只感到欢快。

而罂粟用了太多的体力,她的叶子干枯了。

第二天,青年和心爱的人去了沙漠,白天的沙漠热的像一个烤炉,夜晚的沙漠又像一个冰库。但是他们并肩走在一起,看到了落日的壮美。

而罂粟用了太多的精力,她的花瓣干枯了。

第三天,他们去了繁华的城市,城市里人来人往,吵吵闹闹。但是他们手握在一起,看到了人生百态。

而罂粟用光了她的灵魂,她的心干枯了。

那天午夜,青年醒来了。眼前是一株枯萎的罂粟,焦黄的叶,干瘪的花房。他怔了一会儿,把它拔起来,扔到了角落。他拿起魔法铲,准备去草地上找寻另一株有灵魂的花。

邪恶之花

左岸记:回答有什么,是靠观察。 回答要什么,需要对自己的内心做拷问。 回答能放弃什么,还需跟着灵魂去想象未来。出买了灵魂换得的短暂欢愉,很快都变成了行尸走肉。

温馨提醒:罂粟是一种美丽的植物,叶片碧绿,花朵五彩缤纷,茎株婷婷玉立,蒴果高高在上,但从蒴果上提取的汁液,可加工成鸦片、吗啡、海洛因。因此,鸦片罂粟成为世界上毒品的重要根源,而罂粟这一美丽的植物可称为恶之花了。根据我国《刑法》规定,非法种植罂粟、大麻等毒品原植物的,一律强制铲除。种植罂粟500株以上不满3000株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数量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非法种植罂粟3000株以上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数量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对于非法种植500株以下罂粟的,按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会被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3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不过一般种植一棵没人管你的,但是最好别种。喜欢那样的花,可以种点虞美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