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如何判断一个新生事物是否符合未来?

如何判断一个新生事物是否符合未来?

文/王坚

在线三定律,可以帮你去判断一个新生事物是否符合未来。

我们正处于一个在线的世界,只有在本质上理解它,懂得审视它,学会使用它并保护好自己,才能发展。若干年后,当我们都习惯于在线状态时,就不会有人专门讨论这个问题,正如人们不再会去刻意讨论太阳为何悬挂在头顶一样。

但今天不是这样,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你的朋友是见过面的多,还是没见过面的多?见过面的朋友是指,在离线状态下交流过的;没见过面的朋友是指,只通过在线状态进行过文字、语音、视频交流的。

研究表明,在线维护的朋友跟你在离线环境下维护的朋友数量是基本一样的。英国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通过研究英国人寄圣诞卡的习惯,提出了著名的150定律,即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大约是150人。与传统生活中的数字并无大差别,Facebook公司的分析数据表明这一数字同样适用于网络世界。

人数的差别在这里可能不重要,但问题的关键是当人均在线好友占社交关系总数的一半以上时,我们的生活将会发生彻底的变化。

无独有偶,美国著名推销员约瑟夫·吉拉德(Joseph Girardi)提出了250定律,大意是在每位顾客身后,大约有250名同事、邻居或好友。如果你获得了一位顾客的口碑,就意味着同时获得了250个人的口碑;反之也成立。但我们知道,在互联网上,得罪一个人就可能会导致你得罪一亿人。在这里,人数的差别很重要,那是在线和离线的差别。

在线意味着,你出行的频率大大减少,乘坐火车和飞机的次数大大减少,用于网络和在线设备的支出在你的总支出中占比不断上升,周到的外卖服务比优雅的法国餐厅更容易打动你,SOHO(在家办公)成为上班常态而不是特例,“开会”指的就是在网上发起视频对话。正如多年前天猫的一句广告语:没人上街,不一定没人逛街。在广告语的配套视频中,街道一片荒芜,咖啡馆无人问津,汽车都停在一旁,但是全球最新时尚秀上的衣服却不断被消费者在网上购买着。

在我看来,在线社会会带来一系列新的社会关系,包括新工作、新机构、新家庭、新婚姻、新友谊、新消费,原因简单而又神秘:它们与互联网连接到了一起。

在数字化时代,著名的摩尔定律对整个产业(不仅仅是半导体)未来走向的判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如今,我们迎来了在线世界,有不同的规律需要我们去探索,我们要用不同的方法认识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说,在线后的互联网、数据和计算有三个基本定律要遵守。

定律一:每一个比特都在互联网上

世间万物,你可以说它是原子状态,也可以说它是比特状态。比特,可以被理解为物理上所说的对象。其实定义无所谓,反正它的最终状态一定要在线,这样一来,世间万物就通过比特连接在一起了。

哪怕是一棵树,你也可以人工地给它做个标记,这个标记会使得树被纳入在线系统。只有依附于在线系统实现发展,原子与比特才是未来的状态。

IPv6协议的地址长度为128位,相比IPv4协议的32位数字,它能为世界上每一粒沙子都分配一个IP地址,好像专门为在线设计。

定律二:每个比特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流动

如果离线世界没有太阳、石油、风力等能源,是运转不起来的。而数据是让整个在线系统能够焕发生机的一种能量,是系统运作的重要基础。每个比特所代表的数据必须是流动的,这是使在线系统充满活力的源泉。

如果在线系统没有了数据流动,那就一定会退化为离线系统。一旦没有了数据流动,也就是说你与别人的交换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你已经快要离线了。 我再强调一遍,在线系统不是因为连上网络就叫在线了,只有进行数据流动才是在线系统。

就像一条公路,哪怕全部铺上柏油,10 年没人走路,野草照样会长出来。退化总是在无意中悄无声息地出现。

为什么我反对私有云,本质上来说,私有云就是数据不流通,只在自己内部做循环,人们必须在一个晦涩、虚假而且封闭的系统内,看着数据流动, 却忘了数据流动天生就该服务于全社会的需求。私有云是美国在线式的互联网,而今天我们将互联网称之为互联网而非美国在线。

真正的流动,必须是在互联网而不是局域网内流动。有时我会和人讲,如果你一定要强调大数据,那请记住大指的是互联网的大,把东西封闭在自己的公司里是没有前途的,数据在互联网上流动比在局域网里产生的价值要多得多。这个道理很浅显,但不见得每个人都明白。

局域网和互联网是很好区分的。美国在线鼎盛的时候,我正好在美国,他们推广自己的网站时要卖光盘,用光盘装载特定的软件,才能登陆美国在线。 这是为了挡住一部分用户,也留住一部分用户。虽然美国在线什么服务都有—— 邮件、资讯、论坛等,但它实际上是封闭的互联网,只不过它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几乎等同于互联网。等真正的互联网席卷全球,美国在线这种局域网模式就扛不住了。

在传统的信息系统中,“一旦数据流动起来,它的价值将呈几何级数增长”。

定律三:比特所代表的每个对象都是在互联网上可计算的

2006年,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赛斯·劳埃德(Seth Lloyd)在《设计宇宙的程序》(Programming the Universe)一书中写道:“宇宙自诞生之日起就开始计算了。生命,语言,人类,社会,文化——这一切全是由于物质和能源有处理信息的内在能力。”世界的诞生源于宇宙大爆炸,可旧的离线社会是否可被计算还有待研究。由比特组成的在线新世界,应该是可被计算的。可以说,计算是在线世界的天然属性。

为什么移动互联网引爆了互联网的一次变革,因为它与这三个定律的匹配度很高。第一,移动的本质是便携式设备在线了;第二,移动互联网是随时随地在线的,绝对不能用离线的思路来管理和运用;第三,因为随时在线,所以随时有数据在流动,移动互联网是目前数据交换率最高的领域。移动互联网与这三个定律的匹配度是最高的,所以是最有活力与希望的商业环境。

万物互联网更是在线的最佳代表。

一切在线后,意味着过去很多前沿技术可以被再度融合。今天很热门的技术,其实几十年前就被讨论过了。包括可穿戴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或现实增强等。在过去,这些技术被认为是无法融合在一起发展的,如今在在线的大框架下,它们又焕发了新的活力。例如可穿戴计算,今天又被提起来了。经常与可穿戴计算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场景是,在人体内植入一个芯片,记录身体的一举一动。在新的框架下,你就会明白,如果这个芯片不在线就没有价值了。类似的很多技术,在线之后,就可以重新定义了。在 1853年的《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中有这样一段话:“直到 1846年,我们国家仍然没有一件衣服是由缝制机器缝制的;那一年,第一台享有专利的缝纫机诞生。如今,成千上万的人穿着由机器缝制的衣服,每件都足以与克什米尔少女的衣服相媲美。”关于在线的技术,大家目前也许还无法形成一个直观的印象,但是当它们面市时,必然会被迅速采用。因为,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

身处这样一个时代,我们要用一种新方法探索这个新世界,那就是用云的方法,用数据的方法。

云的方法要求我们在对一个东西做出判断时,首先要看它的规模,而这种规模在离线世界是很难达到的。需要慢慢学会的是,把你原先认知中的东西放大10 000倍来看。比如当你原本准备花三年时间完成的事情,突然一天就完成了,那你的下意识反应肯定是寻找新的事情来做。这是肯定的。过去没有飞机,从杭州到拉萨,估计一辈子也只能来回几趟。现在呢,一个杭州人去拉萨不会仅仅为了朝圣,他大可以是想去大昭寺看一看,完全可以当天去当天回。

按照这个逻辑,你可以想象一下自己身边那些还没有在线的东西,在线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用数据的方法来想问题,而不是用传统统计的方法来想问题。这个社会正在从个人参与慢慢变成数据参与。无论你喜欢与否,数据都决定了许多东西。今天你看到的新闻不是编辑为你准备的,而是数据为你准备的。通过数据“猜你喜欢”,已经成为购物网站、音乐网站甚至是新闻网站的必备功能。

如果“猜你喜欢”这个功能,不是用数据的方法来做,而是通过访谈的方式和你沟通,花费的成本就会很高了。实际上,无论花费多少成本,你也不可能做成这件事——那是用数据思维才能做到的事情。

《功夫熊猫》里有一句话:“昨天已是过去,明天是谜团,只有今天是天赐的礼物。”这句话是教大家珍惜当下。如果从讨论数据的角度去看,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数据,数据不仅可以解释历史,还可以解决很多未知的谜题。我们可以搜集的数据会越来越多,大家从数据里面学到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多。云和数据,这两样东西相遇产生的化学反应超出了其本身各自存在的意义,成为云数据。在线的世界里,没有大数据,只有云数据,只有流动的数据,才有价值。

我们一定会感受到在线对自己的影响,你可以设想一下,很多我们身边的东西,因为在线被改变了,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在线的,就看你敢不敢做这件事情。从离线到在线,我觉得真正被优化的过程只占 1%,至少有 99%的空间还可以留给大家想象。我希望在未来,我们可以花点力气,把在线这件事情做得更好。

离线社会的文明已经有了5 000年的历史。今天这个时间点,好比是在线社会5 000年历史的头10年。在这头10年,已经发生了很多了不起的改变。我们已经重新发明或者解释了离线社会留下来的资产,例如谷歌眼镜。不过,真正属于在线社会的东西,其实还没有到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了一个在浙江丽水工作的朋友,我问了他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傻问题:为什么丽水那么偏远的地方,会出现龙泉宝剑和龙泉青瓷这样了不起的东西,并闻名世界。在我的理解中,一个闭塞的地区不会在古代产生先进的文明产物。而龙泉宝剑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剑之一,工艺水平十分高超。古代龙泉名窑也是宋代“官、哥、汝、定、钧”五大名窑之一,青瓷以色泽纯净而享誉世界。

结果,那个朋友给我了一个很简单的解释:丽水有条瓯江,瓯江就好比丽水通往外部世界的高速公路。文明是依靠流动的,流动速度越快越文明。丽水有了瓯江,它就和文明汇流了。在人类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都是临近水流的,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在线就是瓯江,不对,它不仅仅是瓯江,它对于文明的作用是远大于瓯江的。

在离线文明中,因为开始使用工具,我们完成了从猿到人的进化,我们开始直立行走,最终形成了我们今天的大脑。在线文明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工具,我们面临的是另一次进化,我们的大脑准备好了吗?

摘自:中信出版集团《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第9章 从摩尔定律到在线三定律

在线

《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
10月震撼上市 
李强|马云|郭台铭|曾鸣|田溯宁|虞锋 鼎力推荐
阿里云创始人,云栖小镇创立者、“名誉镇长”
王坚博士8年实践积淀,20年学习积累!

一、基本信息

《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
定价:58.00
书号:978-7-5086-4604-6/F.3804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王坚
出版时间:2016年10月
装帧:精装

二、内容简介

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数据成为生产资料,计算成为公共服务。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真正影响,是人们的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在线社会上了。

50多万年前的关键词是光明与黑暗,50多年前的关键词是数字和模拟,而今天的关键词是在线与离线。

移动互联网是比传统互联网在线程度更深的互联网。手机操作系统一旦做到了在线就会带来绝佳的用户体验。苹果手机不仅淘汰了传统手机,而且带来了一个新的时代。

对于真正成熟的互联网来说,手机只是诸多的在线设备之一。慢慢地,每一个设备都会变成互联网的终端,不只是手机,手机只是“开始的开端”。

计算会利用互联网这一基础设施,让作为生产资料的数据产生价值。我把这种新经济形态称为计算经济。

每一个原子、每一个比特,一定都依附在在线系统上;离线系统的规则,一定不适用于在线系统;没有数据流动,一定不是在线系统。

……

云、火、电、蒸汽机;互联网、云计算、数据、计算经济;腾讯、Facebook、谷歌、IBM、苹果、阿里巴巴……这就是王坚博士看到的被在线重构的商业世界,这还是他眼里即将到来的计算经济时代,这更是王坚任职阿里巴巴8年以来的智慧思考。

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你与阿里巴巴技术教父级人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面对面聊天。王坚手里拿的不是“三板斧”,而是“绣花针”,他所描绘的是阿里巴巴技术图景的万里长卷。

翻开这本书,我们邀请你与王坚博士一起走进他天马行空、奇思妙想的技术世界,那将是一个颠覆你认知,让你脑洞大开、恍若隔世的奇特经历——不论你是互联网从业者、企业管理者、政府工作人员,还是普通读者。

三、编辑推荐

  • 作者在互联网企业观察与实践的同时以在线思维重新审视互联网,另辟蹊径,从根源上为我们解读了互联网、数据和云计算。他认为互联网正像电力一样给人类社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提出我们对待互联网的看法要像对待电能一样,互联网应该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之一。所有的产品只有连上互联网才能在这个时代发挥价值。
  • 作者工业心理学的学术背景加上高校教学、微软工作、阿里巴巴长达8年的工作经历,使得这本书成为所有和互联网、数据、云计算相关的行业都不可错过的一本书。
  • 作者在书中大胆提出“大数据”的叫法错了,不存在“私有云”,“互联网”应该成为基础设施等言论,从本质解读和分析互联网、计算和数据,并从战略高度给企业的发展、未来政府的支持给予了极其有价值的参考和建议。
  • 王坚博士用8年的时间为阿里巴巴打造了整个阿里云,这本书是他的第一部著作,是这些年实践和思考的总结,观点极具前瞻性。他开诚布公,毫无保留讲述了他的核心思想,坦诚回应外界的评论。这本书无疑是想要了解王坚思想的不二之选。

四、媒体及专家评论

马云和王坚,都是我喜欢的聊天对象。跟马云聊天的收获是“原来可以这样看问题”,跟王坚聊天的收获是“未来可能真的会这样”。今天这些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思考,在8年前,不论在哪里都会被视作奇谈怪论。王坚是最早洞察到这些问题的人之一,更巧的是他恰好遇到了马云。这不是偶然,是中国的活力、时代的活力带来的必然。——李强 时任浙江省省长

第一次见到王坚博士时,我震撼于他对互联网技术未来发展的理解,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一次在集团战略会议上听到博士谈未来数据时代,惊叹于他对数据技术的理解和执着,正因如此,阿里才有了如今的技术布局。 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阿里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王坚博士将互联网定义为基础设施,将数据定义为世界的新财富,将计算视为一种公共服务,这对企业的经营者来说尤其有吸引力。当数据在未来的世界中扮演关键性的财富角色时,如何有效利用这一项新财富来塑造新的企业经营策略,是真正值得企业经营者思考的议题。——郭台铭  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

“在线”的确是理解我们这个时代最关键的概念,但获得这样新的“常识”实际上非常困难。王坚博士结合自己多年的科研经验、这8年在最前沿的创新实践、广博的知识、深刻的思考,以及非常前瞻的判断,给了大家一把了解未来的钥匙,值得任何认真思考未来的人参考。——曾鸣 阿里巴巴集团总参谋长

我们正在进入数据大航海时代,计算则是助我们前行的风帆。5年之前,王坚博士就坚定地洞察到这个时代的来临,并且不遗余力地实践它,开始阿里云的航程。今天,他把这些年的实践与思考,以“立言”的形式分享给读者,如同航海者日记一般丰富生动。——田溯宁 宽带资本董事长

这是一本难得一见的书。一位心理学博士,用一千零一夜式的文学浪漫,叙述的却是互联网技术方向,被他解构之后,技术不再是冰冷遥远的,而是触达本质。王坚博士是一个难得一遇的人。在我们的生活中根本感知不到数据存在的时代,他已经预言数据会成为生产资料并且将改变一切。他的洞见今天正在变成现实。——虞锋 云锋基金联合创始人、主席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