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找到至少三种解释和至少三种应对办法

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找到至少三种解释和至少三种应对办法

文/武志红(微信:wzhxlx)

请问,我们如何度过经济危机?我们能怎样让自己更有效率、更努力、更节俭?

前不久,在上一个企业家和高层管理人员云集的课程时,一个公司的老总向老师提出了这个问题。

课间时,我找到他,和他分享了一个梦,这是我的一个女性来访者的梦,此前我在本专栏文章《别忙,先感觉一下我自己》中写过:

我梦见我是一只鸟,在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山洞里还有很多我的同族,我们都不会飞,我们挤在山洞的岩石上,各自占据着一个窄小的位置不敢动弹,否则就会掉下去。

突然,我找不到我的位置了,最后一个位置被一只不是鸟的动物占据了。它冷冷地看着我不打算提供帮助,我从岩石上掉了下去,像自由落体一样,那一刻我很恐慌。

但在跌落中,我突然发现,我有翅膀,于是我努力地扑腾翅膀,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信念,相信我一定能飞,而我果真飞了起来,再也不怕坠落。

我飞得自在而潇洒,我的一些同族也明白了自己可以飞,它们跟着我一起呼啸着飞出山洞,与经过洞口的一群白天鹅会合,飞向蓝天,这时我发现,原来我和我的同族都是粉红色的天鹅。

我们还飞过大海、森林和湖泊。我发现,我们不仅能飞翔,还可以游泳。低低地飞过水面时,有人将水溅起,泼向我们,我觉得这没什么,毕竟这对我们构不成任何伤害。

借这个梦,我解释说,通常,我们每个人只有一套生存的逻辑,我们对这套逻辑特别执著,那时我们就像这个梦前半部分的鸟,觉得生存空间就只有岩石那么大一块地方,自己必须紧紧抓住这块岩石。并且,越到危机时刻,我们就会抓得更用力,担心一旦掉下去就彻底玩完。

然而,或许在任何时刻,我们都可以尝试松手,放开对这套逻辑的执著,那时我们便会发现,外面海阔天空,可以做的选择其实非常多。

譬如,为了应对目前的艰难时刻,作为一个企业家,你可以对原来那套逻辑更执著,变得更有效率、更努力、更节俭,这是一条路;你也可以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将注意力放在练内功上,例如1998年的经济危机时,很多人选择了上课学习;你还可以彻底放弃,尝试新的领域;或者,如果有实力的话,可以学习巴菲特,别人贪婪的时候你恐惧,现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贪婪……

我讲完这番话后,他说,谢谢,很有启发,的确不必非得再走提高经营效率这条路。

下雨了,要避雨?

只有更努力才能生存,这种理念乍一看没有问题,但假若自己将这一理念视为唯一的选择,这就是一种教条了。不幸的是,我们多数人都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教条了,有太多的“必须如此”、“非如此不可”之类的教条控制着我们。

并且,非常有意思的是,越是到了危险时刻,我们越容易变得更教条,但从道理上讲,越是出现了危险时刻,我们越是需要改变自己的信条,因为原来的那一套信条常常就是自己目前危机的制造者。结果是,危难时刻,只有少数改变了自己的教条而发展出更好办法的人,不仅可以度过危机,甚至还可以从危机中获益。

有一个小故事可以很好地说明我们对教条的执著。

数月前,一个朋友去三亚游玩,她在海中畅游的时候,突然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这时游泳的人们纷纷跑上沙滩。

跑上沙滩干什么呢?要么是躲在一些地方避雨,要么是打开包找出伞来挡雨水,和我这个朋友一起的人,都在找各种办法避雨,而只有她一个人还在海里游泳。

她回忆说,这真是很荒唐的一幕,难道浸泡在海水中,和被雨水淋一下有根本的不同吗?为什么在海里游泳的人非要去避雨呢?

我回答说,看来,人们脑子里有一个信条——“下雨了,要避雨”,所以当雨水来后,他们自动地想办法去避雨,而没有对这个信条做一个检验:真的非如此不可吗?

我也想起了自己两个经历。一个是上初中的时候,一次夜里下暴雨,电闪雷鸣,但我突然有了一个强烈的冲动,要去感受一下在暴雨里的感觉,于是走出教室,出去走了一圈,自然是被雨淋透了,还摔了一跤。回来后,有的同学说我疯了。似乎是,下暴雨不打伞就出去是犯了禁条似的,但对我而言,这是一次非常棒的体验,我就此写了一篇小散文,后来一直觉得是我中学六年中写得最棒的散文,有真实体验就是不一样啊!

还有一次是上高中时,是课间休息时,突然下起小雨,所有人都飞快地跑到了教室屋檐下避雨,只有我一人例外,我觉得雨水这么小,就算淋湿了,一会儿就会干,所以我还是像散步一样向教室走去。这时,屋檐下的所有人都对我起哄鼓掌吹口哨,他们觉得我是异类吧,但这样在小雨里走走到底有什么不好呢?

下雨了,要避雨,这在很多时候是成立的,但一旦将这一点视为“非如此不可”的教条,我们就会陷入僵化中,被这些教条给控制。

这三个故事中还有象征意义,下雨可以视为危机,而被危机一刺激后,很多人是立即就去行动,但这种立即采取的行动,经常藏着“非如此不可”的教条主义。所以,这时最好的办法是,略微停一下,检验一下驱动着自己行动的那些信条,而这时,我们就会发现,这些信条并不可靠。

抄底,是一种教条主义

抄底,是股市中的一个常见手段。所谓抄底,即在股市较低的时候买入,而在较高的时候卖出。

然而,一旦把抄底当成一个信条,一个人就容易在股市中失去判断力。偶尔有朋友会劝我说,股市很低了,进去吧,抄底吧。例如一个朋友对我说,股市3000点的时候你不进,我服你,股市1700点的时候你还不进,我觉得你有些认不清形势了。股市都这么低了,你还怕什么啊?!

“股市都这么低了,你还怕什么啊”,这句话就是一个教条。所谓教条,就是没有进行过理性检验,而盲目信任的信念。这个朋友说这句话,她是没有检验这句话中的道理的,那么这个道理就是教条了。

以前我对经济从来不感兴趣,现在危机时候不能免俗,开始关注起经济和金融了,结果发现一些有趣的资料。

日本1990年股市开始下跌,一直跌到2003年才见底。如果要抄底的话,该怎么抄底呢?

香港的著名投资评论家曹仁超对抄底这种教条的危害性深有体会,他曾在香港股市指数为1700点的时候杀入,认为这是抄底的时机,结果股市指数一路跌到了150点,盲目抄底的苦头吃尽了。

有人问曹仁超说,股市150点的时候抄底总可以了吧?他回答说,这时很多公司都破产了,你抄什么底啊!

抄底,是一个简单的信念,这个信念背后有貌似很踏实的事实——都跌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怕什么啊?好像真的没什么好怕的,但如果理性一推论,就会明白,需要怕的东西多着呢。如果光从逻辑上推断,轻松可以推出有从1700点跌到150点的可能性来,也能推断出股市最低点的时候爆发出更大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来,自然就不会轻举妄动。

当然,我们也不能陷入在纯粹的逻辑推断中,关键是要将逻辑和形势结合起来,很认真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来,未来的经济形势会有什么走向,自己要买的一些股票会有什么走向,根据这些走向来做判断,就会比盲目抄底要可靠多了。

说到走向,也不能将这个给教条化。股市最初跌到3000点的时候,有朋友和我探讨说,买什么股票可靠,他的说法是,就买那些最可靠的国有公司,因为无论如何国家都会力保这些公司,所以不会有事。

可能正是这种心理,让无数人陷到中石油的黑色泥潭中吧。

普通人喜欢说“我知道”

我老家农村有一个铁律:任何生意,只要一看到赚钱,大家都会一窝蜂冲上去,直到把它做烂为止。小时候我跟着父亲做小生意,记得西红柿和桃子的零售价曾到达过1元钱20斤,而大白菜最多的时候彻底卖不出去,最后菜农干脆请别人开拖拉机来收,一拖拉机的白菜给20元钱就可以了。

这算是市场经济的定律吧,不过我老家农村显得尤其荒诞。例如种西瓜,几乎一直是一个循环:一年赚钱,一年赔钱。因为一看到有人种西瓜赚钱,大家会眼热,然后一哄而上,结果那一年就赔了。赔了就很少有人种了,结果接下来一年又赚了。

在这种循环中,只有少数人能保持镇定,像巴菲特一样,在别人贪婪的时候他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他贪婪,而这些少数的不追风的人,就可以在多数时候获得利益。

巴菲特的这句名言是很有意思的,它反映了一个道理——多数人是教条主义的,于是一些简单的道理——譬如抄底——就成了毒药,而你逆着那些大家都以为正确的道理而行时,反而在危机时刻更容易成功。

不过,这个道理一样不能执著,否则这个道理也成了教条了。

非常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多数人是教条主义,而少数人才能发现问题的实质?

我个人的理解是,这些少数人愿意说“我不知道”,而教条主义的多数人却喜欢说“我知道”。

不要轻易说“我知道”,因为当你说,你知道一件事的答案时,你的所谓知道经常是一种自恋的幻觉,这种自以为是的幻觉会是一堵墙,将你封闭在你固有的世界中,令你看不到事情的本相。

相反,假若你真诚地说“我不知道”时,你就更愿意投入到这件事情中,深入地去探究它,从而就有了更大的可能性发现这件事情的本相,这时就可以更容易地立于不败之地。

我发现,任何一个领域的第一流的人都喜欢说“我不知道”,相反,水平不怎么样的人却喜欢说“我知道”。

譬如催眠大师艾里克森,他简直把“我不知道”当作了口头禅。

譬如牛顿,说到他的经典物理学大厦,他形容说,自己像是一个孩子,在沙滩上玩耍,顺便拣了几个贝壳,仅此而已。一位经典物理学家却说,牛顿已经解决了物理学中的所有关键问题,其他人添砖加瓦就可以了。

譬如苏格拉底,他喜欢说“我无知”。对于他的“无知”说,比较多的一个说法是,想象你掌握的知识量是一个圆,那么你掌握的知识越多,你接触的未知领域就越多。现在,我认为,他说的“我无知”,很可能是说,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事物,自己都是无知的,因为知识从来都不是一个事物的本相,我们任何时候认识一个事物,都不能轻易套用以往的经验,这样才有可能真正认识到当下这个事物的本相。

譬如做心理咨询,不管一个心理医生掌握了多少知识和技能,当他面对一个来访者时,他绝不能拿这些知识和技能去套在这个来访者身上,而应像艾里克森或苏格拉底一样,明白自己是无知的,那样他才有可能看到来访者的真相。

天才喜欢说“我不知道”

一个喜欢说“我知道”的人,就像“粉红色的天鹅”的梦前半部分的笨鸟,不过是死死地抓在一个有限的岩石上而已,而一旦我们开始说“我不知道”,我们就会从这块有限的岩石上跌落。一开始,我们或许会有恐慌感,但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跌落到了一个更为宽广和伟大的存在中。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研究了很多领域的天才人物,他发现这些天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能容忍模糊状态。所谓模糊状态,就是答案浮现前的状态。这种模糊状态,也只有当你承认“我不知道”时,才会很好地呈现出来,假若你急着说“我知道”,这个模糊状态就会终止,或者干脆就不会开始了。

再如写文章,很多人写文章喜欢一开始就列提纲,有些人的提纲特清楚,是一个完整的框架,然后他们会根据这个完整的框架去找资料,最后把这些资料填充到这个框架中。这样写成的文章,一定不是第一流的文章,因为内容被这个框架所限制住了,而这个框架总是源自过去的一些经验,所以可以说,这篇文章的内容就被过去的经验给限制住了,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创造性。

我个人的经验是,好的文章都是这样产生的:先是对一个话题产生极大的兴趣,这种兴趣不是功利性或实用性的,而是被那个话题本身所吸引。由此,主题就确定下来了。接着,我会用尽努力去找资料,而在找资料前,我并没有一个框架。然而,当资料找到得足够多后,一个声音会对我说“够了”,这时一个框架会自动从内心浮起。然后,我才根据这个自动浮现出来的框架列一个提纲,并开始写文章。还有很多时候,根本不需要明确提纲,文章可以一气呵成,但逻辑结构又特别好,这是因为,尽管没有一个书面的提纲,但我心中已有一个框架,而且这个框架不是我的头脑强加给这个主题的,而是这个主题自己的结构。

据我所知,在股市中声誉仅次于巴菲特的“股圣”彼得·林奇也是这样来选股票的,他会拼命做调查、搜集资料,并沉到这些资料中,由这些资料自身呈现出来的答案来做一个投资判断,而不是根据自己已往的经验来做判断。

并且,非常有趣的是,巴菲特、彼得·林奇和曹仁超都强调一点:永远不要相信专家的话。在我看来,这句话有双重含义。

第一,多数专家是靠知识来做判断的,他们脑子里有很多做判断的模式,他们容易用知识的模式去套事实,而不是沉浸到事实中,让事实本身的答案浮现出来。这样一来,这些判断经常是不可靠的,尤其是到了危机时刻,这些判断的可靠性会低到冰点,甚至总是与事实相悖。说的极端一点,可以说,在任何一个领域,用模式去思考和判断的人都是缺乏见地的。

第二,专家说得再好,他的话仍是他的话,如果你相信了他的判断,你就是将这个道理当作了教条,而教条势必会把你带向歧路。例如“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这句话,我相信巴菲特并未将此当作教条,无论恐惧也罢,贪婪也罢,他做判断前是有充分的调查、思考和检验的,而不是一味地和大多数人唱反调。所以,如果你把巴菲特这句话当作教条的话,你就很容易会死得很难看。

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找到至少三种解释

最重要的不是从专家那里学到一些简单的信念,而是学会那些天才做决策的过程。不过,当看这些第一流的牛人做决策的过程时,你可能会晕,因为他们的决策过程经常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你无法找到一个一成不变的套路,唯一比较一致的东西是“容忍模糊状态”。不过,你如果是“容忍模糊状态”,那么你的境界就还不是第一流的,在我看来,那些天才们岂止是容忍模糊状态,而是由衷地喜欢并享受模糊状态。譬如,艾里克森说过:“我不知道,太好了,我真的不知道!”

艾里克森还说,当他的个案说“我不知道”时,他就明白,个案可以进入催眠状态,与深深的潜意识连接了。这两个“我不知道”都有同样的含义,就是艾里克森这个催眠师和个案都放下了“我什么都知道”的自恋幻觉,这时封闭我们内心的那堵墙就塌了,我们通向内在灵性的路就打开了。

教条无处不在,它不仅会令我们在经济上有损失,还会令我们在其他地方陷入困境。

我的一个来访者常对丈夫发脾气,其理由总是“他太窝囊”。一次在公交车上,他们和一个乘客发生争执,她很愤怒,而丈夫则一直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最后矛盾没激化。回到家后,她越想越生气,指责丈夫软弱。

在咨询室里,我问她,对于她丈夫的做法,只有软弱一种解释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性吗?她说没有,这就是软弱怕事吗!

我试着让她从旁观的角度再看一下这件事,想象自己纯粹是一个旁观者,而不是当事人,看看能否找到其他的解释。

这样想了一会儿后,她找到了两个解释:第一,他很宽容和善良;第二,他很聪明,因为没有必要将这么一件小事升级。

我们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来探讨这件小事,而她最后深深地感受到,好像这三种解释都是可以充分成立的,不仅在这件小事上如此,在她原来生气的很多事情上也可以充分成立。从此以后,她的脾气就控制住了,每当她再对丈夫有怒气的时候,她会自动跳出来,试着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去审视一下事件,怒气就会自动化解很多。

这个办法可以应用到各个领域,可以用来检验我们的一切信念。当我们是一个当事人时,我们会有很多欲望、情绪和恐惧,这些东西会把我们陷住,但当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这些信念时,我们就会明白,很多信念是一个教条,我们其实还有很多选择。

对此,可以有一个原则: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找到至少三种解释和至少三种应对办法。如果你只找到一种解释和一种应对办法,这就常常是教条主义,这时就需要暂时停下来一下,不要被这种教条主义支配着去立即行动,而先试着去找一下其他的可能性,至少找到三种可能性后才去做选择。

正如本文一开始的故事,现在经济危机中,你可以变得更有效率、更努力和更节俭,用这种办法度过经济危机。但这绝对不是唯一的办法,你一定还可以找到其他办法。

不过,最好的办法或许还是彼得·林奇的那种办法——充分搜集资料让答案自动浮现,这也是艾里克森的办法。他说,当他真诚地说“我不知道”后,他会开始注意每一个细节,“我可以感觉所有的细节,这是一种很可怕的专注,而且非常舒服,一种完全深度的专注。”最后,细节会在潜意识之锅中自动发酵,而答案也会像美酒一样自动生成。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2wewe.html

经济危机

【附录:彼得·林奇语录】

1.投资是令人激动和愉快的事,但如果不作准备,投资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2.投资法宝不是得自华尔街投资专家,它是你已经拥有的。你可以利用自己的经验,投资于你已经熟悉的行业或企业,你能够战胜专家。

3.过去30年中,股票市场由职业炒家主宰,与公众的观点相反,这个现象使业余投资者更容易获胜,你可以不理会职业炒家而战胜市场。

4.每支股票背后都是一家公司,去了解这家公司在干什么。

5.通常,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内公司业绩与股票价格无关。但长期而言,两者之间100%相关。这个差别是赚钱的关键,要耐心并持有好股票。

6.你必须知道你买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买它,“这孩子肯定能长大成人”之类的话不可靠。

7.远射几乎总是脱靶。

8.持有股票就像养育孩子,不要超出力所能及的范围。业余选段人大概有时间追踪8~12家公司。不要同时拥有5种以上的股票。

9.如果你找不到一支有吸引力的股票,就把钱存进银行。

10.永远不要投资于你不了解其财务状况的公司。买股票最大的损失来自于那些财务状况不佳的公司。仔细研究公司的财务报表,确认公司不会破产。

11.避开热门行业的热门股票。最好的公司也会有不景气的时候,增长停滞的行业里有大赢家。

12.对于小公司,最好等到它们有利润之后再投资。

13.如果你想投资麻烦丛生的行业,就买有生存能力的公司,并且要等到这个行业出现复苏的信号时再买进。

14.如果你用1000元钱买股票,最大的损失就是1000元。但是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你可以获得1000元甚至5000元的收益。个人投资者可以集中投资几家绩优企业,而基金经理却必须分散投资。持股太多会失去集中的优势,持有几个大赢家终生受益。

15.在每个行业和每个地区,注意观察的业余投资者都能在职业炒家之前发现有巨大增长潜力的企业。

16.股市的下跌如科罗拉多州1月份的暴风雪一样是正常现象,如果你有所准备,它就不会伤害你。每次下跌都是大好机会,你可以挑选被风暴吓走的投资者放弃的廉价股票。

17.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智力在股市赚钱,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必要的耐力。如果你每遇到恐慌就想抛掉存货,你就应避开股市或股票基金。

18.总有一些事情需要操心。不要理会周末的焦虑和媒介最新的恐慌性言论。卖掉股票是因为公司的基本情况恶化,而不是因为天要塌下来。

19.没有人能够预测利率、经济形势及股票市场的走向,不要去搞这些预测。集中精力了解你所投资的公司情况。

20.分析卅家公司,你会发现1家基本情况超过预期;分析刘家,就能发现5家。在股票市场总能找到意外的惊喜——公司成就被华尔街低估的股票。

21.如果不研究任何公司,你在股市成功的机会,就如同打牌赌博时,不看自己的牌而打赢的机会一样。

22.当你持有好公司股票时,时间站在你这一边,你要有耐心——即使你在头5年中错过了沃尔玛特股票,但在下一个5年它仍是大赢家。

23.如果你有足够的耐性,但却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与精力去自己搞研究,那就投资共同基金吧。这时,投资分散化是个好主意,你该持有几种不同的基金:增长型、价值型、小企业型、大企业型,等等。投资6家同类共同基金不是分散化。

24.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中,美国股市过去10年的总回报排名第八。通过海外基金,把一部分投资分散到海外,可以分享其他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的好处。

25.长期而言,一个经过挑选的股票投资组合总是胜过债券或货币市场账户,而一个很差的股票投资组合还不如把钱放在坐垫下。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