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酒,醉人,醉心

2016-09-03 . 阅读: 1,283 views

文/碧云天

酒真是个奇妙的玩意儿。

遥想老祖宗当年,缺衣少吃的却整什么劳什子酒,要知道一斤酒至少要消耗2斤以上粮食,更别说工艺那么复杂,发酵时间那么漫长,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了。看来老祖宗一点也不穷,而且很有闲。

我基本是不喝酒的,尤其在工作场合、陌生人场合。

可是碰到某人撺掇时,或者一群同性好友相聚时,也会禁不住酒的诱惑,欣欣然端起杯来。

第一次喝醉,是和老A在我们的出租屋里,当时他炒了两盘小菜,买了一瓶十几块钱的廉价白酒,两个人傻乎乎开始对饮,结果酒未过三巡菜未过五味,我顺利被他干翻,吐得天昏地暗,鼻涕眼泪流了一大把。

能把自己媳妇喝趴下,也算真是亲老公了!

至此,他也知道自己媳妇就那点量,在酒量上无法和他平起平坐。本着爱护媳妇的原则,等他酒瘾上来难以克制之时,只好找他的孤朋狗友一醉方休。而身为媳妇我,既然不能陪酒,也只能由他偶尔在外边喝得醉醺醺晚归了。

 

最近一次喝晕是他生日那天,和友约定顺便两家人小聚。在饭店两个老公异口同声决定他们不喝,负责让两个媳妇喝好。于是,两个傻媳妇一人抱一瓶自酿的葡萄酒边喝边八卦,很快把各自的酒喝个底朝天,结果出饭店门后就觉得头发晕,脚发飘。幸亏有爹娘和一双孩儿在场,才未胡言乱语。但等回到家中卧室之内,自己就浑一个醉眼迷离,飘飘然不知所以,借着酒劲缠着老A,娇声嗲语,隐约间听老A大呼:酒能乱性,再也不能让您老多喝了。

当然,后来我直接睡了过去,没有故事,没有事故……

哎,让两个相伴二十年的人发生点故事真是件难事,即使有酒 精助力。

至于“酒能乱性”之说,纯属胡扯,实在是那人存了乱性之心,借酒成就,却把罪名安在酒的身上。

 

其实,我是喜欢喝啤酒的,最早喝啤酒时,还少不更事,跟着家里大人偶尔蹭点,觉得这个酒挺解渴的,比白酒好喝多了。

再后来喝啤酒是大学毕业那年,正逢离别季,同学们三五成群地搓堆聚会,顺便找个小店点两个小菜,喝点啤酒,划个小蜜蜂,说些废话。不知道是离别的原因,还是酒精的原因,觉得原来讨厌的同学变得可爱了,原来陌生的同学变得可亲了。而自己也惊奇地发现,连喝两瓶啤酒的自己神志清醒,只是稍微话多而已。

之所以独爱啤酒,是因为啤酒没有白酒的辛辣、红酒的讲究,价格亲民且不易醉,喝起来随性、自在,经常会恍惚间一瓶啤酒在夏日的燥热里入肚,人渐微醺,话渐俏皮,思维也活跃跳动起来,束缚自己的壳子也被这莹黄剔透的液体融化。

有次,初中女同学去红家聚会,她家有一个大平台,被她捯饬的有花有草还有藤,外加秋千椅、石磨盘,整一个土豪加小资。于是一群女人疯了,一边围坐着烧烤炉吃烧烤,一边端着碗喝自酿的葡萄酒,葡萄酒喝完喝啤酒,人手一罐,喝完直接一扔,浑似孙二娘附体,一个个豪爽得像个女侠。

原来女人年过四十,日子还可以这样过。

真是怀念那天的时光啊!

听说,附近开了一家不错的啤酒屋,咱们什么时候去?

李白

左岸记:酒的事,我就不好意思说了,你们知道的……想起李白,五代时期王定保在《唐摭言》中记载:“(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捉月而死。”真是爱酒如痴啊!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酒,醉人,醉心

  1. 酒这东西,少喝

  2. 过来看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