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穷尽办法做个问题终结者

穷尽办法做个问题终结者

职业习惯是“专业”的体现,它是一个人的知识和方法的体现。

接受任务时,先要搞清楚做什么?完成标准是什么?完成期限?并逐一确认清楚。完成任务后,及时反馈,做到有始有终。

你在职场上学到的最重要的职业习惯是什么?

1、反复确认保证每个细节都万无一失

这是日本人教我的,日文中的说法是“確認”(KAKUNIN)。

做任何事情都要照顾到每一个细节并反复确认,这是我在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一家日本工厂里做工程师学到的。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里面包含有许许多多的节点,要确保所有的节点都正常并且一直正常,才可以完成任务。

现在的毕业生太“自信”了,觉得什么都简单。但你让他组织一个活动,结果通常会很崩溃。不是少了这个就是忽略了那个。

要有一种能在脑子里“虚拟”整个事件过程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一些可能出问题的点,而不是以一种逃避的心态觉得“没必要想这么多,累不累啊”。

2、穷尽办法做个问题终结者

这是台湾人教我的。

刚做业务员的时候我找不到客户的联系方式,一个台湾的主管跟我Review,那时我的习惯跟你们大多数人一样,有问有答,核心内容就是“我努力了,找不到不怨我。没人教我怎么找到客户联系方式,所以找不到不怨我。你让我这么这么做,要是发生那样那样的事情怎么办?”

台湾人的原话是“想要他的联系方式?你有没有试过跪在他们公司楼前跪一天?如果你去做了还要不到,那你才是真的尽力了。你刚才一直在辩,我们不需要你有这种“辩”的能力,因为客户不需要!”

这段话对我的触动很大。

3、做事到位任何工作都是你的名片

这是大陆人,我的老领导教我的。

如果你做一件事情,首先要考虑你要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先考虑结果,一切都以这个结果为导向。

其次考虑你的配合者,你的结果和过程是否满足所有和你配合的人的需求?而不是像考试一样你很努力的做了80%的试卷就能够得到80分,实际上很努力的做了80%的工作,得到的是0因为没有完成工作。

任何事情都是你的名片。你不可能同时出现在许多地点,但你做过的事情可以。哪怕是扫地,我扫过的地都带有鲜明的我的特色。比如桌椅一定是彼此正对摆齐的、比如所有边角旮旯一定是扫过两遍的。每个人的命运也许就是被这些“名片”所推动吧。

4、模仿游戏看“牛人”如何做

这是“忍者神龟”动画片教我的。

其中一个片段是,达芬奇遇到了什么困难,他无能为力,然后他说“如果是米开朗基罗在的话会怎么做?他一定是这样这样…”然后他就完成了事情。

我很喜欢观察周围比我牛的人,观察并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睡觉前YY一下他们是如何完成那些事情的。

这样在我大脑中就储存了多个人的拷贝,遇到某件事情,我就会想如果是某人他会如何做,然后把自己虚拟成他的样子。

除了与你无关的专业性技术问题以外,大部分你所面临的问题都有某个人可以简单解决。比如客户不签合同,A是一个擅长“催单”的销售,你可以完全学习他,只不过你在同事眼中突然变了个人而已。

哪怕是技术问题,比如手术的时候突然大出血,你也会像老教授一样泰然一笑,说怎么发大水了?然后淡定的看一眼血压,说:死不了。然后按照这个老教授的习惯,先XXX再XXX。前提是你跟他的时间足够长,足够了解他和你的工作。

这种能力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酒桌上你可以表演。上至大老板,下至平台员工,我能把常接触的人表演个七七八八,拿手节目就是我学大家猜,很活跃气氛。前提是不光要学得像,你还不能太LOW,否则就是小丑了。

还有,可以从学一个人讲电话开始,因为只是声音很好抓特点。

5、勤于整理“好笔头不如烂电脑”

这是曾是侦察兵的老爸教我的。

他是我见过记忆力最好的人。他总说“好脑子不如烂笔头子”,我自己则总结“好笔头子不如烂电脑”。

每天不管工作多忙,都会留出一些时间搜集资料、分类整理,既包括最新的法律条文,也包括媒体报道的案例、主管官员讲话、公布的判决书、招股书、法官律师专家的分析、行业八卦、图书摘录、音频视频。

由于资料收集的比较齐全,更新及时,我做研究的速度比同事要快很多也更准确,相当于用半成品炒菜和现买现洗现做的区别。如果碰到一些客户催的特别急或特别乱的事,老板往往会想起我来,哪怕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个领域。

这种资料整理还有一个好处,使我对法律和政策变化的脉络比较熟悉(有时看到“新闻”就专门搜集相关“旧闻”),碰到一些跨越多年的复杂交易,在文件中快进快退都不至于把自己搞晕。

来自:学者荟

职业习惯

左岸记:

职业习惯也有反面的角色,因为有好习惯就有坏习惯,或者被利用的好习惯。

电影《摩登时代》中的卓别林,只因天天在高速运转的流水线上拧螺丝帽,他居然有了一个见螺丝帽就拧的职业习惯,以致时时带着扳手,硬是把路人衣服上的纽扣也当成了螺丝帽,义无反顾地冲上去就拧。真该感谢卓别林,只此一笔,就入木三分。

还有一个真人真事,读来更是让人感慨万千。二战时,美国间谍一位叫费德曼的高级教官被德国人俘虏了。为了从费德曼那里得到点东西,德国人软硬兼施,但无论酷刑还是金钱皆不能奏效。于是心生一计,故意让费德曼陪同一位教官给德国人讲间谍课。由于那位德国教官总是讲错,冷笑再三的费德曼实在忍无可忍了,便拍案而起愤然纠正,有好几次还一时兴起,索性来了个“取而代之”,滔滔不绝地讲起间谍学的方法和技巧,而这些,正是德国人想要知道的。这可真是,只因费德曼有一个绝对不能容忍任何过错的“职业习惯”,这才一再技痒,在不经意中透露了许多机密。它既让人佩服美国人费德曼先生的义正辞严和一丝不苟,又让人佩服德国人的妙用心机与无孔不入。

在大多数情况下,“职业习惯”是个褒词,它意味着一种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只不过,强行把职业习惯带进某个并不适合的领域时,也会闹笑话、出洋相。正如一句古谚说:从精彩到荒唐,有时只有一步。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