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四百块的友谊和八千块的交情

2016-08-04 . 阅读: 2,051 views

夏天是各类怒气爆发的好时节,路怒、起床气、防晒焦虑等等等等,火爆脾气和火爆天气,综合起来,再加点小阴暗的潮气,电闪雷鸣是避免不了的。造成个内涝还是小事,水么总会退去的。造成漫堤决口,影响就大了。路转粉是春天的事情,粉转黑初夏已见端倪,真到了夏热肆虐,黑就重新成了路人。

前几天把一个朋友拉黑了,也算是七八年的朋友。朋友做和玉,我属于懂行却不太经营的,他是坚持做了几年,行业也稍有名气了。起初我还算他的老师或是顾问,他做大了,现在我最多算是个心理上的分享者,偶尔帮他矫情几句商品简介,或是帮他下下决心和讨论些行业的方向。

大致过程也简单,他要去和田进货,我让他帮着找些青花。好久没有手串戴了,想攒一付。现如今黑白配是个潮流,对黑白分明的喜欢通常是因为世事艰涩、混沌不堪吧。因为是第一次去,中间微信沟通的不少,也帮着看了几颗青花,似乎帮我买了个四百的。中间朋友圈晒,看到青花我还表示了兴趣,被告知和我关系不大,是帮人定的。我自然想当然的觉得,更好的在后边。

然后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大约过了十天,朋友圈里开始晒货卖。前边的料子我不甚感兴趣,晒了五六天晒到青花了,看样子也不是帮谁定的,因为还在晒货还在卖。等晒完卖完青花,果不其然,施施然出现了,问我要地址,寄我那个四百块的青花,似乎说要送我。突然间就感觉不太舒服,就说不要了,他说白送你也不要?我说转手吧,反正也不愁卖。他解释说,青花现在也很贵,所以没有帮我留意,也给我看了进货价格什么的。我想了想,说了声谢谢,抱歉,拉黑了他。

其实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他之前为表示感谢,也曾经想送些东西我,我大致看着都是大路货色,也就婉拒了,总想着能搞串好的,付钱也成。或许希望越大,自我感觉越好,应该自然而然这样的结果吧。

这让我想起之前学生的事情,学生的爱人做蜜蜡琥珀,为了讨好媳妇,我让她帮着寻个净水蓝珀。一次进货的时候,给我微信传了个不错的货,然后告知品质没问题,价格八千块。我说值么,她说没问题,我让她拿下,她说不赚钱的买卖,钱打来。钱打去,一周后去取了,满意,这八千块的交情也算落下了。

这两天反思自己,四百块的友谊说翻就翻,八千块的交情却稳稳当当。之所以拉黑,精要主义里叫“止损”,内心里是懒得再纠结解释。因为说起来我都能说服自己,“没有合适的呀,我觉得价格贵呀,我是为你好啊,下次有机会再说了,我么你还不信任么,白送的你还不稀罕是你的问题啊,我吃土喝风跟着老维子打交道真不易呀……”哪一条只要我愿意相信,都没问题,偏偏这次懒得信了。

偶尔觉得交情比友谊纯粹,因为你没什么负担,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尽量帮助别人,交情的原则也简单,学生爱人“不赚钱可以,也别影响我在做的事情”,这原则我也喜欢,也好遵守。反倒是巴不巴的友谊,顾忌的太多或是顾忌的太少,四百块就湮没了。

这两天和其他朋友说起,朋友都说这其实算个耿直人,既是商人又无法面对友情:是商人仅仅靠交情,不赚钱就打钱来,适度赚就加点,不想帮忙就朋友圈永远不晒青花或是屏蔽你,或是价格标的高高的让你知难而退;是朋友,就帮你留心,让你选择,你不懂行情起码懂东西,吃不了什么大亏。他如此,无非是既觉得赚你钱不合适,不赚你钱觉得付出冤枉,还想维系友谊就找个合适的四百块呗。

卓别林说:“人生往短了看,都是悲剧,往长了看,都是喜剧”。或者说,自己看自己,多少都愿意矫情成悲剧,旁人看来或多或少都是喜剧,唯一的调和该是幽自己一默。且不论付出多少,起码可以给与选择,友情这东西,生死之交总显得血呼啦子的;交淡如水,还不如去经营一些交情;给与选择,给与关注,谁的事还是谁的事。被忽视总是不好受,偶尔忽视总比自作主张、自以为是强。翻得不是友谊的船,翻的都是我以为的就是我以为的。

曾经也送朋友们礼物,总说因为我喜欢我才会买和送,现在想来,无非是显摆自己的付出、用心和辛苦。现在,总明白,还是要给别人选择和决定,否则惊喜暂且不说,惊吓就不好了,再打坏了花花草草,友情就那么的别扭,那么的不忍直视。

暴雨后的空气,显得清新而舒爽,偏死理性派说,那些清新除了少点灰尘,多的是底下腐殖质的气味和臭氧在作祟。

德鲁伊的下午茶
微信号:Druid911

忽而今夏

左岸记:老德的慢条斯理,对生活的把握精巧至极,往往聊聊数语就能将生活的各种状态转变表达得恰如其分。我倒是真佩服老德的珍惜和放得开,该重视的重视,该忽略的忽略,这些的生活必不会累吧!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