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卖国贼孙正义和坏分子蒂姆库克

卖国贼孙正义和坏分子蒂姆库克

文/王登科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大睡得着,于是半夜爬起来打开电脑,准备写一篇文章,聊聊一下全国人民很头痛的两个问题: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是日本人孙正义,那么在淘宝买东西是不是帮日本赚钱,成了卖国贼?第二个问题是,使用美国的苹果公司做的苹果手机,是不是就成了美国间谍?

我相信,你一定在父母亲戚小学同学等等的朋友圈里,看到过类似的分享。奇怪的是,我们也能在同一个人的朋友圈里看到马云教你阿里巴巴成功的十个道理之类的分享。

让我们来看看第一个问题,关于阿里巴巴这件事,很多在微信朋友圈流传甚广的文章告诉我们说,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是日本人孙正义,马云只是日本人的打工仔,阿里巴巴赚的钱都到日本去了,更有甚者,有些文章还说,每在淘宝买一件东西就是给日本侵略中国贡献了一颗子弹!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说来惭愧,我可能已经给日本贡献了一座军火库了,我身边的朋友也都贡献了许多枪支弹药。

这个说法很有迷惑性:一方面,阿里巴巴确实有日本人孙正义这个大股东,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确实给孙正义带来了很多个人财富,同时,仇日情绪也很容易在这里混淆视听,比如说,如果阿里巴巴是由刚果的哪个煤老板投资的,那么大家肯定不会说,每在淘宝买一件东西就是给刚果侵略中国贡献了一颗子弹!

让我们理性的,不带偏见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阿里巴巴是否为日本人赚钱了?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孙正义和他的软银赚了不少钱,但是,孙正义并不代表日本政府,持有阿里巴巴股票的是这个个人,而非政府。除非他把钱无偿捐给日本政府,否则,是不会有钱转化成子弹的,就实际情况来看,如果孙正义脑袋还正常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这样做的。

可能有人不同意了,说战争是极端情况,到时候他的钱可能会被国家征用,对此,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如果日本政府可以随意掠夺公民财产,那中国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肯定是可以冻结这部分处于国内的财产的(而且到时候股市肯定也停摆了),你瞧,阿里巴巴的楼,员工,现金流,旗下的各种东西都是在中国境内的,所谓的股权协议也只是一个合同,日本都敢抢钱了,中国还不能耍赖吗?(当然是正义的耍赖)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孙正义当年投资名不见经传的马云,直接帮助了阿里巴巴成长为后来的商业帝国,在国内创造了上万个就业岗位,给中国贡献了大量的GDP和税收收入,也让全国的剁手族过上了幸福快乐的吃土生活,这简直是日本对中国影响最深远的一次援助。照这么看,孙正义简直是日本的卖国贼啊。

我们再来谈谈苹果的问题。事实上,荣获「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之间谍软件」殊荣的并非只有苹果,若干年前,微软的windows就屡屡斩获此奖项,有说windows掠夺人民财富的,有说windows窃取机密的,有说windows降低国民智商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还是在用windows,并且越用越喜欢。我敢打包票,那些视windows为洪水猛兽的愤青门,多半也在用windows。好吧你用Mac,Mac也是美国的啊,你用Linux?Linux还是美国的啊。

两千多年前,也有一个视外来物为洪水猛兽的人,而且还很厉害,叫做嬴政,有一段时期,他非常排外,只让秦国人当官,驱逐其他国家的客卿,这时候有一个叫李斯的楚国人,写了一封信,叫做「谏逐客书」,痛陈利弊,秦始皇看了之后一拍脑袋,觉得说的对,就连夜叫人把李斯请回来,当了个大官,也任用其他国家的人才,后来终于统一六国,李斯也有不小的功劳。

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尚且知道狭隘的民族主义不可取,要兼容并包才能一统天下,现在的很多人却连一个操作系统都要拿来攻击,可以,这很清真。和阿里巴巴的例子一样,windows使得电脑在中国普及开来,解放了无数人的生产力,促进了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不仅如此,大多数国人都用的是盗版的windows,这相当于掠夺了微软公司的财富,并且减少了美国政府的税收收入,总的来说,我们是在从美国抢钱啊。当然,抢钱是不好的,大家要支持正版。

前段时间有一个新闻闹的沸沸扬扬:美国FBI要求苹果破解一台iPhone手机,用以调查恐怖分子,被苹果CEO库克拒绝了。这要放在国内,不,这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国内。中国的公司从来都是积极配合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的,而美国的公司却都不太老实。照理说,世界各国都应该抵制中国公司的软件,例如微信,但事实正好相反,大家都玩的挺high。

FBI要求苹果解锁的,只是一台手机,苹果尚且负隅顽抗,更不用说三五台那么多了,按照我们国家的一贯做法,完全可以逮住库克关个三五十年的,再扣个大点的帽子,就是一个右派的坏分子啊。

其实这些问题的核心,是在于不少人还停留在许多年前的思维上,这种思维的基础是强烈的分割意识:A是国内的,B是国外的,那么A就是好的,B就是不好的,这种思维非常的落后,全球的经济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共同体,大型公司,往往都参杂着国际资本,这不是一件坏事。资本裹挟着资本,追逐的也还是资本,国家和民族,资本可不会在意,只有我们爱热闹,瞎起哄。

中国向来不缺少热血的爱国青年,这本身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但不少爱国青年的爱国之情难以找到宣泄,就总得从美国和日本那里找一些虚拟的敌人,用以攻击和批判,来消解自己的满腔爱国,甚至昭示某种胜利,这就有点high过头了。照我的个人经验和历史经验来看,奔赴在抵制阿里巴巴,反对苹果,攻击windows第一线的人,叫他上战场去,他却是万万不敢的。

20160721

左岸记:尼采有个关于思想谬误的见解。

混淆因果的谬误——再也没有比倒果为因更更危险的谬误了,我称之为理性的真正堕落。尽管如此,这个谬误却属于人类万古常新的习惯,它甚至在我们之中被神圣化,它冒着“宗教”、“道德”的美名。

宗教和道德所建立的每个命题都包含着它;教士和道德立法者是那理性之堕落的始作俑者。——我举个例子:人人知道著名的柯纳罗的书,他在这本书里把他的节食推荐为活得长寿、幸福(以及有德)的良方。

很少书能够如此多地被人阅读,直到现在,在英国每年还要印好几千册。我毫不怀疑,几乎没有一本书(当然《圣经》除外)像这个如此好心肠的怪东西这样,造成这么多的祸害,缩短这么多的生命。其源盖出于:把结果混同为原因了。这个厚道的意大利人把他的节食看作他长寿的原因;其实,长寿的前提,即新陈代谢的极其缓慢,微乎其微的消耗。

每种宗教和道德引为基础的最一般公式是:“做这个这个,不做这个这个——你就将幸福!否则……”每种道德、每种宗教都是这样的命令,——我称之为理性的巨大原罪,不朽的非理性。在我口中,这个公式转变为它的反面——我的“一切价值的重估”的第一个例子:一个发育良好的人,一个“幸运儿”,他必须采取某种行动,而对别种行动本能地踌躇,他把他生理上配置的叙序带进他同人和物的关系之中。

公式:他的德行是他的幸福的结果……长寿、子孙兴旺并非德行的报酬,毋宁说德行即是新陈代谢的放慢,除了其他结果外,长寿、子孙兴旺、简言之柯纳罗主义也是此种放慢的结果。——教会和道德说:“一个种族、一个民族因罪恶和奢侈而灭绝。”我的重建的理性说:当一个民族衰微,在生理上退化,接踵而至的便是罪恶和奢侈(这意味着需要愈来愈强烈和频繁的刺激,犹如每个耗竭的天性所熟悉的)。

这个年轻人过早地苍白萎靡了。他的朋友们说:某某疾病应负其咎。我说:他生病,他不能抵抗疾病,这本身已是一个衰败的生命、一种因袭的枯竭的结果。报纸读者说:这个政党用这样一个错误断送了自己。我的更高的政治说:一个犯这种错误的政党原已末日临头——它不复有自己的安全本能。

任何意义上的任何一种错误都是本能衰退和意志解体的结果:差不多可以用这来给恶下定义了。一切善都是本能——因而都是容易的,必然的,自由的。艰难是一种抗议,神与英雄属于不同的类型(用我的话来说:轻捷的足是神性的第一属性)。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