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鸡汤都流成河了,还安慰不了你?

2016-07-18 . 阅读: 2,114 views

雨这东西,到了夏天总是脾气古怪,难于捉摸,总是带着哪位妖精渡劫的征兆。妖风阵阵,云做地狱之门,然后就呼啦啦啦的下。雨这玩意,下啊下啊,问题都不大,真就剩了下下下下,容易成灾。此时的南方,该是下下下下下下下了吧。

于是就想,人不管是矫情还是爱比喻,诸如“悲伤成河,思念成灾”,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成了河,真成了灾,没谁能继续作。灾难面前安慰还来不及,来不及悲伤,来不及装逼。不是人在现实面前有多么清醒,多少是了解自己原来什么也不是,乖乖的认清了现实。

近期随便成“河”的东西不少,这十几年从涓涓细流到泥沙俱下的大河,从惊为天人的小清新到路转黑解渴都嫌有毒,还是架不住鸡汤成了河。

鸡汤开始流行的时候,大约是个活在当下的主题,也大约是东方文化被西方囫囵吞枣了一遍,咀嚼了吐出来,便宜消化,味道不错。学太极拳学歪了,变成了健美操,但是看着还行,喝起来有点洋饮料的感觉,觉得自己赶了潮流,得了真谛。

中国文人码字本来就辛苦,训诂考据的清朝遗毒不浅,突然可以轻松的写东西,还有人愿意看,一窝蜂的奔过来,励志、安静、阳光、乐观、美、发现、经历……,鸡汤美味,暖心养颜,纯度都不错,有益身心健康。还多少是土鸡瓦罐,慢火轻煨,加点盐和胡椒,撒点葱花就成。

再后来,突然发现意淫不行,万恶的社会要的是成功,没钱还阳光明媚,也就是个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主儿。于是成功就成了一门学科,成功学看着比励志的鸡汤实用,鸡汤变实操,实操有工具,工具有手册,亦步亦趋成功指日可待。原本求个内心安静祥和,寒冷里求得一丝温暖和阳光,转瞬间鸡汤成了武器,和这个操蛋的世界宣战。

后来的后来,结局大家都想到了,败了呗,没败给岁月,败给了成功。鸡汤是不行了,虽然咱能直面血淋淋的现实,但我疼啊,我伤心啊。来点止疼疗伤的,伤痕文学摇身一变疗伤宝典;要不打点鸡血,权当功能饮料;兴奋剂+褪黑素,基本套路来个遍。满血复活,涅槃重生,鸡被烧了那是烧鸡,凤凰是没戏。

竟然还不行?为什么不行?我是不是病了?人性啊,心理啊,遗传啊,童年经历,健康啊,我非得找点什么病不可。原来人性如此,原来我心理不够健康。苦研心理,学习心理窍门,锻炼体魄,意志坚定。吸引力+自控+积极心理学+行走,人生就是和自己的战斗,战胜不了自己如何战胜世界?接纳不了自己,也就不能和世界和平相处。

乖乖哩个东,到这时候,鸡汤妥妥的成了河,无味杂陈,怪味胡豆。没点抵抗力的要么是选择困难症,要么就得肠胃极好,否则拉肚子小事,脱水可有生命危险。

完了么?完不了,招数用尽,需要点偏执狂或是信仰。我就这样怎么着吧,这个很流行,我愿意我这样,你管我怎么样?我想睡谁,我想媚谁,我高兴我就笑,我不高兴我就哭。怎么,你看我不顺眼?不看啊!你说我辣你眼睛,请你在临死前闭眼。我以为的就是我以为的,你说我活自己其实没活自己,关你何事?我不仅说,我还写,我还喊,我还就这样。

够闹心了吧,还好鸡汤在这拐了个弯儿,鸡汤为了绕过现实这座山,分了个支流叫静心冥想。大河弯弯,静水深流。我随缘,我变换看待世界的方式,我充满信仰,我静心冥想。世俗击败的都是欲望,人与人的冲突都是自己内心欲望和恐惧的轮回,我认清你们的嘴脸,我就得到精(shen)神(jing)的升(zi)华(sha)。随缘就是不用努力听天由命,静心就是麻木不仁得过且过,冥想就是一个新的胡思乱想代替旧的胡思乱想。

至此,鸡汤已然浩浩汤汤,四季轮转,永不枯竭。

但可惜的是,不是每条河都可以走到大海,有些入了地,有些入了湖,有些被别的河流吃掉。鸡汤的这河,要到哪里去呢?

人类热衷于解释一切事物,但最无力的确实搞不懂自己,连打哈欠和安慰剂效应都搞不明白。打哈欠无伤大雅,明白与否与人类进步关系不大,这个安慰剂效应确是人生法宝,治世良方。安慰剂效应,又名伪药效应、假药效应、代设剂效应(英文:Placebo Effect,源自拉丁文placebo解“我将安慰”)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

是不是很鸡汤?不能确定的效应,但让你感觉起来不错?这是不是鸡汤成河最终的归宿?或许,鸡汤这条河流啊流啊流,有朝一日,安慰剂效应搞明白了,鸡汤也就明白了。原来的原来,鸡汤可以这么的科学,这么的神妙莫测。

那鸡汤都成河了,还安慰不了你? 

通天梯

左岸记:能越过鸡汤这条河,要有扎实的技能,健全的心理和坚韧的意志。

分享到: 更多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