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囧遇

2016-07-06 . 阅读: 1,233 views

文/ 稻田

赵凡终于结束了在北京的进修,头脑里和本子里装着一大堆“专家说”,顶着严寒,到热得要脱衣服的商厦里买了许多的衣服,要送给家人,然后兴冲冲踏上归途。

他挤上了一辆满是乘客的汽车,刚在靠车头的过道像俘虏一样要蹲下,便有一个黑脸的男人从人缝里向他伸出手臂,“包放在后面”,赵凡以为是车上的工作人员,也以为“包放在后面”是乘车的规矩,便将旅行包递给了黑脸人。

汽车在土路上摇晃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为什么自己就到了站,恍惚着起身随乘客下车,忽然想起自己的包来,但包和黑脸人已经没了踪影,他心里立刻恐慌起来。

“到汽车站去问”,他首先想到这一点。下车的地方应该是车站,但没有看到任何的车辆,抬头巡去,建筑上也没有“汽车站”或“长途、运输”等任何相关的字眼,见到几个穿工作服的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聊天,便走过去问,他们投来的迷茫眼神让他陷入彻底的恐慌。

走到街上,他才发现,这不是他要去的熟悉的城市。这是一个像县城的地方,店铺,行人,以及声音都给人以嘈杂感,他感觉到耳膜被一种东西压着,本能地要找安静的地方。

他拐进了一家饭店,想找一个包间好打电话,向家里报告“变故”。

但包间里都是客人,酒菜混合的腻味向他扑拥过来,他向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询问,老板忙得满脸冒油,随口说道,“看看后面”,他终于走进一间空着的包间,哆嗦着按手机的按键,但怎么都按不准号码,这时发现包间里还有母女二人,那母亲像是自己常去的发廊的老板娘,客气的说,“到其他地方去问问“,一边哄着吵闹的孩子吃饭。他急着按手机,按键变得很小,跳着捉摸不定的蓝光,无论怎么都按不住……

胸口像赛马场,刚被凌乱的马蹄踏过,他觉着自己喘不过气,便推开紧闭的窗户。一阵清凉的空气吹来,他睁开眼睛,看到屋顶熟悉的吊灯,才发现,自己刚才是做了一场梦。

他仰面躺在床上,思维却像纷沓的马蹄,无法停歇了。

上初中时候,他去上公厕,去的时候下雨,起身的时候停雨,第二天才想起雨伞落在了厕所,以最快的速度跑去,伞已无踪,便在草丛里捡起一块断砖,在划迹斑驳的墙壁上写下,“丢失红伞一把,请捡到的还我”,还落了款,却没有写失物送还的地址。等了几天没有下文,只好作罢。“失物启示”在墙壁上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每次去都照面,后来厕所被拆了。

一天也是下雨,在拥挤的菜市场里,他刚骑上车子,车轮刚刚转动,便缓缓地碰到了一位缓缓倒下的老人。

他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形,车把被一个胖胖的老人抓着,四只眼睛相互注视,两个身体一高一低,做倾斜状,像舞蹈中的恋人。老人的女儿走过来,一脸惊恐。

提着水果上门道歉,才知道老人已80高龄,他现在想来还哆嗦。

在那个本科录取还是按个计数的年代,他培养的学生登门道谢——门开,学生在门口递上一袋水果,“进来,进来!”他欢喜而儒雅地说,期待一次关于师生情谊的愉快交谈,“不了,还要去别的地方”,学生转身匆匆下楼,学生的同学在楼下等着。他看着茶几上困在网袋里的水果,好几分钟无语。

办公室的电话发出惊人的铃响,“你好,我公司新推出……”,“不需要,谢谢”。这样的电话很多,他立刻将话机盖上。

电话又惊人地响起,拿起电话,“你为什么不听我说完?你要尊重人!”“我……”他选择将话机再盖上。端坐着,长长地喘了几口气。

以后的一段时间,每到周末,他的手机都会收到一条相同的短信:“走过一些路,才知道辛苦。登过一些山,才知道艰难……”,开始他以为是诗,待看了下面,气从中来,又不知何去——“我相信我的辛苦守得云开见明月,我还是会祝福您天天开心——一个期待您回信的夏天。”

如同遭了梦魇,赵凡开始害怕听到电话铃响。

春花秋月何时了,囧事知多少,囧,似乎是人生的失意的伴侣,“谁都遭遇过,却又躲不开”,赵凡忧天悯人的习性又起来了,思维便荡开去,想起天下人的遭遇来:

责任在心,登门劝说闹离的夫妻和好,闹离的夫妻却硝烟早散,还秀起恩爱;卖了房子,房子涨价;买了股票,股市大跌;熬到晋级,刚刚超龄;见到梦中情人,面容憔悴得如同生人;还有热情如火地向同事打招呼,换来一张死寂的脸;偏偏住在马路东面,孙子就进不了公办园……

赵凡的思维像牵着无数的风筝,满天空的乱舞,突然眼前叠进一个黑脸的男人,提着他的包拐过墙角,他猛的一惊,才意识到只顾耽想,差点忘了上班的事情。

连忙从床上跳起,穿衣,套鞋,一只脚忘记穿袜子;洗脸,刷牙,牙膏偏偏掉进盥盆里。狼狈地夺门而出,向车站奔去。

赵凡是我多年的朋友,得意和失意的事总爱跟我说,而且还眉飞色舞的,上面的故事就是他喝酒时向我描述的。至于故事的结局,例如有没有迟到,有没有扣工资,他没有跟我说。

三周后的一个晚上,手机里收到他发来的一条微信,是一首经他篡改的打油诗:

小城囧事多,
充满苦和乐。
若是你到小城来,
收获特别多。
看似一幅画,
也像一首歌,
人生遭遇真善美,
这里已包括。
谈的谈,
说的说,
小城囧事真是多,
请你的朋友一起来,
一起来说说。

一段时间没联系,看来他又遭遇了囧事。这回不知是什么原因,只听说他刚参加了一次大学同学聚会。

20160706

左岸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无数的生活琐事、情感纠葛,构成了笑泪横飞、有血有肉、鲜活动人的生活。生活虽然一地鸡毛,但仍要欢歌高进。成长之路虽有玫瑰,有荆棘,但什么都不能阻挡坚强的心。一地鸡毛的人生避无可避,但我们可以将这一地的鸡毛扎成一个漂亮的鸡毛掸子。想起老德介绍的《精要主义》,还是做做减法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