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提琴艺人

2016-06-22 . 阅读: 791 views

文/可可

第一次同街头艺人聊天,是因为提琴。

在街头,见到过很多乐器,居多的还是西方的吉他和东方的二胡,小提琴倒是第一次见。

其实算不得第一次,上次经过这里,这繁华的十字路口时,就看到过他;又一次经过,见他在休整,总不愿就这样走过去,像往常一样。

因为提琴,他变成一个独特的街头艺人。以致尽管脸盲,也让我一眼认出了。

琴盒里零零散散地散落着些零钱,人们也许会好奇,怎么买的起提琴,还要到街头卖艺?不得不说,我是这么想的。

走近,他身着考究的西装,提琴也很是名贵,我顿时放松下来,好在这个人不被生计所迫。

吉他和二胡是廉价的平民乐器,物美而价廉;小提琴则不一样,名副其实的名贵西洋乐器,它出现在街头,真的是不一样的风景。

拉琴的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脸和脖子上有不同颜色的皮肤,光头,声音淳厚而动听。

不忍心错过这样的交谈,我们逐渐话语多了起来。

他把提琴当作休闲的独特方式,他讲到提琴的选材与制作,他学琴的经历,他的名师,他的挣扎与坚持,还有陪伴他四十三年的那把提琴——一把已经掉漆的琴,诉说着时光的苦难与温馨。

琴是有灵性的。

你同它独处的时间越是久远,它便越懂你的心思,你们便越心有灵犀,音律的悠扬是你同琴心灵的共鸣。

男人诉说着琴的曲折,因为懊恼自己的技不如人,竟一怒之下将琴摔坏!

听起来极端,但我理解这种心情。

对于挚爱音乐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加倍努力之后的失落更伤怀。

深感不易。

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背诵全文

自幼我也学习小提琴,但到现在却不能坚持下来,已经将琴在家中搁置了半年,不曾记起。

一直觉得愧对初心。

还记得当初自己生拉硬拽着父母帮我报提琴班,对于那时小县城的家庭可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他们询问我是否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学习下去,我很认真地点点头,我羡慕提琴手手指的灵动。

入学的前几年还是不错的,在提琴班上也算得上佼佼者。

但到升入中学以后,应试教育将这份天分压榨得所剩无几,将练琴的时间补习功课,琴艺更谈不上有什么大的进展。

就像诗情画意突然面对现实的残酷,你以为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实际上,生活还有远方的苟且。

于是,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现在的提琴水平,我想说,大概与彼时平齐了。

不得不说,我爱音乐,身不由己地热爱。

虽然至今我也没有将五线谱学得通透,依然对音乐没有什么真知灼见;但是我却可以听到音乐背后的心情,可以感受到音乐那无与伦比的魅力。

曾经为小提琴与二胡的绝美搭配《殉情记》感动得痛哭流涕,听到两者的一呼一应、一问一答,仿佛一对恋人,难舍难弃。

这份柔情,让我多年之后,仍无法忘怀。

也感激bandari的舒缓轻快默默地伴我度过高考压力之下的一个个漫长的夜。

男人说了一句话,引起我深刻的共鸣。

提琴没有难度,只有深度。

一瞬间,像是醍醐灌顶,的确,提琴没有难度,只有深度。

弓的一拉一推,手指的按压配合,揉弦技巧不过指揉,腕揉,肩揉。

难度有,但算不得什么难题,多加练习,自然可以领悟。但对于乐曲的领悟深浅,情感的体味,乃至上升到对人生的启发,身心的释放,才是深度所在。

其实,凡是让人操作的事情,大都是没有难度,只有深度。

所谓万事开头难,不过是因为不熟悉罢了,最终决定我们造诣深浅的,正是深度吧!

20160622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