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仇猫记

仇猫记

文/驰云

一个未婚女子,如果说自己喜欢小动物,定会在那些看脸的男士心中博得一个“有爱心”的美名,可是,我从不占这种便宜。
像我这种低情商的人,都难以容忍一个不喜欢的人,何况不喜欢的畜生呢。如果非要我认养一两样生物,那就只能是鱼和乌龟了。

和猫有仇的就只有狗了,我可丝毫不介意这话有骂自己之嫌,因为猫狗的仇恨是世人皆知的。我儿时看见猫收起平日一身的慵懒,弓着身子浑身戾气地和狗打架之时,就好奇猫狗间的恩怨了。
母亲大人告诉我它们是百千年前竞选十二生肖时结下的梁子。话说当年的竞选项目是赛跑,在比赛过程中,不巧在过独木桥的时候狗不小心把猫碰落水了,而猫天性好漂亮,非要等毛干了之后再续赛,等它到达终点时十二生肖早已选好了。所以其中有狗而没有猫,为此猫怀恨在心,立誓世代与狗不共戴天。
我当年的疑问是:“老鼠怎么可能跑最快呢?”
“那是因为它使诈,躲在牛的耳朵里搭了顺风车。”
“那牛能跑得过老虎吗?”
“牛一开始刚好跑在老虎的前面,习性使然,就拼命地跑了第一,刚要宣布自己是冠军时,老鼠从它耳朵里跳到前面去,说老子早到了。”
当年那场比赛一定激烈非常,对于猫的失利我刚开始觉得有几分可惜,要是它入选了,如今就会有人属猫了,转念想想可也觉得它活该,因为臭美而错过了比赛,果然猫天生就有浓浓的bitch味。

小时家里养猫,没少听“一条猫毛三条虫”的训语,所以所有吃的东西都要避开猫的染指,为此而多出来的成本就通通化成怒气加在猫的身上了。
不过据研究表明,猫身上果真有大量的寄生虫,其中弓形虫就是一个典例。据说弓形虫能够引诱老鼠,使它更容易被猫抓住;养猫人士也无可避免地被弓形虫染上,当然人不会成为猫粮,但是弓形虫进入人体后,会让细胞变得更加活跃,据此养猫的人士通常有几分敏感和神经质。

在日光绚烂的午后,猫就懒洋洋地躺在被窝、沙发、枕头上睡觉,然后徒留一席腾飞的猫毛让你收拾,并没有丝毫的歉意,就像饱餐过后赖在沙发上看泡沫剧的抠脚大叔,哈哈大笑地无视收拾满桌狼藉的人,这怎么不让人火冒三丈呢?
所以爱猫人士必定是个胸怀宽广的人,要么就和猫达到同一个层次的懒惰境界了,为此才能无动于衷。
我天生是个小气的人,没有比海洋还宽广的胸怀去包容一只畜生。

我讨厌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恐惧蛇。
可能在此猫会忿忿不平: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是猫啊,这真关你的事。家住山脚的农庄,难以避免的是老鼠的理想栖息之地,所以家中多年来都养猫。一个夏日的漆黑晚上,我在迷迷睡梦中感觉身上有东西,用手一赶,大概是碰到猫的尾巴了吧,那种滑滑蜿蜒的感觉让我想起了蛇,瞬间惊醒并喊叫“有蛇”,然后一大家子灯火通明地找不出元凶,却看见一只猫在旁边“目无王法”的走动,最后被人以“扰人清梦”的罪名臭骂了一顿。
那些委屈加上当时心中的恐惧,我分文不少地全都转加在猫的身上了。于是对猫又深了一层的厌恶。

养了猫,我小时曾担当过一段时间的喂养员。猫性嗜鱼,而鱼腥味最令我不喜了,这也罢了,它们还爱乱找地方拉屎,旁边放好的沙盆偏是不用,这都是让我生气而无处泄气的地方。每清理一次它们的便便,我对它们的厌恶就大朵大朵地在心中肆意地绽放。
有一次到了喂食时间,几条猫咪在我脚边乱叫嚷吃的,恰逢我当时心情烦闷,就将平日积蓄的怨气凝聚在脚边,对着一只发声的猫一脚踢了过去,于是我的怨气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报应!我一脚刚好踢在它张开的口上,脚趾碰上它的门牙,华丽丽地挂了彩滴着血!
历经那次战役,我对猫就不再是厌恶,而是“血的仇恨”了。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爱猫人士要心情大好了,同时也要为不懂人语的猫鸣不平。你们养猫还不是在利用它们,有本事你别养啊?必须承认,当年养猫确实是贪图它们会抓老鼠的本领。
猫捉老鼠,这事地球人尽知,可是真正见过的应该不多。如果你有缘见过,你就知道猫有多贱格了。它们抓到老鼠了,第一时间并不是马上吃掉,而是拿来当玩具。我当年见过一只猫早上抓了一只老鼠,一直玩到晚上,它会松开爪子让老鼠走,然后在一定范围内立即抓回,如此反复,到最后老鼠都深知在劫难逃索性放弃了,它就退后给与老鼠更大的逃跑空间,当老鼠试图最后一搏时,又被抓住了……直至老鼠力尽而亡!

这是世间少有的酷刑!古代砍头刑场上,死囚都希望能遇上一个快刀的刽子手,待宰杀的生灵,即便卑微如老鼠,也应该是有同样的希望吧。在杀生道行上,一个生物究竟有多邪恶,才能玩出像猫那般的花样!在行刑中享受着无限的乐趣并包揽最后的胜宴。
而我注定不会喜欢这种动物。

此外,养猫的另一糟心之处就是碰到猫的发春期了。无论平时多么乖巧高贵的猫,一发春起来就本性大变。公猫一发情就离家猎艳,很多都不会再回来了,等于白养了;母猫发情时那声声凄厉且刺耳的叫声,不论夜黑天明,都向全世界通告它的生理需求……这个时候,就苦了平日里喜欢它们的小孩子。他们发现猫并非饿了病了,却仍叫得那么急躁且痛苦,多少会感染到纯净而不明事理的他们,我正曾深受其害。
所以如今的养猫人士都会给猫做节育手术,可是这种因一己之私而蛮横地剥夺动物权利的做法,我虽不喜欢猫,可是我并不苟同。

近十年来,只身在外,住所终于从心如愿,再也没有猫的痕迹了。
可是我跟猫的前尘过往,有着无尽的误会和偏见,早丧失了任何一丝和解的可能。

如今所见的爱猫人士都会给猫洗澡,或给猫穿上奇丑无比的宠物服,寄生虫应该是很大程度的降低了;况且如今养猫也不利用它的天资,它们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大概连老鼠的样子都忘记了吧。
它们如今就是好吃贪睡卖萌求关注,称为电子社交圈的常客,成天眯着双眼粘在主人身边,有几分邀宠卖笑的风尘骚味,就正是它们如今最被我所不喜的一点。即便如此,这些人家豢养的宠物猫可算是猫中的贵族了。

我曾见过一个同事的朋友,养了一只猫,正中了养猫的人有几分神经质的魔咒,无论他人怎么劝说,她就是害怕她的猫会离她而去,所以从刚买来开始就一直将它拘禁在一个不足一方的铁笼子里面。那只可怜的猫,如无意外,终其一生它的天地都不足一平米。我虽然不喜欢猫,但总会为这只生灵一生所失去的色彩伤心。

再者曾拜访过一个亲戚,家中的老太就养了一只胖猫作伴。当我们正和男主人交谈之际,那只猫跃上沙发,然后我看见男主人瞬间抓起手边的一根拐杖,用尽全身力气地朝它头上打去,且正中头部!虽说“猫有九命”,他那一棒下去,那只猫应该也只剩下八条半了。它想必受了不轻的疼,惨烈地“喵”一声溜走了,男主人恨恨地瞪着它,然后无比心痛地摸摸他刚炫耀过的真皮沙发!

我也仍记得在几年前的一个阴冷冬日早晨,在小区楼下的垃圾车旁边见过三只浑身湿漉漉被遗弃的小猫仔,可怜的叫着却无人(包括我)搭理,最终生死未卜。
而关于流浪猫的新闻也经常见诸报端,它们在垃圾堆里觅食,被人驱逐,而更惨的是被人虏去最终血淋淋地成为餐桌上的肉食……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有则残忍见著的孽猫屠宰事件。说是一位官夫人特喜吃猫肉,而她杀猫的手段却非同寻常。将猫抓来放入一个大缸里,加上些许石灰,然后往里面一点点地加沸水,猫就在里面蹦跳挣扎,由于石灰的作用,待猫力竭气衰之时,全身的毛也脱干净了,据说这样死去的猫肉味还更鲜美呢……
这种残忍和猫戏老鼠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在残忍作为上,人毕竟略胜一筹。

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也不是那么讨厌猫了。我讨厌的只不过是当年那些怀着本性折腾过一个小女孩的家庭动物,而如今对于那些落尽本性曲意苟活的生灵,似乎有几分同沦天涯之感,却怎生也痛恨不起来了。

(原文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565050731/

p34879093

左岸记:好好地养一只猫,爱一只猫,绝对能让你的人生境界提高一大层。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