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老头王八

2016-05-30 . 阅读: 1,165 views

文/锦瑟

天热了,也是野生甲鱼、黄鳝上市的时候了。

今天的天气,热,下午暴雨,然后又阴,特别的潮闷,让人感觉压抑。

韩愈说过,物不平则鸣,其实人也是如此,比如说,我压抑了,我就有了倾述的欲望。记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今天的天气,就让我回忆起,很多年前一个类似的夜晚。

大概半夜一点的时候,我站在河边,弯着腰,手里轻轻的拽着线,隐约看到水草中,有一个大黑影在翻动。

简单的介绍一下,大头针,线,猪肝,外加固定的竹签,这些就可以专门用来钓甲鱼。但是,这是一种需要黄昏时分下钩,半夜12点才去收钩的体力活动。

大货,绝对,大货,搞上来,就发了,我用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压一压内心的紧张与激动。

不过,想要搞上来,人就得下水,我踩了下去,陷入了小半条腿。附着在淤泥上的腐烂物翻腾起来,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

我皱了皱眉,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河面。这是条死河,在河提的两岸,一个个坟墓,犹如巨大的馒头。间或有鸟从馒头上飞起,发出饱食后的怪笑。

我想起了,抓了一辈子甲鱼的死鬼老头最后的话,他的大意是这样的。

他跟我说:你还小,不要去做这一行。晚上抓鱼的人,昼伏夜出,很方便对别人的东西顺手牵羊,这样容易游走在道德的边缘。最后做这一行的,基本都成了狡黠之徒,虽然有很强的生存能力,但是人品低劣。

老头继续说:你太偏激,你的性格很容易被生活变成那样的人。这样,等我死后,你去投奔北方的二叔,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没有反驳老头的话,但是也没说什么。

老头最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句:如果,如果你坚持你的想法,那么一不许偷,二不许摸,三不许在死河里钓。

我点了点头,当天半夜时,老头死了,不肯瞑目。

我始终遵守老头给我定的这三条规定,每次给老头上坟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老头,我没偷,没摸,没去死河里钓,但是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变成老头说的那种人。

前几天,隔壁好心的二婶告诉我,她在这里割草的时候,看到河里有老大一只王八。

于是,我就心动了。果然,这里有大货,二婶没骗我。

我稳了稳脚步,手头的一把小铁锹也给我带来不少把握。

只要不急,不出错,肯定可以弄得上来。

老头,我已经大了,你看,我还带了铁锹,又能防身,又能用的上。比如甲鱼缠在水草里的时候,我就可以用铁锹把水草划开,然后把甲鱼拉上来。

这些是你没教过我的,我自己想的。

这票干完了,老头,我的学费就有了,最后这一年我就能毕业了。

对了,老头,大学就有奖学金跟助学贷款了。老头,你看,看我怎么把甲鱼搞上来。

我一步步的趟入水中。污秽跟冰冷随着河水缠绕了上来。不要出错,老头说过,不要在死河里钓,要小心。

差不多了,对,就这样,站好了,慢慢的用巧力,用铁锹把水草划开。

老头,你看,我快成功了,这是个超级大的家伙,起码有八斤。

还差最后几步了,我肯定可以的。

我抬了抬头,看了看很遥远的地方,有一处模糊的灯火在暗黑中闪耀。

最后的工作终于完成,老头老头,我成功了,你看,这么大的家伙,我现在只要慢慢的把线收回来,自己慢慢的回到岸上就行了。

我慢慢的扯着线,慢慢的收身,慢慢的往岸边挪。

老头老头,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废话太多了,你看我捉住了这么壮的家伙,这么大的鳖壳,这么结实的鳖腿,这么大的力气。

我擦了擦眼角的汗,顺眼又看了看远方的灯火,貌似灯光亮了很多,连同我的身体也温暖了很多。

忽然一股大力扯了过来,我无法防备,也无法抗拒,一下被拉入水中。

老头你是不是说过,钓鳖要小心,它在水里突然发力的时候力气很大。

老头,你是不是说过,死河里淤泥太多,脚无法发力,容易落水,更不能轻易的下水。

老头,你是不是说过,死河里腐烂物太多,什么都有,一旦落水,那就是致命的。

腐烂物炸了开来,黏住了我的全身,缠住了手,封住了鼻子,遮住了眼睛。

我越挣扎,我也越陷越深,身子也越来越重。

远方的灯火,也越来越远,越来越迷糊。

老头,我不行了,我要挣扎不动了。

老头,我要放弃了,我就要死了。

老头,你死了之后,我一个人活,无数的夜晚,我哭泣着等待黎明。无数的白眼与歧视,我忍受着,期待着明天。无数的绝望,我拿时间与希望来煎熬。

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事情,老头,我都熬了过来。

老头,这次对不起了,我熬不住了,我要死了。

没有任何机会,老头,我真的要死了,我没偷,没摸,我真的要死了。

人不再挣扎,也就慢慢落到了河底。最后的光亮被黑暗吞没,没有希望,只有死亡。

不。不。不。老头,你说过,人活着,靠等待跟希望,靠这些光而活着。可是,老头,当世界不给你光的时候,就代表着要死亡吗?

不,绝不。世界不给我光,我便要成为自己的光。老头,我已经成为你说的那种人了。我已经成为狡黠之徒了,我不知道我的人品是否低劣,但是我的生命力已经强大了。我要靠我的生命力发光。

不,我不能死。老头你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只有当你放弃了自己才是真正的死亡。

不,我还想活。保持清醒,慢慢站起来。

对,就这样,先站起来。你手上还有铁锹,拿好了,把他当工具。

对,就这样,让这个成为第三个点,水其实没多深,这里离岸边也没多远。

保持清醒,对,就这样,你还要活着。你还有话跟老头隐瞒着。

是的,老头,我还有话没跟你讲,是的,老头,我还想让你风光大葬,我会让那帮垃圾都看到,你将以我为荣。

……

20160530

故事结束了,最后以别人的话,来作为故事的结尾。

很少有人会了解,有的种子没机会生活在阳光下,一不小心掉在阴霾中,幼弱残缺,但始终还要生长。就算骨子里永远带着 抹不掉的阴晦,被冷漠、愚弄、侮辱和欺骗浇灌,还是要活下去。

 

本文来自 左岸.读书.思文群(188145065)每晚故事会。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老头王八

  1. 为啥两个评论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