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是不能拥有,是你已经错过

不是不能拥有,是你已经错过

文/荷花小鸟

一个人静静的想起你
翻看着你微博上的过去
原本与我无关的点滴
此刻却滴入了我的心

小树今年25岁,毕业两年,典型的摩羯男,外表肌无力,闷骚小逗比。毕业后没有找到好的容身之处,索性来到了上海,找一份不好也不算坏的工作,有着让人羡慕的双休日,却时常进入加班的行列,虽然没有孙红雷帅的不行的颜值,但也不像王迅那般看着就想笑,至少牙齿还算洁白整齐,咬一口苹果不会出现两个大牙印。电脑桌面上循环的更换同一个长发女孩的背景图,小树也不遮掩,和同事说这是一个不知名的电影女明星,同事也煞有介事的回答:“确实是挺不出名的,一看背景就知道,经纪公司给她拍的外景都是廉价的,连后期修图都是用美图秀秀调个明暗而已。”小树龇牙咧嘴的笑了笑,心里暗道,世上只有一个蒙娜丽莎,这就是我的蒙娜丽莎。

小树高考没有考好,上的大学也不算好,但有些学科还是挺出众的,大学英语是一个例子,不按班级上课,大学一进来就发一张情商测试的试卷,再综合高考的英语成绩分成ABC班,像初高中那时候的重点班一样,A班成绩最好,情商也相对高。小树已经很习惯这种套路了,就着情商分数加高考差一分及格的英语成绩,居然进了中等偏上的B0班,电脑桌面上的蒙娜丽莎也和小树在B0班,并且选的是同一个英语精读老师,两人并不认识,只是在英语老师点到的时候,推醒过正在呼呼大睡的小树。

蒙娜丽莎并不是她的英文名字,她叫雨萱,学的是会计专业,长发披肩,鹅蛋脸,眼睛又大又亮,脸上画着淡妆,丝毫看不出任何玻尿酸的痕迹。有时候她来的晚,和小树一样坐在后排,但上课却做着笔记,英语老师讲的生动的时候,会心的一笑,然后继续写笔记。小树手肘碰了下雨萱,像触电一样的,碰一下就缩回来,“你下课把笔记借给我抄下。”“哦,那你下节课记得带过来”雨萱回答道。回到寝室,小树抄着笔记,看着清秀的英文字,本来应该和她说声下课结束语的,“你微笑时很美。”除了英语课偶尔可以见到,平时两人并不常见面,两个人在不同的系,一个寝室在1栋,一个在13栋,学校不大,但足够拥挤,遇到上午三四节课在楼层高的教室上课,下课跑得再快,食堂也都满员。

小树在微博里面找到了雨萱,两个人互相关注了,原来小树是个才女,是财会系的最佳辩手,大多数的晚上都挤在小会议室里和队友谈论着辩题,辩论队里追她的也不少,所以她找一个男朋友,是系文艺部的部长,在微博里面,一整页里面总有一条是虐单身狗的。小树班上也有着系花级的美女,同样来自文艺部的,可见不可及。两人并无很多互动,只是小树每天一上微博,不管是公交车被扒了手机,还是发了9张美图,都是一通的点赞。

毕业后,小树没有选择回到家乡好好考一个公务员,安分守己的过生活,那时候跑遍了高校的招聘会,终于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动车,进入了一家台资企业,老板是台湾人,百度才知道早年间演过琼瑶剧,后来转身一变成了商人,把产业从台北搬到了上海,因为如此,工作听起来会很有趣,但是压力也随之即来,半年的实习期,让小树忘记了大学的慵懒姿态,除了一起在上海打拼的朋友,几乎没有和其他人取得联系,更不会想起那个借笔记给她抄的长发大眼女孩,毕竟那只是茫茫大学人海中的一个。熬过实习期,正逢那年的10月五月天来上海开演唱会,小树是一个十年的五迷,为了满足了自己的愿望,买了一张门票,并且晒在了微博上面,朋友们纷纷点赞时,突然私信亮了,是好久未联系雨萱发来的,“你也买了五月天的门票啊,”“对啊”小树突然来了兴致,“你也看五月天吗?在哪个区?”“我在17台1层。”雨萱回复的也很快,“你为什么不买31区啊”“因为17区是南看台啊,足球场上死忠球迷一般都在南看台啊”小树是足球迷,喜欢米兰,虽然国足一直被虐,但是每次都盯着电视看皇马。小树和雨萱越聊越起劲,这才回想起那个英语课上微笑很美的长发女孩。

演唱会以后,他们各奔东西,雨萱住在浦西,地铁3号线几站路就到家,雨萱和大学同学合租在一块,几个女孩相互照应,找了一家会计事务所,也是刚毕业,资历浅,想着希望可以用颜值吃饭,却专给女上司准备材料并且兼职端茶倒水。每天下完班回到家中,刚刚洗好头,靠着落地窗往外看,望着高楼大厦布满的LED灯,满街的车辆川流不息,呼吸着东海岸吹来的淡淡海风,披肩的秀发一点点的吹起,告诉自己要在上海好好立足下去,雨萱一直很坚强,有时候风大吹动着眼睛一眨一眨的,一个女孩这时候眼眶有泪花也是可以理解的,雨萱没有,她说,妈妈说过,不能哭,一哭的话,睫毛膏就会冲洗掉,然后自己还要去敷面膜,敷完面膜还得重新打粉底,画睫毛,多划不来,所以女人也不能流泪。

小树住在金桥,公司给他们租的员工宿舍,在上海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公司给员工包住,已经算很大气了。两人相距东西,地铁也有几十站,基本没有再见面。小树没有谈过恋爱,却渐渐的想去靠近雨萱。翻看着雨萱的微博,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从文艺部的男票,已经换成了她的同班同学。小树不感到好奇,只是有点遗憾。小树没有谈过恋爱,却不代表没有喜欢过的女孩,结果也相当的悲催,电视剧上是克夫克妻,小树是旺妻,只是旺的都是别人床上的妻子,高中时候和一个同班同学追另一个同班同学,几年之后,高中的竞争对手还没大学毕业,就和那个一起追的女孩奉子成婚,另一个是在大学时期,追一个外语系的小学妹,追了不到半年,小学妹就和某男订婚了,每次小树也不和朋友避讳,都是把这些故事当成自己的笑资来谈。

小树在她的微博上并没有找到她男朋友的照片,但无意中的聊天,雨萱会提到他们异地。小树像赢得了她一样的开心,保存好她的照片当成屏保,电脑上还循环的更换着她的照片,填充出来的桌面背景特别不清晰,同事看了也说是三流明星在拍外景。不仅如此,小树还连贯的把雨萱的微博、空间全是特别关注了,为了每天方便和她聊天,把她的对话框顶置在首页。两个异乡人每天下班后互相聊微信,小树每天不是把自己喜欢听的民谣分享给她,就是把看到一段文字截给她,雨萱每次都很快回复好听,小树便开始把这首歌的背景、词作者告诉雨萱,然后顺带八卦一下原唱的绯闻故事,雨萱发来一个坏笑的表情,“室友睡着了,没有开声音听呢。”小树还是坚持分享一些自己喜欢的歌给她,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没有可以分享的歌和文字了,小树就给她发一些足球比赛视频,遇到进球的时候,还重新倒退拍个小视频给雨萱,其实雨萱连梅西是谁都不认识,更别说马塞洛和莫德里奇这类的球员了。

上海的四季还是很分明的,深秋时节,枫树绿色的树叶渐渐变成黄色、红色,浦东的很多道路两边都栽满了枫树,晚上散步,踏着落下的枫叶,抬头欣赏那红黄相间的枫叶。海风吹过,枫树上会落下一片片叶子,被飘落下来的枫叶包围着的感觉非常美妙,像极了韩国音乐MV里面的场景,只可惜男主角并没有欧巴那样的迷人。还未入冬,天气还未降温,小树给雨萱发了微信没有回复,其实这段时间雨萱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微信一发马上就能听到回声,小树没有在意,拐角进了一个叫蓝波的酒吧,同事今天钓着了一个大客户,够他们项目组吃半年的奖金,边上的陪酒妹举着单宁味比较重的红酒和小树喝酒,算着今天晚上能有多少提成。其实那天雨萱是去周庄了,和他异地的男朋友去玩。

酒过半旬,同事都搂着各自的陪酒妹离开了,这种事情对小树来说还是比较生疏的,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摸,对于夜场新人来说,手不放下就算合格了,正要解开陪酒妹的裤头的时候,陪酒妹抵住了小树的手,“哥哥,别急,小妹去下化妆间。”一甩小树便倒在沙发上面,侧身把手机拔了出来,对着他心中蒙娜丽莎背景解锁,推送出一条来着特别关注的微博,上面有9张图片,雨萱和男票在周庄划船看景,小树惊起,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醉意全无,像是已经和陪酒妹来了两次后,全身无力、双手摊开的倒在了沙发上。陪酒妹已经走了过来,已经换好了女仆装,已经准备好要和客人翻云覆雨,站在离小树5米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树,没有发现小树的眼色已经不对,小树看着陪酒妹,就像是之前推送出来的男的,浑身觉得恶心反胃,把陪酒妹一把推开,扔下200块钱摔门而去。

那天晚上,小树没有发微信给她,第二天也没有发,申请了和老板一起回台北出差的机会,高空上的空气让人窒息,小树心里头难受,看着忙忙碌碌的台湾空姐,目光呆滞两眼失神,落柘的一塌糊涂,靠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空姐被他看得有点发毛,跑过来问:“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小树嘴巴轻轻地动了动,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给我拿条毛毯。”毯子送来以后,小树脑袋缩进毛毯里,耳朵里塞着民谣歌曲,蜷缩在座位上沉沉的睡去。

经历了一个白天的奔波,小树躺在台北的特色民宿里面,心里恨恨的骂着,“喜欢我一下会死啊,我那么的喜欢你,都不相信还有谁会比我更珍惜你,”小树心想,“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那不是真正的爱,我会坚持到底的。”然后小树还是拿出手机,发了一个定位给雨萱,分享晚上在夜市吃的大肠包小肠,雨萱不知道小树此时的内心感受,表示好羡慕,立马要小树从台湾带面膜回来,说台湾的面膜的特别好用,也比上海的便宜好多,小树和雨萱聊到好晚,早已把推送的那九张照片忘得一干二净了。小树第二天去药妆买了好多的面膜,用打包箱包好带回了上海。

雨萱为了答谢,请小树吃饭,两人都是南方人,选了一家湘菜馆,雨萱在一旁点菜,不觉的发现手里已经多了一颗镶钻的戒指,小树只是不形与色,内心翻滚绞痛着,却不表声色的吃完了两个人的晚餐。

雨萱的戒指是在周庄的时候,男朋友向她的求婚。两个人拿着自拍杆,男朋友坐在船头自拍,一切都是设计好的,男朋友像是不小心的划落到河里,顿时没了人影,连气泡都没有冒出一颗来,雨萱吓傻了,望着河里大喊救命,雨萱再坚强也是满脸泪水,男朋友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扒在船沿上,望着雨萱,手里拿着一颗戒指说,嫁给我吧,雨萱含着泪答应了。

可惜那个人终究不是小树,一个月后,小树没有告诉雨萱,他离职了,离开了上海,独自回到了家乡,听从父母的意思,准备在家考公务员,按部就班去上个班,雨萱其实在那个时候也离开了上海,和男朋友去了法国度蜜月。有天,小树的手机,有一次的发来推送,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园内,两个依偎在一起,满满的薰衣草包围着,Bonjour La France.

当我们还在细数着拥有什么,斤斤计较的得与失,何曾想过过去都错过些什么。错过那年的吉他和舞鞋,错过千禧年的世纪钟声,错过那次学校的圣诞晚会,还有英语精读课上,你用手肘碰了碰的长发女孩。不是你不能拥有,只是你已经错过。

20160519

左岸记:爱要勇往直前地表白,不要那么含蓄,不要以为对方会懂得,不,Ta很忙。照顾好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照顾好你的爱。就算最后失去对方,至少还有一个更加优秀的自己。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