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疲惫生活里哪有英雄梦想

2016-04-09 . 阅读: 1,698 views

来岛上已经54天了。

不多不少,从武汉跨过十个经度和十个纬度到达海洋岛。下飞机那会儿,不禁感慨空间真容易打败,时间要这么容易屈服该多好。记忆中的冬天没有这么长过,朋友圈里的武汉已是樱花满树,桃花遍山。岛上还是沉寂的没有一点生气,海风吹不醒,海浪拍不醒。

现如今推开窗户就能见到海。特别在晚上,月光镶在海面,恬静得让人舍不得睡觉,心里总是会哼起许巍的那句“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好难过的。想家的时候怎么会难过呢?所谓的乡愁,大概就是故乡的米、故乡的茶沉淀在你骨子里后,散发出来的谈谈清香,若隐若现,四下无人时方才嗅得出。要是这个时候收到一条信息“江城花开,君可缓缓归已”,估计这辈子也没谁了!

桃花扇里有一句戏词“前局尽翻,旧人皆散,飘零鬓斑,牢骚歌懒”,每当想起这句都会唏嘘良久,诗不尽人生,美不过孤独。李贺年不过廿六,他说,“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谁也不忍听见。一个人的时候多了就喜欢怀旧,喜欢听老歌。记得当年博客大巴还很火的时候,有个id叫黄粱一梦二十年的博主,他引着我认识了陈升。老男人抒情起来就是江州司马青衫湿,就是大浪淘沙,就是江河万古流,给所有人沉默不语。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牡丹亭外雨纷纷,谁是归人说不准。说不准呐!《东邪西毒》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Ashes of Time,“小资王”所塑造的人物一个比一个拧巴,烈得像酒让人心慌。还是洪七看得透,断指后大彻大悟,可像这样百锤千炼化成绕指柔的少得可怜,大多数早就碎得稀里哗啦。可是又如何?谁能逃过时间的这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剩下ashes of Time(时间的灰烬)。我们有物质不灭,我们有能量守恒,然而时钟在响哦!

“还是上学好啊!”,这是最近和朋友打电话感慨最多的一句。我隐约感觉我快丢掉青春了,仍记得崔健在台上问大家的话——你还年轻吗,你还有梦吗?如今可谓是字字诛心,脸打得真疼,才发现自己走偏了好远,初心不在,激情更是不在,每天醒来总是会告诫自己得小心谨慎,柴米油盐屎尿臭屁都得按部就班不出差错。

说好的诗酒趁年华的呢?说好的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呢?

生活真的不止眼前的苟且,还会有诗和远方吗?你走吧,我不喜欢现在的你。

英雄梦

左岸记:有一样东西可以激发英雄的梦想,杜拉斯说“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王小波说“我的灵魂里有很多地方玩世不恭,对人傲慢无礼,但是它有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害怕黑暗,柔弱得像绵羊一样。只有顶平等的爱才能使他得到安慰。你对我是属于这个核心的。”对,这个东西就——爱。



isosoar

喜欢养狗 不爱洗头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