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儿

2016-03-04 . 阅读: 1,950 views

文/liguifang

1.入职之前,单位要求交体检证明,初来深圳,体检是预算以外的花销,我拖了又拖,还是没有拖过去,于是去了很偏远的一家医院,倒了三次地铁,外加坐了两次公交。

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报告,我一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吹着与季节“同流合污”的空调,看着重复的毫无新意的广告。

晕车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姐姐发来短信,她说,你姐夫出差的时候,买了几袋薯片,走的时候没有全部带走,我在茶几上看到时就顺手放进了门口的抽屉,想着你爱吃,等你来了一起吃,然后想到,你已经去深圳了,过年不一定回来。

在公交车上哭成狗,一个女孩递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以为我想吐。

2.我和姐姐从小一起长大,是那种见到就吵不见就想的人,她总是用“过来人”的视角,给我许多我不愿意听的建议,之后的某天,她发来短信,“我才发现你真的不在我身边了,上课的时候抽白板笔水,看到墨水盒子里有两张洽洽瓜子的兑换劵,她就想,可得藏在一个记得住的地方,等你来了,一起换来吃,忽然就怔住了,你不在家,不再是一个电话就可以送菜送饭的距离,也不再是一包洽洽瓜子就能快速跑来,气喘吁吁的距离,我们离的很远,足足3800公里,不包含天气因素的话,也还要考虑金钱因素,见面,远比藏好一包洽洽瓜子兑换券,来的更不容易。”

那是我离家之后第二次哭,继薯片之后。

3.一直自诩文艺小青年,其实除了脾气秉性有点文人的多愁善感之外,并无其他契合的地方,这么多年,一直没什么朋友,高中最好的姐妹,每天下课一起巴拉巴拉仅有的十分钟,毕业时忽然跟我从此天涯两端,大学时一起度过饭慌度过挂科的室友跑去修了音乐,于是个性阴晴不定很难说上半句话,有一年过年,我发信息给高中同桌,我说好庆幸生活里有你,我那么矫情那么怪性格,你还一直在我身边,真的感谢,没指望她会回复的,关了微信懒洋洋的睡午觉,做了个冗长的梦醒来,窗外已是黄昏,抱着被子觉得生活好悲伤的时候,看到她的短信,她说微信你这个话唠竟然没回,有点担心你了,其实我也好多缺点,小气,记仇,没安全感,还极度自卑,我看过的一句话是,两个有病的人相互取暖,就能好的快一点,有你,我也好感恩。

那个黄昏没有安全感的冬日,我收到了最温暖的短信,比夏天还暖。

4.这两年生活稍微好一点了,爸妈肩上的担子轻了许多,开始偶尔对我尤为温柔,有时候靠着妈妈撒娇,对着爸爸帮我倒杯水的要求,被应允后总是受宠若惊,一次提到小时候喜欢的洋娃娃一直没给我买,老妈第一次有点抱歉的跟我说,改天给你买个大的布娃娃吧,小时候也是真没钱,我嘻嘻哈哈笑了过去,装作眼角的泪没有人看到,其实,每次想到那个洋娃娃,就如同童年时光里最冷漠的一段岁月,随着岁月更迭放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我没有提起过,三年级的时候你送过我一支崭新的钢笔,虽然很快就坏掉了,可那接过钢笔时的骄傲和喜悦,也足矣铭记这么多年,甚至更久,更久。

或许,那个洋娃娃的伤痛永远无法弥补,可是那只钢笔给我的温暖也足够了。

5.因为不是独生子女的关系,爸妈的耐心总是不够好,也因此简单粗暴的管理我们这么多年,总是在关心里带着些许怒气,比如,你怎么又感冒,比如,吃吃吃,就知道吃,再比如,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你,不是别人。那时候我大约12岁,就写下日记,希望有个人用我期待的方式爱我,一次就好,后来,哥哥交了女朋友,比我年长几岁的美丽姐姐,很热的夏天,她路过我的初中(那也是她的母校),给我五毛钱,让我去买根冰淇淋,我小时候是没有零用钱的,所以从来不去那个老板凶巴巴的小卖部里面去,匆忙和兴奋间,拿了一个很冷门的荔枝味儿的,后来还被同学取笑我口味独特,其实那是我第一次吃冰淇淋,却从此爱上了荔枝味儿,后来工作了,去吃哈根达斯,为荔枝味卖完了什么时候会再有和店员墨迹好久,忘了说,她在我14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是我第一次在我爸妈面前,哭到无法掩饰。

从此,我只爱荔枝味,很多年了,每次想起就能悄悄哭出来

6.大部分中国子女,和父亲的关系都不够亲近,高中时我的一个“敌对者”上讲台分享优秀作文,写的是《我的爸爸》,其实我是那次作文的满分,我也是第一个上台去大声朗读的,可是她的作文内容,依然让我放弃成见,狠狠的羡慕了一次,因为她写,她骑着爸爸的脖子去看电影,还偷偷在爸爸的脸上画胡子,还有她第一次离家一个星期来住校,她爸爸打了22个电话给班主任,还因为她妈妈没这么积极打电话,和她妈妈冷战整整一个星期,她说,爸爸是她的英雄。这些文字,是我看再多书,也不敢模仿的片段,因为记忆里,妈妈在厨房做饭,我和爸爸在客厅,我都要找个理由跑去厨房呆着直到油烟把我的鼻炎勾起来,才一步一回头的回客厅(那时候我没有自己的房间),可是我记得小时候我爸接我放学,一把把我抱起来放到自行车前梁上,还记得我在路边忽然出鼻血,他焦急的拿袖子给我止血,也是成长后我发现爸爸是一个有很多个人习惯的人,从来不吃我们的剩饭,也不吃我妈咬过一口的苹果,我想,他帮我用袖子擦血,也是一种对爱的妥协了,是吧。

依然和爸爸不够亲近,可是偶尔能打打电话,说说工作好烦这样的话,也是一点点的在变好呢。

7.我喜欢的第一个男生,是我的高中同学,一次化学实验,我把酒精灯弄得起了火,当时桌子上恰好有稀释的盐酸,化学老师是一个凡事都能无限放大的年级主任,这样的事故,被记过是一定的了,我又吓又怕在位置上哭了出来,后面的一个男生在大家都躲得好远的时候拿外套扑灭了火,悄悄的换了我们的姓名牌位置,化学老师走过来问,他抢先说,李同学,看到着火想着帮忙救火,可你一个女生能做的了这样的事吗,瞎添乱,老师看了我两眼,表扬了我的为大局着想,他被记了过,后来,我们在一起,我去他家做客,他妈妈说,这孩子,把他奶奶买给他的最后一件衣服都烧破了洞,回家后被他爸打到发烧都不肯认错,我对着他端给我的一碗汤,眼泪不自觉的往下落。

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他结婚的时候没有告诉我,发微博说,我怕你难过。

8.唯一的一次暗恋闹得沸沸扬扬收场,当时我转了校,改了名,有一种从头再来的气势,很多年过去,我在大众点评上下的单出了状况,和客服谈理赔,客服态度糟糕到爆,我气疯了于是截图发到朋友圈,半夜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短信提醒账号里多了200块,我高兴极了,以为大众点评良心发现,开电脑打算终止投诉,结果状态还是处理中,我狐疑的再没半点睡意,他发来微信:“看到你依然幽默可爱,真的挺开心,似乎那些年的幼稚和无知,慢慢远去了,我想我欠你一句抱歉,因为我喜欢你,却没有让你知道,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不再有不如意和难过”,我那时候在出租屋里,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逗逼似乎是唯一的出路,这封短信,忽然拉着我回到了青涩的年代里,默默喜欢着的两个人,却越来越远的时光,我还了红包给他,删除了他的微信,既然是青春,就留在青春里,岂不是更好?

后来有人问我遗憾吗,我说,不遗憾,只是想哭。

9.我和我姐相差了8岁,所以每一个节点都错过的很巧妙,我小学,她初中毕业,我初中,她马上高考,那时候我家住在平房里,秋天,下着雨,我总是回家用脖子上的钥匙开门,很偶然的一次姐姐高中放假,提前回来,我拉开门,她在灯下做功课,我假的灯是很old的黄色灯泡,不知为什么,那盏我嫌弃了超过十年的吊灯,那一次的光芒那么温暖。

姐姐也是个简单粗暴的人,有一次她放暑假,我放学回家被淋得满身湿透,她一边给我拿毛巾一边责怪我怎么老出门不带脑子,不知道带雨伞吗,我哭到发抖的说,要是XX还活着她一定会去接我的(那时候荔枝冰淇淋姐姐刚刚离开没多久),姐姐把毛巾扔给我一句话没说,后来我妈在我咳嗽骂我的时候她还找了个话题让老妈去厨房一下,第二次下雨,雨很小,我和小伙伴们挤在一把伞下嘻嘻哈哈的往家走的时候,我姐来接我了。

其实这么多年,我都不确定如果她还在是不是一定会来接我,可是我姐接我了,做梦都笑醒过,也哭醒过。

这是想起就会鼻酸的岁月,其实有幼稚,有多心,有真正的悲伤,和难忘的喜悦,哭湿了自己的半件大衣,原来成长,只是把我们更好的隐藏,无外乎忘记,和懂得原谅,我爱你,时光。

qw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