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写不完的纯粹:他们改变了晚清民国史》送书活动

2016-03-02 . 阅读: 1,029 views

书名:写不完的纯粹:他们改变了晚清民国史

作者:潘竞贤(笔名:咸泡饭)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2月

内容简介:

本书轻轻擦拭掉时间的尘埃,以简洁、洗练的笔法,再现了晚清民国这段历史区间里,那些纯粹的人、做的纯粹的事。革命家、实业家、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政治家,各种家,“家”未必就是腕儿;闹革命、搞暗杀、做实业、建学堂、办报纸、写文章,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作者用白描的笔法,不偏不倚,不歌颂,不抹黑,只勾勒。用丰富、真实的历史细节告诉你,所有推动历史进程的人,都值得被认真书写。

活动说明:

只需要在豆瓣读书点击“想读”: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728165/

或者:在新浪微博@你的三位朋友,并以这本书的封面配图,同时“@码字的咸泡饭”

活动奖品:

本次活动2016年4月1日结束,活动结束后,作者将送出20本书,送书名单会在左岸读书网站公布。

写不完的纯粹

《写不完的纯粹》封面

节选:

《吴禄贞:志大气豪命如丝》

1911年11月6日夜晚,河北石家庄火车站内,凄冷而沉寂。北洋新军第六镇统制吴禄贞和他的参谋官何遂就住在这里。吴禄贞住在站长室,何遂住在毗邻站长室的第五个房间,相距不过几十米。这一天,他们俩格外忙碌,马不停蹄地赶路,然后会见各式各样的人。此时的何遂感到阵阵倦意袭来,但吴禄贞依然精神亢奋。

吴禄贞拍拍何遂的肩膀,说:“你太累了,回去休息吧。”

深夜十点,何遂与骑兵营营长马惠田一起,前往石家庄郊野,迎接从山西赶来的军队。马惠田同时担任吴禄贞的卫队长,负责保护长官的人身安全。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慰劳晋军回来。何遂见到吴禄贞所在的站长室还亮着灯,当他走进站长室后,看到吴禄贞与他的参谋官张世膺、副官周维桢正围坐在桌前,窃窃私语。神情兴奋的吴禄贞递给何遂两份电文,一份是驻军滦州的第二十镇统制张绍曾和驻军奉天的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发来的,电文是:“本军已整装待发,请与山西军前来会师。”另一份是吴禄贞的回电,内容为:“愿率燕晋子弟一万八千人以从。”至此,何遂已经看清了一个深谋远虑的蓝图,他由衷地敬佩吴禄贞的雄才大略。

就在前一天,吴禄贞与何遂从石家庄车站乘火车前往娘子关,在那里,他们会见了刚刚起义成功的阎锡山。阎锡山是山西新军第四十三协第八十五标的标统,武昌爆发起义后,他接到南下平乱的命令。当部队领到子弹后,他立即宣布起义,在晨雾的掩护下,攻入太原城,杀死山西巡抚,成立军政府。

当吴禄贞与何遂抵达娘子关时,阎锡山早已等候在车站。阎锡山集合了他部下的重要将领,他们与吴禄贞以兄弟相称,一起商定了起义计划:吴禄贞的第六镇新军,加上张绍曾、蓝天蔚的部队,与晋军一起,组成燕晋联军,会师北京,直捣黄龙。此时的北洋军主力正在湖北前线与革命军作战,京城布防空虚,如果此计划顺利实施,必定大事可成。吴禄贞被推举为联军大都督。当天,山西起义军开赴石家庄。

两天前(11月4日),吴禄贞正是在石家庄火车站截留了清廷陆军部紧急运往湖北前线的武器装备,包括几十万饷银,十几车皮粮食、弹药和军装。清廷政要得知此消息,甚为震惊。据说,袁世凯听闻此事,气急吐血,老谋深算的他已经对吴禄贞的计划了然于心。他意识到吴禄贞才是真正威胁自己的强大对手。

吴禄贞在娘子关密会阎锡山的时候,已被清廷任命为新的山西巡抚。走马上任之前,吴禄贞前往紫禁城觐见摄政王载沣。那一天,载沣给了吴禄贞一个盒子,吴禄贞拿回家,打开一看,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检举他为革命党的信件。载沣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他对吴禄贞的信任和器重。

吴禄贞之所以获此优待,与良弼的极力举荐不无关系。良弼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第二期留学生,而吴禄贞是该校骑兵科第一期的留学生。在校期间,两人交厚,友情甚笃。在这所学校毕业的士官生还有张绍曾和蓝天蔚。吴禄贞留学时就公开主张革命,还参与过唐才常组织的“自立军”,准备推翻西太后,让光绪皇帝主政。起兵“勤王”失败后,吴禄贞返回学校。身为皇室贵族后裔的良弼,一贯主张君主立宪。吴禄贞与良弼因为政见不同,时常争执不下。但良弼十分欣赏吴同学的才华,极力向朝廷推荐吴禄贞。吴禄贞因此在官场步步高升。

1908年,光绪帝和西太后相继去世,摄政王载沣主政,罢免袁世凯。为了清除袁世凯在北洋新军中的潜势力,朝廷重用留日的士官生。吴禄贞伺机贿赂庆亲王奕劻两万元,谋取了新军第六镇统制的位子。上任后,他着手改造军队,但这支新军是袁世凯一手铸造的嫡系部队,原来的统制是段祺瑞,协统李纯、周符麟以及各标统都是袁世凯亲自提拔的亲信。被罢官的袁世凯虽然闲赋在彰德府(今河南省安阳市)洹上村,但是把持朝政的奕劻是他的同盟,与北洋新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袁世凯提拔的旧人,谁也扳不动。

第十二协协统周符麟吸食鸦片,吴禄贞以此为由,解除了他的协统职务,任命自己的参谋官张联棻取而代之。这一决定必须经过陆军部的同意才能生效,但陆军部否决了吴禄贞推荐的继任者,而是让北洋系的吴鸿昌顶替了第十二协协统之位。吴禄贞因为此事,大闹陆军部。这件事给时任陆军大臣的载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吴禄贞的豪侠性格也可窥见一斑。

改造军队的企图处处碰壁,寸步难行,心情郁结的吴禄贞索性在北京东城大方家胡同修建了一座楼房,常住在这里,与朋友们诗酒唱和,很少去部队了,他因此与第六镇的官兵们关系更疏远,难以真正掌控这支军队。北洋新军的士兵主要是北方的农民,有些还是淮军旧人,与南方新军相较,思想保守。袁世凯在编练北洋新军时,有意将其打造为自己的私人军队,许多官兵抱着只效忠袁世凯的想法。因此,吴禄贞筹划带领第六镇新军起义,基本上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拥有的支持者并不多。

更致命的是,疏于防范的吴禄贞连自己的警卫军也没有撤换,沿用原班人马,卫队长马惠田就是其中之一。

10月29日,张绍曾电奏清廷,提出政治改革的十二条政纲,史称“滦州兵谏”。11月3日,清廷派吴禄贞前往滦州安抚张绍曾,试图稳定局面。与吴禄贞同行的还有军谘府第三厅厅长陈其采。陈其采的二哥陈其美是革命党,此时的陈其美已经在上海起义。另外,吴禄贞、张绍曾、陈其采三人还有一层关系,他们都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一期的学生。

性格坦荡、为人磊落、不屑于诡计的吴禄贞以为陈其采是自己人,在从北京前往滦州的火车上,他将自己的全盘计划告诉了陈其采。抵达滦州后,吴禄贞与张绍曾、蓝天蔚立即召开会议,商讨起义事宜。会后用餐时,吴禄贞才发现陈其采早已不见了踪影,知道大事不妙了。当天晚上,吴禄贞就接到清廷急电,命他督师进剿山西革命军。很快,滦州的所有火车被调走。参与秘密会议的潘榘楹(张绍曾的部下)也向袁世凯告了密,此时的袁世凯已被任命为内阁总理大臣,实权在握,正督师湖北孝感。

何遂在酣睡中被尖锐的枪声惊醒,时间已经走到了11月7日凌晨。他翻身下床,下意识地摸寻手枪,没有找到,抓起一把短剑就冲出门去。屋外夜色如墨,寒风凛冽。他隐约看到几个人从吴禄贞所在的站长室跑了出来,转眼就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不祥的预感笼罩在何遂的心头。有人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痛苦地呻吟着。何遂凑近一看,认出是参谋官张世膺,他的头被劈开,眼珠突出,脑浆涂地。何遂已经顾不得他了,他冲进站长室,大叫道:“绶卿,绶卿!”(绶卿是吴禄贞的字),但是,没有人答应他。他只找到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借着灯光,他看见了那件胸前闪烁着八角双龙宝星的军装——他与吴禄贞第一次见面时,吴氏穿的正是这件衣服。

刺杀吴禄贞的人,是他的卫队长马惠田,同谋者是周符麟和吴鸿昌。马惠田割去吴禄贞的头颅,跑到主使者那里领到了五万元酬金。后来,他在保定妓院买下了一位艺名“看蕊”的妓女。吴禄贞筹划的革命蓝图,与他的头颅一起陨落。已经抵达石家庄的山西起义军,听到枪声后,以为中了圈套,连夜返回娘子关。紧接着,张绍曾和蓝天蔚先后被解除职务。刺杀吴禄贞的主使者,有人说是良弼和铁良,有人说是袁世凯,但不管是谁,最大的受益者是袁世凯。吴禄贞死,北方的山河就落入袁氏一人之手,他稳住局面,腾出手来对付南方革命军。马惠田花完了用别人性命换来的银子,最终穷困潦倒而死。作为卫队长,却谋杀了自己的长官,谁还有胆子再用他?

作者:潘竞贤,笔名:咸泡饭,撰稿人,著有《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羡慕》《我得过最重的病,是想你》,新浪微博:@码字的咸泡饭

左岸记:有一种书是一定要读的,就是能让你真正从中获得知识,能让你看到真实的书。如咸泡饭的上一本书,我这边再追加5本,对咸泡饭表示支持。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