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看门道的人

看门道的人

思文群内小试牛刀——水浒系列推书

文/锦瑟

在很久以前,我看过电视剧水浒。那时看的是热闹,印象里是武松,林冲,鲁智深,李逵,宋江几个主要好汉的事迹。好汉是什么?好汉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热血的水浒最让少年人心潮澎湃,幻想着自己也“风风火火闯九州”。

而潘金莲是个荡妇,是该杀的。所以人应该做个正经人。

印象里还有阮小三从水底钻出满脸水花,戏弄已经吓破胆子的官差的场面,我在荧幕前也感觉痛快。

长期以来,我都抱持以上观点。后来读了一遍原文,发现和电视剧就有诸多出入。别的不说,孙二娘和顾大嫂在原文里那是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而李逵砍了扈三娘全家,扈三娘还和他相安无事的做了同事。扈三娘心可真宽。秦明被宋江设计骗上贼船,导致妻儿被砍,头就悬在城墙上,他后面还是忠心耿耿的辅佐了宋江。难道是因为宋江立刻就给他娶了花小妹?

前面打辽国的时候居然把辽国灭了,这和历史严重不符。而且这时所有头领都好好的活着。而后面征讨方腊时候却损失大半。似乎外敌不堪一击,而内部敌人过于强大啊。。。感觉施耐庵写文擅长写民俗,不擅长写行军打仗。你看林冲风雪山神庙,武松打虎的故事,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潘巧云与裴如海的故事,写的细致入微,宛如历历在目。而写到行军打仗,无非就是偷袭,里应外合,攻城拔寨的描写只是寥寥数笔。个人觉得他写到后面有点力不从心,让大家死了算啦,于是草草收场。

后面有读了《新概念水浒》。

《新概念水浒》情节上、人物出场顺序上都比较忠实于原文,相当于用今日的语言重写了一下水浒。当然字里行间也不乏作者的二次加工和真知灼见。这种写法优点是贴近现代人生活,活泼有趣,通俗易懂。缺点就是总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去解读,不能完全剖析当时人物的行为合理性,缺乏代入感。另外,情节上过于忠实原文,对于看过原文的读者来说没有情节吸引力。

锦瑟摘得本书经典语录如下:

公司就像爬满猴子的大树,位置在高处的猴子往下看见的都是笑脸;位置在低处的猴子往上看见的全是屁股。(锦:反过来说,站在高处的猴子,屁股会被很多人盯着。)

人的一生总要不停的照镜子,而梁山与曾头市的较量实际也是一次照镜子的过程。(锦:我们的一生也会不停的照镜子,每一个人都可以让我们照到自己的一个侧面。乞丐可以照到我们的恻隐之心,领导可以照到我们的攀附之心,同事同学可以照到我们的努力程度,家人可以照到我们个人的心灵家园。。。)

听说鲁智深要走,李忠和周通其实挺高兴,但非得装出极度挽留的劲头,中国人就是这样,明明想让人走,却做出非常不情愿让人走的模样,而被挽留的人还能看出这是假客气,这就是境界了,这就是中国人的艺术,双方都不伤面子,再见面也能感动的痛苦流涕,这就是公关的艺术吧。(锦:人情如此也可显得人情温暖,虽然这温暖不值得推敲。但是我们的人生难道值得推敲?你能找出生命的意义?)

他一个山头老大这么急于建功还是想证明给兄弟门看,我晁盖和以前一样还是梁山的老板,说到底还是让想篡权的二把手宋江给逼得走向死亡。。。一个农民的朴素意识,其实他只要把宋江提为总参谋长,提拔林冲军事负总责就可以了!(锦:提议不错,只是曹盖想不到。因为这牵涉到他的性格与见识。一个人的行为就是他的综合素质所决定的。)

水浒给我们的感觉总是大家是逼上梁山的,其实不是,一个普遍的原因其实是好汉做事好汉却不敢当,你说一千道一万,阎婆惜再不对,再不好,但罪不至死,结果你宋江冲动之下杀了人,那么你就应该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不能因为你曾经做过好事而逃过法律的制裁,不然要法律做什么,法律不就成了一块橡皮搪,结果法律在宋江那里确实成了橡皮搪。(锦:他看到了问题,只是不如鲍鹏山犀利)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其实能很体面的拒绝潘金莲而又不伤害她,那就是装同性恋,武松如果真能装出来,那估计能把潘金莲给吓着,同样也能起到拒绝的效果,而且还挺纯洁,不过有点委屈武松了,所以他还是做不出来。(锦:嘿嘿,窃以为是个好主意。不过武松的性格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就注定了武松哥哥的死去,以及后面悲剧的发生。)

之后我又看了《李逵日记》

《李逵日记》是一部神作。作者仓土,他以水浒的背景原型,站在屁民的角度,分析了很多现实的问题,用来表达自己对政治、历史、风俗、人性的见解,写出了新意。很多情节都是对照现实有的放矢,基本都是灰暗与痛苦的一面,字里行间显示出作者的感触很深。故事性很强,读来轻松。语言诙谐犀利,情节荒诞,意有所指,讽刺到位而毒辣,让你咋看之时笑一下,掩卷之后又叹一口气。

作者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不敢苟求太多,本文若能博您一笑,也就达到目的;若您大笑之余能多一点思考,我就心满意足了;若是能从中再悟出一丁点人生道理,那我就谢天谢地了。毕竟这不是单纯搞笑,我一直想表达点情绪,但下笔异常艰难,如同带着枷锁舞蹈,我想舞姿应不会太美,但若众人能理解我的心意,也就不枉此文!

锦瑟摘得本书经典语录:

当我杀第一人时,看到他看我的眼神由不屑变成恐惧,我感到莫名的兴奋,从那时便喜欢上了杀人,一发不可收拾。(锦:处于底层的被压迫的人,内心容易扭曲,一旦爆发也是够你受的。奉劝世人,莫欺人!)

一件事,要伤害你,只有敌人不行,还得有朋友。敌人背后诋毁你,朋友再把话传给你,你再生气伤身,朋友是帮了你,还是害了你?(锦:以后我尽量不这样“帮”朋友。。。吃力不讨好。)

我这人笨,很多事情看不透,但我有个绝招,对人不对事。。。因为我知道,事,没有好坏之分,得看谁去做。。。比如,站在山顶装深沉,如果是宋大哥,那就叫忧国忧民,如果是我,就是装逼。(锦:你是怎么做事的?你赞同这个观点么?)

人生下来,本是白纸一张,无所谓好,无所谓坏,无所谓正,无所谓邪,也无善恶之分,更无忠奸之别,随着年龄增长,父母言传身教,先生谆谆告诫,周围人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道德观念,进而用这种道德观念去评判自己和他人的一切行为、、、人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无不与之息息相关、、、

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惊,问道,若我们的父母,周围的人早就中了魔,而书本又都是精心筛选过的,那我们从一开始接受的不就是???

朱武长叹一声说,我们从小耳濡目染,早就跟这种观念融为一体,它早已浸入我们的身体发肤,不可分离、、、况且,众人皆醉你独醒,是很痛苦的,也是很危险的、、、

(锦:我也感到心惊。不过也用不着太悲观太批判。行为心理学创始人华生有个很狂的话语,他说:“给我12名健全的婴儿和我可用以培育他们的特殊环境,我就可以保证,对随机选出的任何一名婴儿,我都可以把他训练成为我所选定的任何类型的特殊人物,如医生、律师、艺术家、商界领袖或乞丐和小偷。”华生是位极端的环境决定论者,他相信只要有合适的后天环境,就能培养出所要培养的人。我们还在哀叹先天因素是如何强大、主观因素是多么捉摸不透时,华生却已振臂高呼:只要我们能够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就可以让孩子们拥有我们所期望赋予的知识、能力和品质。华生的观点无疑是极端的,先天因素、主观条件等都是教育过程中所不可或缺的,但他确实将教育环境提到了一个可观的高度,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教育环境的价值所在,也为学习环境的创设指明了方向。)

做下属的一定要认清形势,若是明察,那你上司算是活到头了,赶紧落井下石,专搬大石头砸,照脑袋砸,往死里砸,砸的越狠自己越安全,说不定还能升一级。

若是暗访,一定得注意喽,千万别开口,打死别开口,不然搬石头砸自己脚,等你上司从井里爬出来,你会死的很惨,来找你谈话时,装装逼,演演戏,最好再整两滴眼泪,什么肉麻说什么:上司对我有知遇之恩,犹如再生父母,宁死不敢背叛。(锦:嘿嘿,不是教你诈,只是防身用的,亲)

人啊,爬的越高往往变的越傻,就像猴子一样,爬的越高猴屁股越多人看到,就他自己看不到。

有时候这种改变连自身都觉得不可思议,哪怕猛然意识到,也是无可奈何了,人总是经历了,才会成长,却再也难以回到从前。

有时候,很多事不是别人做的出格,而是你没处在同样的环境中,若我小时候跟柴进一样有钱,那我也一定跟他一样大方;若我小时候跟时迁一样长期被人看不起,那么我也会极度的自卑,然后也就极度的自傲,也就那么爱吹牛逼;当然若你处在我的位置,也一样的会脾气火爆、、  所以当你站在岸上时,你没有资格去谴责还在水中挣扎的人不够淡定;你吃饱喝足时,你也没资格去谴责那些跪着讨饭的人没有尊严;你拿着刀指着别人时,也没资格去嘲笑跪在你面前的人没有骨气,若是反过来,拿刀的是别人时,你也一样会跪倒在地。(锦:过于强调环境的作用了,跟华生一样)

周围全是陌生人,心中空空如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将我包围,那感觉如冰窖般寒冷,彻入骨髓。夜深人静时那感觉在;身处闹市,那感觉仍在;我跑到无人的山中,那感觉却如影随从,也许这就叫孤独吧,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锦:曲终人散总是寂寥)

后面又听了下《鲍鹏山新说水浒》

《鲍鹏山新说水浒》是一个一个讲解水浒人物的书,分析人性入木三分。分析人物离不开人物关系和大的背景,作者从历史人文的观点切入,讲说来龙去脉,剖明法律与权利的关系。以心理分析为辅,细致入微。时而立于作者角度,时而站在读者角度,时而纵览历史,时而钻进内心。观点犀利明确,高屋建瓴,大家风范。不过,剖析太多人物内心的恶,过于露骨,毫无美感。

我将《鲍鹏山新说水浒》与《蒋勋细说红楼》作了很多对比。两人都在说名著,都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前者说的是权谋剖析人性,要透过皮囊看清你的骨骼摸清你的血脉;后者是体味人物内心世界,来龙去脉个中曲直,人情冷暖一切皆可理解,要在沙漠里找出一朵红花。

锦瑟摘得本书经典语录:

人性有弱点,但人性也有优点。小人之所以常常成功,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特别能利用人的弱点。但小人也成不了大事,并最终失败,那是因为人性中还有优点。(锦:是的,这弱点使我们蒙受大难,而优点正是希望所在。)

走夜路的人,往往吹口哨,不是不怕,恰恰是因为怕。

我这样说,只是要找出她犯罪的原因。犯罪原因不能成为犯罪理由,犯罪不能因为有了原因就可以被豁免。这一点,当代那些为潘金莲翻案的人可能没有很好地加以区别。就潘金莲来说,有压抑,有焦虑,不能成为放纵自己危害他人的理由,更不能成为减刑甚至免于起诉,以至于还要获得同情的理由。对于潘金莲这样有着命案的人,我们还是不翻案的好。(锦:所以,潘金莲该杀是因为她杀人了,而不是因为淫荡。)

痴心人必然妄想。。。而妄想人必然偏执:他们只接受对他们有利的信息,而对他们不利的信息,他们往往熟视无睹,视而不见。。。所以,对于执着的人而言,装糊涂不行。。。 对于痴情者而言,暗示不行。(锦:需要棒喝么?也不是。我想需要智慧的启发与耐心的引导,当然更需要爱的温暖。)

一个强大的国家和民族,既不要暴民,也不要顺民,要的是:公民。。。实际上,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大量的对复仇事件津津乐道的描写,对复仇人物热烈的情感倾注,其中隐藏着一个极深刻的社会心理:那就是,全社会对封建法律的无信任,并通过文学作品表现出来。当法律不能主持正义时,代表着社会良心的文学必然表现出对法律的失望和鄙视。(锦:复仇也不代表良心,更多的是一种被压抑后的反弹。李逵杀的最多是无辜者,他经常杀的“手顺”便不管不顾。唯有爆发,读者才会觉得痛快,作品才能流传开来。)

做人简单一些。什么叫简单一些呢?    该做到,就做,不要想得太复杂。    不该做的,就不做,也不要想得太复杂。    一段时间过后,检点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们发现,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不该做的,我们都没做。    这就是成功。(锦:什么事该做的?什么事想做的?做完该做的你就简单了?我觉得未必,心里没事了,你才简单了。)

世事大抵如此:有一潇洒人,必有众多不能潇洒地人。。。 一个单位,有一个潇洒地员工。  必有至少一个以上不潇洒的勤勉忠厚的员工,为他承担。  为他擦屁股。。。一个家庭,有一个潇洒的老公,必有一个不潇洒的辛苦地老婆。  反之亦然。。。有一个潇洒的儿子,必有一双俯首甘为孺子牛地父母,苦死苦活。  孺子牛是世界上最不潇洒的动物了吧。(锦:能量守恒。。。)

为什么流氓在市井几乎百战百胜?    因为,流氓没有底线。    当他把自己降到底线以下。  无所不用其极,你只能有两种选择:     第一,你置之不理,那你将被他糟践得体无完肤,毫无尊严。    第二,你与他理论,那你将与他纠缠在底线之下,毫无体面。

中国有一句俗语,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为什么呢?因为,大家一致认为——    小人得罪不得。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小人也惯不得。    小人惹不起,小人也躲不起。(锦:那如何对待小人和流氓?)

只要灾祸不降临到他头上,他永远都是顺民,如同在深夜,强盗杀进了屋子,挨着床杀过来,只要还没杀到他头上,他就假装睡着了,决不会出头,出手。

只有反抗施加于一切他人身上的奴役与迫害,才能最终保护自己不受奴役与迫害。(锦:秉持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一原则的人,我们该不该让他在受到迫害的时候孤立无援?)

幽默需要三个条件:    一,智慧。  能在瞬间化严肃为轻松。  逆来顺受,并将对方的锋芒化解于无形,必要智慧。    二,自信。  能自嘲者必有自信。    三,心态。  自由放松。(锦:最好还博学)

烫手的山芋。  还可以吃。    不烫手的银子,万万接不得。    多少英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但是,富贵可以淫。    人,忍受苦难易,拒绝诱惑难。

有必胜地把握,懦夫也敢出手。    而真的勇士,没有必胜地把握,也敢出手。(锦:完全没有把握就出手,那是赌博。有很少把握就出手,那是莽撞。我们出手一般都在心里有个成功的概率。)

很多判断不需要太多的学问,而仅仅需要一些尽人皆知的常识。李逵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只不过是做到了两点:    第一,不回避现实;    第二,有真实感受,并敢于说出真话。

只要权力大于条例,条例等等,就永远是一纸空文。。。权力是一切动乱的根源。(锦:可权力也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愿望。)

一个人有无道德感,如何检验?    我提出一个方法:就是看他会不会生气。    面对黑暗,邪恶,一句话,面对社会上的一切不平和不公,你还生不生气?(锦:若依照这个标准,那愤青就是最有道德感的人了。不过我觉得,不会生气有可能是因为已经看透,而只会去做力所能及的事。)

你备受压制。  却不知道谁在压制你。    你看看身边所有人。  都没动手打你,但你却已伤痕累累。

钱的用处,就在于叫人欢喜。

但是,世界上的很多人,却总是在钱上叫人不欢喜。    能否挣钱,显示的是能力。    会否花钱,体现的是境界。(锦:照这样说,赚不到钱的就不会花钱。那么。没有能力的,往往没有境界。)

读小说,要善于分清哪些是作者的问题,哪些是人物的问题。    作者的问题越少,人物的问题越多,小说越好。(锦:根据此,我觉得红楼梦最好。)

智慧与聪明的最大区别在于:智慧是一种境界,包含着德性。

《水浒》作者也是这样的观念。  他对这些不守法度的人和不守法度的现象,不是批判,而是赞赏!——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学,也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但这还不是最糟的,还有更糟的。  不仅《水浒》作者是这样,《水浒》读者也是这样!——从古至今的广大的《水浒》读者,对这些不守法度的人和不守法度的现象,不是否定。  而是赞赏!—— 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是,没有最糟,只有更糟!(锦:本来就很难说法度的好坏,人性本就喜爱自由不喜约束。更何况法度完善到能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了么?)

人和人在一起,往往不用多长时间,马上就自然形成了主导与被主导,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锦:气场的问题。而气场往往是内心强大与否的外征。)

梁山就像一艘船,大家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那时。  它是大家地方向。(锦:水浒前半部分就是上山,目标很清晰。经历也都很精彩。)

等到大家都上了船,新的问题出现了:这艘船往哪个方向开?宋江的主意是。  往朝廷的方向开,在那儿上岸,带着资本去入股。(锦:因为当强盗不是久远之计,吃青春饭的,老了咋办?)

这三本书读完,我明白很多人情世故,人性中的光明与黑暗。这无所谓好为所谓坏,只是明白后会从生活中看出更多层次来。

路见不平也不能一声吼,也需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出手的能力。潘金莲不是荡妇,她有自己的生理需求,可是杀人就是不可饶恕。好汉也不是好汉,而是一群照样会欺负百姓烧杀抢掠的乌合之众。

从前禅宗和尚曾说,「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愿自己慢慢看这世间的门道,不受人惑。

水浒传

扩展阅读:金圣叹歪评水浒。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