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

2016-01-24 . 阅读: 2,135 views

文/图 韦宇教

冬至一过,接着是平安夜、圣诞节,继而是元旦三天假期,然后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了。

各种节日接踵而至,QQ里的同学群也异常活跃起来,好像还在一起上课下课般热闹。

有人在群里发祝福:老同学们,冬至快乐啊!

有人要下乡检查工作:明天下村吃土鸡去!

有人在筹备活动:XX县60年县庆,有哪位领导届时到XX啊?

有人想解闷消愁:下班了去哪喝酒?

有人想去看看世界有多大:周末大家都去旅游了吗?

有人在晚上九点半睡觉前跟大家道了晚安:睡觉了,明天早上10点钟还要早起。

有人点评时事:各位,惊闻有16人求职被骗到山东拔萝卜,你们怎么看?我觉得山东是个好地方,既产国母,又产大萝卜。

有人想寻求慰藉:平安夜有约吗?

有人庆幸生活:看到北京的雾霾,觉得自己很幸福。

有人叹息命运:悲催的家庭主妇。

有人接受现实:我老了,开始图安逸了。

有人在远嫁他乡扔偶尔思念故土:广西好遥远了。

有人放弃了尝试和冒险:几个在广州的朋友都讲要回广西合伙创业,如果我还年轻3岁肯定回,现在折腾不起了。

有人羡慕留在家乡小城,过年不用来回奔波的同学:羡慕你们啊!我们漂泊在外的游子还在担心回家车票的事呢!

有人欣喜于抢到了回家的火车票:用360抢票器抢得一张高铁票。

有人想念家乡的美食:想念XX的香猪肉。

有人又在筹划着十年来都没筹划成功的,毕业后的同学聚会:搞聚会都是AA制的,不是谁组织谁出钱的,别人组织不好也不能怪罪,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以后搞聚会要先报名,报名费一起给一个人,多还少补。要不有的人报名了又不来,搞得大家点好多菜吃不完。

有人……:……

时光里

眼看着又要挥手告别2015年,不知沉寂了多久的同学群又莫名的活跃了起来,许是因为年底了,大家闲暇的时间多了;许是因为一年又要过去了,大家都想知道别人这一年过得如何;许是因为有些人想出来发发言了,证明自己还活在地球的某个角落。

当然了,也许以上都不是原因。只是有些人想说了,有些人想听了,有些人想看了。

只是,总会有小部分人,永远沉寂,头像永远处于灰色的离线状态。同时,也有小部分人,习惯性的用鼠标点击了“忽略全部”。

原因很简单,不过一句话: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比如某人提到毛姆,可另外的人却回复他:爆肚比直接把毛肚下火锅里好吃。

比如某人提到周末要下乡检查工作,而另外的人只知道周末双休去看3D电影,还要搭配抹茶星冰乐和爆米花。

比如某人说年底了又要准备各种资料,好给上级领导做各种汇报,而另外的人只想着年底的双薪,年后能否升职加薪,以及年后是否跳槽。

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例子不胜枚举,而这就是现实,我也深有体会。

这两天为了肯尼亚之行(某旅游网站给专栏作家策划的一次活动),为了去非洲拍狮子和角马大迁徙,为了与肯尼亚人民一同在草原上跑马拉松,为了去肯尼亚的沙滩捡些贝壳,为了多些经历写出更好的文字,我进行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拉票,穷尽了各方友人(亲人、朋友、读者、粉丝、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同事,前/前前/前前前同事)的帮忙,对此我深表感激。

同时我也知道,这两天的不断拉票,污了朋友圈和说说。不过经历了这次拉票,感触颇多。这两天有好多朋友、读者或粉丝,除了每天帮我自发投票,还主动去自己的圈子或群里帮我拉票,或者帮转发。感动之余,也甚感意外。

他们中的大多人加了我之后,就没说过话。投完票后,他们告诉我说:其实他们一直默默关注我每天发布的文字,虽然这些文字在身边人眼里或为矫情之言,或为鸡汤之文。

没有一面之缘,没有一言之词,甚至我都忘了他们是从哪个平台看到我的文章,然后加的我。我很清楚,我性情孤僻,冷漠,不善言辞,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天生绝缘体特质,而且情商负无穷。没想到却得到了他们的抬爱和帮助,还喜且忠于我的文字。

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感同身受这一回事,我只知道任何感受都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心理共鸣是存在的,也是经常发生的。

所以,从喜好文字,到主动帮助投票,圆我肯尼亚之行的梦,可以说是志同道合,或者说是情感的认同和共鸣,虽然这种志同道合,可能短暂,也可能长久。

门里门外

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又让我想到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句话。

同桌兼好友投完票后,问我:这个要发到群里面不?哈哈!

我说:很少在里边说话,感觉有些生疏了。

他回复我:里面各种百态,还是少惹为妙。

我即刻打了四个字过去:机智如你。

他很快回复: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我相信你也是同样感受的。

我沉思了一下,告诉他:如你所想,你心里想的就是我要表达的。

然后我们都沉默了,也许我们都感觉到了:年纪越大,人越孤独。越陷入没完没了的社交生活,越容易迷失或沉溺,身边越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也许是因为毕业后,大家早已不在同一个世界。

然后我想到作家刘墉在《只恨不在同一个世界》一文里所说:“只是旅行结束,也就是坠入凡尘的时刻,大家重新面对的是沉重的工作、繁琐的家务和纷乱的人情。于是仿佛饮了忘川之水,忘去了天上的一切。古往今来,在情海中、人海中,许多分离都是如此无奈。不怪情,也不怨人,只恨——他们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

面对这种残酷的结果,有些酸楚,有些悲情,但谁不是这样慢慢习惯,慢慢接受呢?

长廊

时间杀死了所有的从前,我们在回忆里杀死了时间。我们依旧留有一裤裆能藏雷的理想,但已经不屑说出。毛姆曾说:“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看着镜子中的下巴,我也不知道毕业后分别的这些年,各自经历了多少哲学,各自有了怎样的际遇和人生。

不管怎样,聚散终有时,一如我喜欢的诗人扎西拉姆多多所言:“要分别了哦,就像当年在不丹的偶遇,你我只是短暂的相聚,然后又各自继续一个人的旅程。但愿我们终于能够完全的接纳这个事实:两条平衡的轨迹永远不会相交,而两条可以相交的轨迹,又最终一定会相距越来越远。”

辗转江湖,时光苍绿如初,我在《北京的冬天》唱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道一声《好久不见》,《你在他乡还好吗》?

左岸记:生活中,人际里,你得有两种能力,一种是你可以主动忽略掉你想忽略的任何人,只要你不喜欢;另一种是你可以打通不同行业的人,能和任何你想接触的人很好地沟通,拥有良好的人脉驾驭能力。



韦宇教

韦宇教,品牌策划师,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搜狐旅游》专栏作家,《北漂期刊》特约作家,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穿梭沉浮八年策划江湖,煮字疗饥,书无妄之语。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细碎。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