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直”叙这一年

2016-01-21 . 阅读: 1,366 views

文/吱唔

2015年过得感觉比过去的每一年都快了许多,茶酒二事、术业双攻、身心两修、家国同在,虽跌跌撞撞也步步趋趋。对外的惶惶征伐变作了对内的慎行慎省,对内的不时自满也变作了对外的披荆探索,渐渐明白人生“负面清单”的妙处,三省吾身将缺点与不足圈在内心的标上常常征讨,面对圈外大千世界则能多一分坦荡从容,即使兢兢为念亦能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过去这一年,有欢笑亦有悲伤,却都随着新年温润却不失干练的阳光蒸腾而升,幻作蜃宇。循自己的旧例,用关键词为2015年总结,脑海中毫无犹豫地浮现一个“直”字。

一、志在栋梁

在我们已知的三维宇宙观里,日常感知中最无“曲折”的便是时间。即便我们主观上觉得它或快或慢,它总是以一天24小时的速度汨汨流逝,甚是决绝。回忆自己十几岁的稚嫩、二十几岁的青涩,直至这三十出头的立身解惑,前事不可追,均被时间的利剑刺破成烟。但是,时间的仁慈在于,前事虽羽却能凝结风华——一个人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所观所念,无不是过去所有逝去时间的凝练而已。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才对过去释然、对当下兢然、对未来充满希望。

于是,总结2015年第一个“直”,形变为“植”。人生一世,能过百年者寥寥,反观村庄中的老树千载风云也是亭亭玉立。人不能与树木自然争寿,但可以从这一棵棵挺拔的身姿上学习。即便是充满收获的2014年,我也没有今天这样的见识——过去那30年,如果把自己比作一棵树苗,我想当然地认为成长就是汲取阳光积极向上本身,但我实际忽略了我身在苗圃的优渥环境。自树种发芽、破土而出,到渐渐成长小有身姿,成长以其不可违逆的速度茁壮不已直到今天。技艺虽长、环境未变,我突然意识到,成长与成熟并不是一回事。成长的量变渐到成熟的质变,就像一棵树苗,只有在离开了苗圃重新移栽和嫁接时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棵树。这次移栽是内心一种担当的拾起和对旧时心境的一次告别。此后,依己所长或作茫茫大漠的胡扬,或作明明水畔的柳枝,或作皑皑北国的白杨,或作乡野小路边的一抹夏荫。树形虽异,但志在挺拔身姿成为栋梁。既汲一方水土多年,就要成材成荫最终回归一方水土。要回归与反哺,首先就要自己先走出苗圃,先成为一棵真正的树,同时从容坦然地面对此后风霜与雨露同在,闪电与阳光交明。

二、两滴眼泪

年中的一天,与挚友温茶叙旧,就有了第二个“直”字。那时和挚友聊到为人直率与否。我觉得,为人正直才是内心坚韧的根本,但如果仅仅认为人要直率而取正直而代之,也许只能做到内心坚强,但容易失去韧性。没有了韧性,坚强容易变作脆弱,胸怀宽阔容易变得狭小偏执。是的,直率不等于正直,因为它的“直”少了两滴眼泪。做直人易,做真人难。当直率敢言有时多了两滴眼泪,便真诚温润,知道有时沉默的价值,以及真诚的沉默背后能够有不必声张的行动。真与诚相联,在《礼记·大学》的“身修”之前,还有心正、意诚、知至与物格。做一个真诚的人好过做一个直率的人,因为直率也许尚未达到知至的境界,但真诚却有意诚、心正的底气。但是即便至此,也仅仅叩响了修身的门槛。

这两滴眼泪,可以是为同情弱者而流,也可以是为困苦悲伤而流,或是为喜极而泣而流。无论何时何境,心中两行泪下,上头的那个“直”便多了一些韧性。有韧性的,才能不拘于形态,真正长久。

三、必慎其独

懂得了真与直的区别,要做到真,还需要有心。这一年,第三个“直”字是“慎”。正是《礼记·大学》中,对“诚意”的诠释,“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2015年春节后,对全年的工作、学习、生活做了一个大致的安排。从5月份起,业余时间我把四件事框定下来,作为每天必须完成的锻炼。一件是坚持读书,特别是读掉一些专业书籍;第二件是坚持游泳锻炼,增强自己的体质;第三件是坚持每天记单词,克服内心长久以来对英语的畏难情绪;最后一件是通读《四书五经》,想为此后两年再通读《资治通鉴》打下文言和传统思想上的基础。时至新年,回顾这四件事,有欣喜也有愧疚。欣喜的是,每件事业余时间都在做,且做得越来越顺手与充实,成为习惯。愧疚的是,读书数量和速度已大大超过以往,却如虾兵蟹将、七零八落,与预想的目标相去太远;想用大半年时间通读的《四书五经》,却仅仅把《论语》二十篇读下大概。九部经卷,仅粗得其一。

想来原因,还在慎独不够。也就在用心不够,有些自欺欺人。有形的计划,反倒成了自己无形的框线,让自己囿于其中。反倒是坚持最好的两件事,最诚其意。游泳源于每感体质下降、精力有限,于是坚持锻炼成功抚平了身体上的疲惫;记单词源于克服自己内心的畏难,意不在语言本身,于是日日坚持,所记下的单词和所保持的学习状态甚至超过过去在校读书时。两件事,做的无非是“恶恶臭、好好色”,而没有技艺克伐的意气。

想想,虽最终收获良莠有别,但是这一年里我利用业余时间做的这四件事其实都有志于保持良好的“慎独”状态。尽管有些粗浅,但我将它视为一个良好的开始。我常想,一个人只有自己面对自己的时间变得温润而丰满,自己面对身边人时,也才会真的温润和丰满,不致于工于人前、惰于人后。那些精致讨巧的薄壳面具,其实弹指即灰。

四、虽曲亦直

时间虽直,但人生必曲。直线的人生必然是无趣的人生。喜怒哀乐又是一年,但好在无怨。新旧交替以“直”作结,实际上大半功夫却在“直”外。即使是比作一棵正在茁壮的小树,除了自己向往阳光雨露之外,这一年里必须要铭记于心的是身边有许许多多有心人,为我松土施肥,为我支竿抵风,为我裁枝剪叶。师长的信任、亲友的支持、妻儿的贴心,甚至许多素昧平生的一面之缘,予我有意无意的帮助。这些帮助错落在人生的轨迹中,婉转悠长,是缘是绊。

缘份虽有荣衰起灭,人生的牵牵羁绊却是至死方休。这些充满人情味的牵绊,盼我前行、助我前行。我不必去挣脱,只求在未来漫漫的征程中,能用我这一头的真诚、坚韧与温润,传递给所有那一头踏实与温暖。

又际新年,我愿挺直身板,继续前行。

直一年

左岸记:喜欢吱唔这种简洁有力的文字。在时间里不断地成长,保持内心的温柔,以真心,以实意,行正直人生,曲径通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