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天才们是怎么做事的?

天才们是怎么做事的?

有句很说得非常直接:世界上最令人敬畏的并不是天才,而是天才比我们普通人更加努力!首先天才是要努力的,因为他们有努力的资本,也更容易获得常人无法企及的成就;普通人也是要努力的,因为没有资本,只有努力了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今天,我们讲讲天才们的故事和思想吧,离我们远的大神们,比如纳什、图灵、爱因斯坦、歌德等我们就不说了,我们说说比如贴近生活的几个人,也许他们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天才,但有才是一定的。

首先是前段时间有则新闻引爆微信圈:《杭州女高中生被哈佛提前录取 校方赞其近乎完美

12月11日早上,杭二中高三(13)班班主任邱明峰收到了一条短信:“老师,我是文景,刚收到通知,我被哈佛录取了,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发这条信息的女孩叫郭文景,昨天还在美国的她,拿到哈佛通知书后,第一时间向班主任汇报。这是杭二中第一个在本科阶段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也是浙江省第一个被哈佛本科提前录取的学生。

超爱玩编程,性格特立独行

郭文景所在的班级,是杭二中的竞赛班,高一入学时,49人中只有6个女生。

她这次被哈佛大学提前批录取,班主任邱明峰并不意外。因为小姑娘很早就说过,想考美国顶尖名校。“她虽然个子小小,外表柔美,但个性非常坚毅,学习目标非常明确,会主动去拓展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

翻看郭文景的履历表,成绩十分亮眼:高一时就获得了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浙江省赛区)一等奖。曾受麻省理工邀请参加比赛,获得北美编程邀请赛第二名,超过了绝大多数来自哈佛、斯坦福、卡内基梅隆的大学代表队。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参加美国国家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都夺得冠军,其中2014年还获得了唯一的满分。另外,她还参加过中国和美国的数学竞赛,在美国数学奥林匹克夏令营中获得了最高分。

在高中三年,郭文景尝试了各种不同的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学帆船,学滑雪,学救生员,参加二中的辩论社,去上海参加全英文的辩论赛;喜欢研究社会问题,积极参加各种夏令营,比如在伯克利大学的著名SPARC 人文学夏令营、HWeek(Harvard Week)即“哈佛校园行”。

在杭二中校长叶翠微看来,郭文景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特别是她特立独行的个性,15岁那年能只身飞往美国,教美国的孩子奥赛课,拿到了2000美金酬劳。

“杭二中努力给学生营造一种人才成长的绿色立交桥,就是让孩子各得其所。”叶校长说。

哈佛面试官评价:她近乎完美

曾教过郭文景的教练之一陈颜龙老师说,在大家眼里,郭文景就是一个工科女,“哈佛的结果出来前,很多同学都以为她会去MIT(麻省理工)。”

更让老师和同学们觉得了不起的是,郭文景在美国成立了一个编程俱乐部,作为创始人之一,她一有空,就会教美国的小朋友学编程。

郭文景的数学老师和数学竞赛教练卞勇,对小萝莉的名字有很深的印象,因为高一时,数学小组的家长就对卞老师说,有个叫郭文景的女孩子特别厉害,也很乐意帮助大家。

哈佛大学本科校友面试官、哈佛大学中国秘书长汤玫婕今年面试了郭文景,对她赞不绝口。“我在中国区面试6年,她是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她的计算机水平,放在美国同年龄的女程序员中,也是最顶尖的。她在美国大学预科考试中5门满分,英语非常流利,颜值还高,简直是近乎完美。”

看了以上新闻,是不是非常感叹别人家的孩子?别急,冷静,如果我们不能客观的从个体角度去思考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无法理解像这样的牛人是怎么思考这个世界的。

我又陆续看了两篇文章,我相信天才的大脑绝对和常人不一样,他们拥有更快更强的思考力、想象力和创造力。

一篇是Roy Li写的《上帝给我打开的那一扇窗

有好几年,我被人称为怪物——贬义的那种。尽管这对我的生活带来了相当的困扰,但是那至今都是我人生转型的重要的一步,这背后的故事很长,需要追溯到我初二的时候。

13岁那年,学校选拔3名初中生参加国际象棋的集训,请来的教练是多次全国冠军获得者——解建军。我经过了两天的鏖战,连续通过逆转击败了几位学长,以总分并列第一的成绩胜出。 可我开心了还不到一天,就得知年级组把我的资格给剥夺了,理由是我的学习成绩太差,怕再去分心做别的事情后,影响升学率。

我记得我是拿着手写的表证书,跪在年级组长的面前保证不会耽误学业,最后获得了批准进入了集训,也很幸运地获得了跟国内最好的棋手兼教练学习的机会。至于为什么我的学习成绩会出现问题呢? 那还要从初中入学时说起。

我得以进入国内最负盛名的一所学校——南京外国语学校,确实是因为小时候就有一定的天赋,尤其是照相机记忆能力。 我曾经在一个下午很休闲地状态下记下了圆周率301位,并且可以很迅速流畅地还原出来。可是这个能力在我上了初中后没多久就渐渐退化,到了最后我连课本都背不出来了(初二需要背新概念英语第一册的每篇内容)。事实上,在南外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的学生,同级就由学业完全荒废掉的保送生。那时候的应试教育,对死记硬背的要求非常高,由于成绩吊车尾,我甚至产生了厌学的念头,开始怀疑人生。

解老师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大师,用很少的时间车轮战我们(其中有全国少年男子组的亚军)6个人从来都是全胜。记得有一次学校用于训练的图书馆门被锁上了,我和解老师需要复盘一盘棋,当时我已经不具备了过目不忘的能力,必须要看着记录下来的棋谱一步步地推导出来,在一步关键的棋的时候,我想推导一下变化,可是没有棋盘,于是在纸上画了好一阵。老师过来看了一眼,说:“你能不能把格子标记一下黑白,否则我看不清楚。” 我当时一看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老师盲棋都能下还要看黑白呢?而我是完全不需要看黑白的,我只要面对一个“f3 e4”之类的棋谱就能给出黑白的状态。 这时候我闭上眼睛,嘴里默默念了一些棋谱,我发现借助一些辅助的能力,我也可以完全盲下出这些推演。 而老师却需要利用极强的记忆能力在心中将格子涂色。

我随后像发现了宝贝一样欣喜若狂——我虽然已经失去了视觉记忆能力,但是如果辅助能力有用的话,我也许可以找回记忆力。 根据我的整理进行优化,将a c e g这些长音我用喉音来代替,而b d f h这些我用鼻音来代替,轻轻哼出来。配合手指的互动我就可以通过身体上的条件反射,在一定时间内还原出记忆的内容。

我经过几年的练习,终于拥有了不输于往日的能力。在应付应试教育以外的场合,我经常可以用身体辅助记忆来捕捉一些灵感的片段。比如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打开手机再去记录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但我却可以用手指和声带的轻微震动,甚至发出一些声音(对于一些难记的词汇,我会默念出来,比如redundancy,procrastnation等)。 我成了一个时常自言自语,且手舞足蹈的一个人,很自然地,别人看起来我就是一个喜欢手抽筋、自说自话的怪物。

很多年以后,我不再下国际象棋,但却成了一名桥牌选手,还代表国家参加了第一届智运会,我记牌的方式就是使用手指的轻微抖动,记忆大牌点的位置, 而计算下来的点位分布和汇总我会用喉部或鼻音发出轻微的声音去做统计。 有意识的是,那年参加智云会,我看到很多优秀的选手,如中国象棋项目的冠军汪洋,就是通过头部上下左右的摆动在高速盲推棋局的变化,看来借助身体来增强记忆的方式,不仅只发生在我身上。

是的,上帝给我关上了一扇门,我的头脑到现在也是无善可陈,总是记不住东西,丢三落四。门一旦关上了,有的时候就真的打不开了,为此绝望而自暴自弃也不能带来任何帮助。能做的就是不断寻找上帝是否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如果有的话,感谢一下上天给你的眷顾,并好好地使用它。

另一篇是池建强写的《神童的世界你不懂

我不是神童,老罗说自己是神童。

罗哥在2005年的寒假班上说:

如果你将来不小心「咣」生了个神童,怎么办?没见过世面的父母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孩子是个神童,满世界张扬……这对孩子成长有没有好处?一般说来是没有什么好处,growing up in the public eyes,在公众的目光注视下成长,使得孩子承受着成年人都难以忍受的社会压力……

从这点上,我就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就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很早就发现我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样,但是决不声张,让我默默的神童去,这让我跟不幸的神童比起来,成长时没有太多的压力。

后来终于见到了活的罗哥,我怎么也难以把神童和这个高大胖的男人联系起来……但罗哥的学习能力确实很强,你能想象一个英语老师和相声表演艺术家经常在开会的时候满口跑硬件技术术语吗?幸亏丫不懂编程,我暗暗对自己说。

那么我见没见过活生生的真·神童呢?当然见过,哥也是过40岁的人了,走南闯北,人生险恶,什么没经历过呢。前几年认识了一个神童叫做吴翰清,这孩子是个起外号专家,aullik5、大风、刺、道哥、小黑……对不起,这些都是一个人。我和翰清相识起于微信公众号,2013年初我和大辉、翰清因为永不停歇的写作并称技术领域微信三剑客,一时风头无两。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个神童,以为和大辉一样是个老成持重的中年人,见了面才知道人家才二十郎当岁。吴神童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23岁高龄即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最年轻的技术专家,后加入安全宝创业,再后被老基友阿里 CTO 王坚博士拉回阿里,负责云盾的业务,掐指一算,今年也快30了,阿里 P10。每次和我邱二爷谈及此事,他总是老泪纵横,都是85后,怎么人和人就那么不一样呢?

终于,他俩现在差不多一样了,因为都停止写作了,毕竟还是年轻呀。

另外,要感谢极客邦科技的仁波切·泰稳·霍·老板(他让我一周提他两次),让我在硅谷结识了另一个神童,这次是个女生,芳名朱赟,就职于硅谷最难进的互联网公司 Airbnb。关键词:美女、程序员、神童、博士、Airbnb。以下是我根据她的简历杜撰的自我介绍,请欣赏:


自从99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录取后,循着前辈们的英雄事迹,顶着「神童」的称号,我开始了自己的学业和职业生涯。

大学专业选择了计算机,成了本届少年班中唯一一个码代码写软件的女生,史称软姐。后保送科大研究生,混迹于嵌入式领域,靠两篇国际会议发表的论文成功打入美国莱斯大学,该大学以招生少闻名天下。做了几年嵌入式系统的程序语言设计后索然无味,转攻生物信息学(Bioinfomatics),发论文,拿博士。

有一天在南湾看夕阳西下,太平洋承载着橘红色的落日,紫色霞光一点一点在海面上跳跃,我突然对科研工作倦怠下来,于是毅然从学术界转型为硅谷码农。

嗯,美女码农。

我的编程生涯似乎和支付业务密不可分,第一份职业就是在 Square 做支付。Square 当时实在是太火爆了,如果你拿到了这个公司的 Offer,Google、Facebook 就成了浮云。Square 有多难进呢?我认识的很多比我牛得多的牛人都没进去,我进去了,成为了 Square 第一个中国女工程师,第二个中国工程师。这个公司的工程师团队非常强大,大部分都是 Google staff 级别的牛人,在烽火连三月的创业公司里,我得到了这些牛人的指导,嗯,他们总是乐于指导女工程师。我像沐浴在阳光里的向日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获得了充足的养分和肆意的成长,并在支付和前端 Checkout Flow 领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年后 Airbnb 在江湖上崛起,一时间风起云涌。我和 Airbnb 在人群中对看了一眼,然后就被挖到这个共享经济创业的典范公司了。随着用户量和房源的爆炸式增长,Airbnb 的业务日益复杂,现在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重写 Airbnb 的支付系统,以应对公司的高速成长,保证系统的扩展性和稳定性。

我的相关领域是数据分析、机器学习、统计学、数学。熟悉的语言和技术包括:Rails, Java, C/C++, JavaScript, Python 等。

我是硅谷的一个女工程师,我热爱编程工作。


如果在生活中常常碰到这样的神童,你一定会自我怀疑,并感到人生的灰暗。都是人,你还在寒窗苦读,人家玩似的上了大学少年班了。你奋斗了十年弄明白的事,人家一年就弄明白了,你没弄明白的事,人家一水也弄明白了,你能不暗暗怀疑自己的人生嘛?二爷!

所以有时候,我为了给自己打气,就对自己说,你们这些少年天才也就那么回事,不就是比我们早十年想明白了很多事吗?不就是我们还在摸索的时候你们已经还是奔跑了吗?跑得再快能有刘翔快吗?能比乔布斯和盖茨看的远吗?也就那么回事,都不是神,道哥饿几顿眼里照样没神,朱赟不吃饭说话照样有气无力!我们北京的程序员,杭州的产品经理,一样有雾霾天!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