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绕不开的人:我的爸爸

2015-12-24 . 阅读: 1,455 views

“爸爸”是很多人永远倾诉不完的话题,除了一小部分不被上帝宠爱的孩子,他们有的爸爸早逝,有的父母离异不在爸爸身旁。而我就是那一小部分人的一员,他们的婚姻在我初二的时候还是走到了尽头,于是“爸爸”一词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我不想触碰的伤痛。

即使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很淡然安静的谈论我的爸爸,但是我知道“爸爸”他并不能够成为我规避一生的话题,血脉间的呼唤任谁也抹掉不了。当回家走出火车站的时候,看到一个个陌生的高大又有些佝偻的背影拿起和我一般大小的少女的行李时,我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思绪太多,感触太多,有太多的情绪我不想承认。所以我不知道!

有一种幸福是有人愿意为你营造一个公主梦,在梦里你无所不能被无限宠爱。有一种崩溃是你所有的美梦都破碎的时刻,仿佛耳边总是听到生活的嘲笑声。有一种成长是飞蛾挣破厚茧,你怨恨他的束缚,也感谢他的成全。

我的爸爸(一)

——公主梦

每一个女生都有一个公主梦,我也不例外。我很幸运的说,有一个人真的把我当成了他的公主。那个人就是——我的爸爸。

那个人每晚都给我讲很多很多故事,小的时候是古代神话,大一点了给我讲经典小说。我总是忍不住打岔,每一次他都笑着回答。到了上学的年龄,每一天妈妈都去学校接我,而我最开心的就是回家扑到他的怀里,他将我轻轻抱起放在腿上,耐心听我叽叽喳喳的讲着在学校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吃完饭就要迎来我一天最不喜欢的时间了,到了我写作业的时间了。奖励就是写完作业爸爸就陪我玩手柄游戏。在我小学的时候手柄游戏可是非常流行的呢!那个人,他博学而不自傲,他高大而又温柔,他宠我却有限度,他是我的英雄,而我是他的公主。

家里的经济甚至有些拮据,然而爸爸妈妈总是把最好的都留给我。小的时候,我常为自己记住爸爸妈妈的喜好而洋洋得意。爸爸最爱吃黄豆,他可以一顿饭只吃一小碟黄豆不吃其他的菜。妈妈不爱吃鱼也不爱吃肉。爸爸说我是家里唯一不挑食的人,特别棒!那时候我是懂事可爱的小公主。

我从没怀疑过爸爸对我的爱,他的爱那么温暖而又绵长,即使是我和爸爸吵架的时候。其实,我和爸爸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我小学二年级。放学以后我忘记了来门口接我的妈妈,开开心心的去了小伙伴家做客。等我玩够了想要回家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又在小伙伴家待了一会儿。外面阴云密布,雷声滚滚,我害怕我想家,我想起我忘记告诉妈妈我去小伙伴家玩耍。叔叔立即帮我给家打了电话,第一遍没人接听,第二遍是舅妈终于接了电话。原来爸爸妈妈舅舅顶着大雨出去找我,留舅妈在我家等电话。终于等到爸爸来接我,他虽然披着雨衣可是长时间的在外寻找早就变成了“水人”。他看见我,没有张开双臂,红着眼,没有说话,只是拽着我回到了家。我害怕,比刚刚听到雷声还害怕,但我又心怀侥幸我是全家的小公主谁也骂不得。回到家,爸爸用他残存的理智等到妈妈看到我喜极而泣以后,等到舅舅看到我安然无事便离开以后,他望着我,紧紧的望着我说:“以后记不记得事先和妈妈交代一声,啊?”我刚要傲娇的否认,可是我看到爸爸眼里的慌乱与愤怒,我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我开始哭,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委屈的人。第一次爸爸没有心疼我的眼泪。

他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我以为我与他的故事会很长,可是有时候离别总是猝不及防。他走了,带走了我的公主梦。

我的爸爸(二)

——梦碎

我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爸爸妈妈频繁冷战,或者说我没有留意太多。正因为这样当他们真正爆发的时候,我才不知所措只会逃避。两个人分开的原因有很多,我不复述也不做过多评论,只能说他们的分道扬镳没有家庭的施压、经济的窘迫、第三者的插足,仅仅是时候了,两个人同行是16年,彼此耗尽了对方所有的耐心和期待,是时候分道而行。这些都是很久以后我想通的,但是在当时,我真的、真的接受不了。

你能接受有人将你高高的举起又重重的摔下吗?你能接受从全家的小公主变成家庭不完整的小女孩的变化吗?你能接受昨晚还温柔的对你说话今天转身之后再不看你一眼的“你的英雄”吗?

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

童话总是骗人的。你曾经得到多少温暖,如今就得到多少酷寒。

那段时间,我精神压抑,我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永远。那个要让我永远做个快乐的小公主的人,消失不见。我的公主梦,全部崩塌了,而我将与废墟陪葬。

我不能看到父女在一起的画面,一看到就手冷心寒,就像有人扼住我的脖子,在我的心口用刀慢慢的剜着,不致命却难以忍受。我想过吵闹,我想过离家出走,我甚至想过自杀,然而我却一直面带微笑。我不快乐却一直微笑,我心在滴血而眼中却并不含泪。我在自我折磨,不需要任何人纾解的自我折磨。那个为我打造公主梦的人不见了,世界上我最亲的人不要我了,我还能相信谁?还能依靠谁?在那片黑暗的世界里,无人能将我救赎。

说来也是可笑,以“我的爸爸”为话题的故事里,再没有我的爸爸!时间是舒缓一切伤痛的良方,“我的爸爸”曾是我的毒,却不再是我的解药。

我的爸爸(三)

——破茧

忘了有多久没见到他,有时候我觉得昨天他还在我面前听我叽叽喳喳,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仿佛一个世纪都没有见面。我所在的小镇有多大?从南到北骑自行车需要三十分钟,从东到西骑自行车需要二十五分钟。这样一个小镇,我和他却从没有在路上相遇。

每一年我们相见一次,他会给我生活费。其他的时间,他从没有主动找过我,哪怕是我的生日也只是将礼物送到学校门卫处。

后来我上了高中,和妈妈离开了那个让我心碎的小镇。走在回家的路上再没有了期待,在这个钢筋铁瓦的城市再不会遇到他。

时间慢慢的走着,高中的寒假,我会在他那住两天,只是两天。再见面,没有拥抱,就好像我只是出去买完零食回来,自然而又刻意。而我好像他从没有离开那样岌岌的说着我在学校的小事,他还是耐心的听着,我没有坐在他的腿上,除了这一点不同我们好像真的没有变。

我想我是恶毒的。我装作毫不在乎他离去的样子,微笑着炫耀离开他以后我过得多么幸福与精彩,我和他说着我在学校的小事,提着他从没听说过的人名,讲着他不知道的理论。我想我是恨他的。

其实时间并没有磨平我的伤痛,我恨他,从没停止过,并且看着妈妈为了供养我同时打着好几份工,我更加恨他。我为那个可怜的女人怨恨他,为你生儿育女洗衣做饭这么多年,多大的事是不能两个人摊开内心互相理解的呢?他不是一个好男人,为了他可笑的自尊心他抛弃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他也不是个好爸爸,给了我无限的温柔却又全部收走。

高考以后,他第一次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询问我的分数,其他的他没有提。我想我日后的生活真的要和他全然无关了。

都说“物是人非”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我曾经无比认同。在爷爷的葬礼上我又一次见到了他,他头发白了,看样子很长时间都没有打理了。而曾经那双将我高高举过头的手也变得龟裂不堪。他的身影不再挺拔,现在的他走在人海中再难辨认。他老了。

在爷爷的葬礼上,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我们吵架的时候他没有流过泪,他离开我和妈妈的时候没有流泪,我升学宴的时候他没有流过泪。他,终于变成一个人了。父母都已经不在世了,妻子离开了他,他最宠爱的女儿也不关心他。而我却并不开心,我应该开心的,然而没有。

当他在葬礼上披麻戴孝,甩盆送走爷爷的时候,我想抱抱他,我多想抱抱他。我想抚摸他花白的头发,握着他龟裂的手掌,轻拭他的泪水,将他拥入我怀。我想和生活和解,我不再想记恨他。

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们觉得其难无比,其实不然。血脉的呼唤是谁也阻碍不了的,我流着他的血,像他一样骄傲倔强,我们愿意为对方低下头,给彼此真正走进的机会。

第一次,我们谈到“离婚”。那天他喝了点酒,和我说了很多很多话。这么长的时间,他反省着自己,他说他错了。他说在离婚一段时间后,他突然有一天想开了。当初他们吵架的理由有多可笑,可惜再也回不去了。他还说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他刚开始都不敢看到我,不敢看到我。

没有偶像剧里父女俩冰释前嫌的抱头痛哭,我只是含着泪说:“没事的,都过去了。”是啊,都过去了。谈不上原谅不原谅,两个人相伴是多么不容易,两个人分开也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理由。缘分尽了,就勇敢的转身,不再逗留。而我也不在是那个有公主梦的小女孩了,现在的我眼中含泪却并不觉得委屈。从没有人欠我,他也不需要为我理想中完整的家庭陪葬。

我感觉我好像变了,就像是小虫。刚开始小小的很柔弱,有时受到大雨的冲刷,有时受到别人的伤害。后来自己结出厚厚的茧,将自己紧紧的保护好。这层茧不像原来软弱身体一样脆弱,却也遮挡住我的视线,束缚着我的脚步。而如今,我终于要破茧而出,羽化成蝶,自由的翱翔于天地,再没有包袱。

我还是没有改变对他的评价。他不是一个好男人,他也不是一个好爸爸。但他是我妈妈曾经托付一生的男人,他是我这辈子的爸爸。

父亲和女儿

左岸记:

在西方的婚礼上,新娘总是由父亲搀扶进教堂,将她交给新郎——未来的丈夫,从而完成一个女人生命中从一个男人到另一个男人的转接。毫无疑问,西方的婚礼对于女人来说多了一层更深刻的含义。她幸不幸福很大程度上都跟这两个男人有着最重要的牵连。

父亲之于女儿,是她生命中第一个最亲近的男性。女儿对于男性的最初印象都来源于父亲,不管这最初的印象是好是坏。我们时常会发现,有着亲密父女关系的女儿,成人后找对象时,会倾向于找跟自己父亲相像的男人,或者她会找一个年龄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我想这中间都跟父亲有很大的关系。就后者说,还有一种可能,也许这个女孩,在她重要的成长阶段,父爱缺失着,她才会在以后的岁月中,倾向寻找这种她少年阶段缺失的爱。

父亲之于女儿的爱,远不同母亲之于女儿的爱,父亲对女儿的赞同和认可也跟母亲所给予的不同。母亲和女儿同是异性,同样心里脆弱敏感,都更善于表达感情,呆在一起交流的时间也多,彼此这种亲密是多见而自然。而父亲恰恰相反,正因如此,父亲对女儿的评价和认可对女儿的影响更大,因为少见,且更多是带有一种威信,或者也是来自异性的肯定。这种来自父亲的肯定,对女儿建立自信有多么多么的重要。

从古到今有多远?谈笑之间;从你到我有多远?善解之间;从心到心有多远?天地之间。



李晗

吉林师范大学 汉语言文学专业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