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爱美女差点丢江山,王石,会遭遇乔布斯时刻吗?

2015-12-22 . 阅读: 2,091 views

“我,以及万科管理层坚定地与王石主席站在一起;王石主席的态度,代表了全体管理层的态度。万科会守护好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尽到信托责任,并提醒各类投资机构注意风险;宝能系的敌意收购不会成功。”——郁亮

一直关注万科的股权争夺战,虽然这跟我们普通投资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通过这事,你可以看到许许多多顶尖高手的故事。特推荐树泽的这篇文章,同时推荐@树我直言这个公众号,喜欢理财的读者可以关注一下,这是朋友推荐的,也推荐给大家。

文/树泽

谁是导演谁是演员,谁是谁的谁家人?

从某种程度来说,散户嘴里的超级主力、刷爆朋友圈的赵太爷家人、还有某位“畅销书”作家笔下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其实本质上说的都是一回事。在一个信息不对称且信息容量过大的多重复杂博弈中,阴谋论和简单归因,最简单、最方便理解,所以可以最快速占领市场。可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一手遮天的东西存在,它怎么可能在无处遁形、比27层净化更透明的全息互联网时代隐形呢?一山更比一山高,螳螂捕雀,黄雀在后,黄雀后面有猎鹰,猎鹰后面有猎人,猎人后面,又有执法队,执法队背后,有舆论监督,没有一方是终极力量。无论是商业战争还是市场博弈,它和大自然其实没有根本区别,最后其实是一个相互制衡的结果,只有平衡才有持久的稳定。人们头脑中总是臆想有一个控制世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其实这个罗家人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个道理,前两天在山西太原强势击退阴谋论的中国大妈,在岁月的洗礼中,都已经明白了。

王石

王石究竟错在哪?

很多人占领道德高地,怀着情绪态度,带着八卦眼光,说王石同志旅游演讲泡镁铝,结果用追美剧的方式来看待万科的宝能的史诗对决。这像极了当年温布尔登草地上的费德勒和纳达尔,一个是一代球王君临天下为荣誉而战,一个是草莽里杀出个无名英雄初生牛犊不怕虎,在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下,向巅峰发起挑战。2008年,我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主持奥运会网球项目,有宝贵机会全程观察了球星们的训练,费德勒基本是不练球的,只是每天固定时间出来热身,但是纳达尔是在8月北京的骄阳似火之下,全天无休的刻苦训练。最终,费德勒早早出局。居安思危的警钟,其实早已开始回荡。

正如简爱中那句名言:每个人以自己的名义向上帝负责,而不能要求他人承担什么。王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完全是他的个人选择,以自己的名义向上帝负责就可以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假如是站在万科,站在一家公众公司的角度,智者千虑的万科陷入今天的股权之争,可能只是因为当年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蚁穴:股权结构。正因为这家公司质地优良,发展稳健,而本身股权结构又过于分散,按照“能用钱买的东西都不贵”的资本逻辑,这头稀有的白犀牛,或早或晚都是一定会被猎人盯上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此一家好公司,为何股权竟然如此分散?其实,这根本不是不务正业泡镁铝泡丢的,恰恰正是在三十年前,王石为了避免诱惑,自己给自己套上的“紧箍咒”。

煽动翅膀的蝴蝶

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制改造。王石作为创始人、管理者,确实是有权得到部分股权的,但是他在那一刻历史岔路口的选择,为日后的三十年,埋下了一个巨大的伏笔。在《道路与梦想中》,关于为什么放弃股权,王石自己是这样写的:

一,社会价值取向。‘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社会也向来有种仇富心态。个人突然有了钱,会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尤其像我这样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在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作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

二,是讨嫌暴发户形象。少年时代阅读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亚的作品,反感暴发户。当自己可能成为这一类人时,自然采取回避。

三,是家族没有掌管财富的DNA。我祖籍安徽,但从来没有回去过,股改过程中,专门翻阅了家乡堂弟寄来的族谱,上溯20代,农民世家,没有一代成为地主的,我没有信心对钱财妥善处置,传统农民有钱了做什么?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

王石在当年主动给自己戴上了一个紧箍咒,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当年犯下的“错”?假如历史可以像游戏一样重新读取存档,那么是不是重来一次,当年就有更好的选择呢?按照当时的规定,在万科4100万股的股份中,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约500万出头。这部分股票按照深圳市政府办公厅下发的文件,只能有10%允许量化到个人名下,其余的由集体持有。你会发现,按照当时的政府文件规定,个人能拿到的职工股上限不过50万股,占比仅仅1%。几十年的沧桑巨变,这部分股权到今天怕是依然杯水车薪。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白犀牛”是否能逃过猎人布下的天罗地网?那些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的其他奇珍异兽们,是如何躲避猎人们的陷阱的呢?

王石会重蹈乔布斯的覆辙吗?

1985年,此刻,距离王石放弃股权还有三年。在这一年,乔布斯被他亲手创建的苹果公司扫地出门。假如说,王石看待万科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生怕被门口的野蛮人抱走;那么对于乔布斯来讲,这是流淌着自己血液的亲生骨肉,把自己一脚踹出了门外。那一年,乔布斯刚刚三十岁。面对众叛亲离的场面,乔布斯哭着摔门而去。而且,他卖掉了手中所有的苹果股票,从此决定,一刀两断。

其实在故事的一开始,谁也想不到乔布斯会被苹果扫地出门,当年乔布斯还称不上是苹果的精神领袖,为他加持护法的,恰恰就是数量巨大的股权。1976年创业之初,乔布斯和他的好基友,另一个史蒂夫,沃兹,在车库中创办了苹果,俩人各占有46%的股权。可是,这两个极客天才少年却不懂商业,直到一个叫做马库拉的天使投资人加盟。马库拉把他的商业思维,注入到这个被咬了一口的“烂苹果”中,在那一刻,乔布斯、沃兹、马库拉,各占股权26%。

马库拉时任苹果公司CEO。天生骄傲的乔布斯,始终坚持苹果可以有一个更好CEO人选,不知道当年的乔布斯是否也如今天面对潮汕人的王石,在心中默念着,其实你不配。乔布斯开始了为苹果寻找新爸爸的旅程。1983年,这个新爸爸的人选,终于落在了百事可乐的总裁,斯考利的身上。在那一刻,人类群星闪耀时的伟大瞬间出现了,面对车水马龙的美国都市街景,乔布斯对斯考利说:你是想一辈子卖糖水,还是和我一起去改变世界?

面对Mac II不佳的销量,乔布斯执意降价,发难新科CEO斯考利。而斯考利和苹果则认为,别说生产力工具了,这台Mac II根本就是一个玩具,连基本的运算能力都不过关,降价只会更进一步危及公司的经营。此刻,刚刚被罢免的马库拉选择了和新CEO斯考利站在了一边,他们联手放逐了乔布斯。即使在乔布斯手握大量股权的时刻,依然敌不过同盟的倒戈。

时至今日,华润、郁亮、安邦保险..白衣骑士中,是否会半路再杀出来一对马库拉和斯考利?是不是太阳底下,真的没有新鲜事?答案,要交给明天的太阳。

谁是最聪明的职业经理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今天成功创业,登上世界之巅的商业新贵们,都是“职业经理人”,因为他们持有的股份比例都很低,他们并不能完全“拥有”一家公司。阿里巴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文件时披露:日本软银持有34.4%股份,为最大股东,雅虎持有22.6%股份,马云仅仅持有8.9%。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马化腾的身上,持股比例早已跌破10%的小马哥,在腾讯股价上涨的过程中,却还一路抛售,他担不担心自己被赶出腾讯?甚至这个星球目前硕果仅存的投资大师之一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股比例,都长期维持在只有20%左右。这些“职业经理人”们,他们怕不怕门口的野蛮人?他们担不担心那些一夜暴富的强盗,破门而入,抢走自己的孩子?

其实秘密都写在了股票的背面,那是一个你从表面看不到的东西,叫做投票权。美国资本市场,允许股票执行双层结构,通俗来讲,虽然是同样的一股股票,但是创始人持有的那一股,具备10倍甚至20倍的投票权,这个投票权可以保证创始人即使在持股比例很低的情况下,始终占据董事会中的有利地位,永远避免被驱逐的命运。马云执意把阿里从香港搬家到美国,意义也在于此。加持了这样一面护心镜,他们可以跟着贝尔去冒险,他们可以登得远山,他们可以驶向大洋,他们被困可以呼唤火星救援,他们也不担心星际穿越之后控制权被别人夺走。于此同时,大量股份向中小股东出售,而丝毫不用有任何担心,所有人来共同见证一家卓越公司的发展,大家在基业长青中与公众分享创造的价值和财富。

没有寻求投票权的保护,是不是也是王石犯下的错?恐怕他也并没有选择权,这是历史做出的选择。

明天的太阳

1985年,乔布斯被苹果放逐。同年,苹果的股价开始上涨,从15美元,一路蹿升到了82美元,这一切仅仅只花了两年时间,苹果的股价上涨了接近7倍。而且这一切,都是在乔布斯离开之后发生的。难道,是因为乔布斯的存在,导致了苹果业绩的温吞,股价的长期低迷吗?

1996年,苹果深陷泥沼。这家一度风头正劲的新贵,市场份额也由鼎盛的16%跌到4%。危难时刻,乔布斯又重新被娘家人请回来,这一次,他是雷霆救兵,也是为爱接盘。乔布斯回来之后,苹果的处境并没有好转,反而加深了股价探底,在1997年底,苹果的股价反而比1996年初又下跌了50%左右。

在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的岁月里,在洗了一次互联网泡泡浴之后,苹果的股价虽然突破了100美元,创出了历史新高,但这也未必是乔布斯的功劳,苹果也很快跟随其他的IT公司一起,花开花谢,这一谢,又是七年之痒。2007年,苹果推出了划时代意义的Iphone,从此,全世界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苹果也一跃成为了当今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后面的辉煌,都如昨日重现,丝丝如耳边轻语。我想起了当年乔布斯在人生低谷时说过的一句话:不要灰心失望,你的劣势,终有一天会变成优势,因为世界在变。正如乔布斯本人的这句话,苹果的辉煌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乔布斯的卓越,也许只是因为等待,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属于它的伟大时刻的到来。

乔布斯领衔的苹果,王石带领的万科,优秀的企业、卓越的创始人,到底谁成就了谁?每个人,也许内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最后,我想引用《浪潮之巅》来作为本文结尾,那些伟大的企业,其实不过是站在浪潮之巅上的弄潮儿,他们在历史的转角,正好踏在了浪尖之上。推动浪潮的,天下大势,浩浩汤汤。

明天,新的风口和太阳,又在哪里?

 

附:许树泽,第一财经主持人、央广中国之声评论员。曾现场全程主持08年奥林匹克赛事及颁奖,曾访谈“中国最佳商业领袖奖”等传统产业领袖,及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等青年才俊。现运营树我直言,关注行业风口,对市场金融和前沿趋势保持学习和思考。请搜索 shuzeshiwo ,添加关注:)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