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深情的伊洛瓦底江之水

2015-12-12 . 阅读: 821 views

同一首歌,潘志峰和落微的不同解读,志峰的悠扬深远,落微的轻舞飞扬,相得益彰。

先来潘志峰的:

先来说伊洛瓦底江,它是缅甸境内的第一大河,其河源有东西两支,东源叫恩梅开江,中国云南境内称之为独龙江,西源迈立开江发源于缅甸北部山区,两江在密支那城以北约50公里处的圭道会和后始称伊洛瓦底江。

再来说乐曲,《Waters Of Irrawaddy 》(伊洛瓦底江之水)是电影配乐大师汉斯·季默(Hans Zimmer)为1995年影片《Beyond Ransoon 》(远离仰光/远东之旅)所作的主题音乐。乐曲旋律悠远深长,感人至深。

我听到的是由马克西姆·姆尔维察演奏(Matt Robertson改编),与他的代表作《克罗地亚狂想曲》风格完全不同,舒缓、深情。虽十分沉重,两肩却依然担负的起,虽非常坚强,却也有一个柔软的心,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暗自伤神过后,又继续背起这深情,远远流传……

改编后的曲目与原曲均是以遥远的钟声开始,将人们的记忆带回过去,进而传出了伤感的旋律,无论是笛声还是马头琴(暂且认为改编后的为马头琴吧),都渲染出了具有东方色彩的伤怀氛围,让人不禁揪住了心,绷紧了一些神经,虽有些凉意,但又透着丝丝温暖。这旋律轻抚着耳朵,显得悲痛欲绝,可又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是一个伤心的母亲,轻抚着自己的孩子,想着过往与将来,既希望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又为前路坎坷、祸福不定而担忧。

原曲一直是以钟声、笛声相配,旋律基调平稳,让人沉溺其中,思绪万千。随后又配以女声吟唱,温柔而又坚强,慈祥而有力量,如同深夜的摇篮曲,伴着孩子进入甜美的梦乡。

Matt Robertson改编后,遥远的钟声依然保留,不过笛声被马头琴替代,并配以浑厚的提琴,使得感情更加厚重。主旋律以钢琴、提琴协奏,在马克西姆等人的演绎下,感情由平淡逐渐强烈,进而增加了矛盾,表达出了生与死的冲突、统一,在厚重的提琴声的衬托下,钢琴的每个音符似乎都是敲打在内心的疼痛之处、脆弱之处,让人难免心酸,即使不至于内流满面,每听一次内心也会有一次泪水的洗礼。

受音乐的影响,我特意找到影片《Beyond Ransoon 》,影片一开始映入镜头的就是一条宽阔的大河,在河岸边有几个赶着水牛的人,耕作着田地,随着镜头转换,一个天真的小男孩朝着河中间的客船招手,一切纯朴、自然而美好。这河水养育两岸的田地,田地养育着人们,她承载着船舶,船舶又承载着人们。这条大河想必就是伊洛瓦底江,伊洛瓦底江默默的流淌着,默默地养育着她的儿女……

电影没有字幕,而我也听不懂几句英语,更别说缅甸语了,所以用几分钟将影片匆匆过了一遍。不知道影片讲了什么,但每次主题曲响起的时候,我都要停下来静静的看一会、听一听。

尤其是游行队伍被军队拦住时,一个女社会活动家类型的人物,很冷静的对身旁示意不要慌乱,然后微笑着,慢慢地朝着举起枪的士兵走了过去,当她与举着枪的士兵擦肩而过,人们欢呼的时候,音乐响起。

一个外表柔弱、身材单薄的女人,手无缚鸡之力,却以微笑战胜了枪炮,依靠的是什么?或许就像那伊洛瓦底江之水,虽是至柔,却是至坚。想必她就是昂山素季。

影片《Beyond Ransoon 》的最后,当人们在炮火中渡过伊洛瓦底江时,主旋律再次奏响,低沉的声音,就如同江水在为逝者哭泣,为生者抚慰。生者,凭借大河的天险得到庇护;死者,他们的血液融入河水中、回归自己的母亲。死者已然安宁,只愿生者得此修习,学会生与死,就如《悲惨世界》中米里埃尔先生安慰逝者家人所说的:要注意面对死亡的方式。不要去想化为腐朽的东西。定精细看吧。您就会看到您死去的亲人在天堂深处闪烁着光芒。

马克西姆演奏的版本给了听众更直接的矛盾冲突的体验,而原曲虽然旋律一直平稳,但是若置于影片的情节中,细品之下,矛盾冲突的斗争似乎显得更深、更强烈。一次次的危险降临,一次次死里逃生、化险为夷,生与死似乎就在一线之间,对于生活在和平年代、和平环境下的我们,似乎也只有通过这些影视、文学作品才能够对生死有更加深刻的体会。

另外,2008年5月30日,在三峡大坝前举办的“宜昌九歌·奥运中国”三峡大型钢琴音乐会,马克西姆就演奏了这首《Waters Of Irrawaddy 》,而这一水域,就是长江。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亦善养万物而不偏倚,马克西姆版所表达出的矛盾,就如同三峡大坝所带来的争议,最终这水是养育了我们,还是拿回了她赋予我们的生命,只能看我们如何选择。没错,伊洛瓦底江之于缅甸,就如同长江之于中国。这江水就如同我们的母亲,养育着我们,更是在无声无息中教育着我们,一个伟大的母亲,不仅仅是深爱自己的孩子、给予孩子更多,更要在孩子犯错的时候进行纠正、教诲、甚至惩罚,而没有一丝偏倚。我想这江水也是没有偏倚的。

胡琴幽咽丝弦长,细挑慢捻透凄凉,当如泣如诉的声音过后,钢琴声缓缓弹奏出,将人们从悲伤中慢慢带了出来。虽有悲伤,但不至于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是啊,当我们守护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就算是伤心,又怎会没有力量,就算是没有力量,又怎会感受不到温暖。

母亲河养育着大地万物,包容着万物,当滚滚江水奔涌向前的时候,也是我们应当成长的时候。成长应当是一种体会,更应当是一种理解;理解应当是一种行动,更应当是一种深情,就如同这一江伊洛瓦底江之水……

 

下文出自落微之手:

爱死了马克西姆,这个男人帅得一塌糊涂,一手钢琴弹得美好得一塌糊涂(弹钢琴的样子真的是极好看的!!修长的手指,沉浸于音乐的面容,无不散发着浓浓的艺术魅力)。

第一次听的他的曲子,是他的Croatian Rhapsody,然后就彻彻底底地迷上了。每次一听,就忍不住抖腿抖腿抖腿,不要嫌弃我……

如果说Croatian Rhapsody是一首节奏明快得让人热血沸腾的曲子,那么Waters of Irrawaddy 则走了与之截然不同的方向,它是比较文静的。

听的第一遍是Vincent哥哥发过来的视频链接,马克西姆就坐在空旷的田野边上,在一片浓郁的绿意中,神情陶醉地弹着这首曲子,那时净看人家的脸去了(颜值与能力皆具啊!),倒未曾太注意曲子本身。

及至听第二遍,马头琴(此处有争议,一说马头琴,一说胡琴,一说萨朗吉,奈何实不精通,分辨不出)悠扬着响起的时候,泪水便突然湿了眼眶,那声音,荒凉得令人闻之心酸,苍茫中渗透着西域风情,如同大漠中伫立千年的胡杨,经历着永不停歇的风沙,诉不尽的忧愁凄凄婉婉,绘不完的哀叹绵绵缠缠。它们就这样,一滴滴地渗进了血液,隐约难寻却无处不在。

可正当你意欲接着沉沦在这无尽的苍凉中时,钢琴声缓缓响起,不着痕迹地逐渐盖住了弦乐的声响,而那股幽幽的味道,也逐渐明亮起来,由低沉转向高昂,像那原本一江的温静的水,流淌在山峰之间,两岸险峰高耸,夜晚疏淡月光淋洒在林梢之上,一团团的墨绿倒映进水中,是那样的岑寂而柔和,深邃而温婉。

江水不断得前行,流至有浅滩的地方,乱石林立,激荡起了小小的白色的浪花,水滴们碰撞着离开水面,尔后又簌簌落落地堕入了大家庭,那是自然的灵魂在唱着生命的赞歌。

过了险滩,农田片片,水流如同一条丝带,将整片的新鲜的嫩绿色田野一分为二,这广阔的空间,让它得以尽情地流淌,于是愈加地磅礴大气起来,视野变得极度开阔,极致的明亮,正是一团火在绽放它最后的烈焰,山河之间,只剩下了这团燃得正欢的火,荡气回肠!

待生命燃尽了,一切归于平静,烈火燃烧过后的灰烬随风飘洒进了江水,再无一丝痕迹留存于世。蓦地,便感觉到了悲悯,无法释怀。

一遍一遍地听,只沉浸在那声音当中,愈记录,却深深地无力,再没有办法能够用尽全力的将那些感觉描述出来了,仿佛无论用哪个词汇去形容,都会有偏差,而不能够完整全面地将我的感觉诉之于笔下。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人的生命莫不如此,从最初的静谧,再到一个个小高潮与大高潮跌宕起伏峰回路转,最后归于岑寂,曾经的辉煌也化作了一阵风,消弭尽了。听此曲,仿佛已将生命完整地走了一遍,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蛋蛋的忧桑。

 

左岸·音乐群:20924306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