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冰与火的碰撞——评《琅琊榜》

冰与火的碰撞——评《琅琊榜》

文/洱海扁舟

一场盛大的复仇结束,尘归尘、土归土,梅长苏披挂上阵远赴北境,因果轮回,似乎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头,战阵森森,旌旗猎猎,十三年前那一场与大渝劲旅殊死的拼杀,以及梅岭一战冰与火、雪与血的交融。只是,那一年,梅岭血案之前,林殊,还是一个阳光明快的翩翩美少年,身为皇亲贵胄,有好友挚爱在侧,恩宠有加,年少有为,然惊天之变,千古奇冤,死里逃生再访人间,凭其羸弱之躯、天才智计激荡朝局,辅靖王上位,使冤案昭雪之后,如今再次领兵向北的梅长苏,奇毒缠身,冷静诡谲,一颗心却早已沧桑。如同一条欢快奔腾的河流汇入广阔沉静的大海,一路苦难岁月的涤荡,仍然是水,却已迥然不同。一个人要承受多大的苦难,历经如何的艰险,方能使一颗心变的坚如磐石,原本活泼灵动的性情沉静如死水微澜,然于无声处也可掀起巨浪滔天?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一支横笛奏响,山水如画,惊才艳艳,世人尽皆称叹,麒麟才子,得之可以得天下。这是林殊的新身份,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梅长苏。谦谦君子,霁月清风,却背负着血海深仇,千古奇冤。誉王和太子争相笼络,却不知,这是梅长苏请君入瓮,下的一盘很大的棋。而棋局一开,所有人都成了棋子。誉王和太子本势均力敌,终究在梅长苏的精心设计下鹬蚌相争,两败俱伤,太子被贬献州,誉王身死囚牢,当年赤焰案的始作俑者谢玉、夏江、梁帝也一个个落得客死异乡、伏法被诛、众叛亲离的命运,而默默无闻的靖王则一步步走上权力高峰,终至入主东宫,承袭天下。一步一步,或顺风顺水,或偶有波折却终归有惊无险,梅长苏竟无一失手。多智而近妖,神佛莫能当,这是一个所向披靡的英雄的力挽狂澜,这是一个涅槃归来的斗士的不屈抗争。

梅长苏天下无双的智计,强悍得实在让人胆寒,他于仇敌的打击,简直如《三体》中二向箔式的降维攻击,毁灭你,与你无关。然强极则辱,慧极必伤,功成身退之日,终成殒命身死之时,天妒英才,莫过于此。然大仇得报,冤案昭雪,昏君逆臣扫尽,边患战乱平定,梅长苏短暂的一生,虽如流星照耀天宇,转瞬即逝,然光彩明艳,动人心魄,亦当无憾矣。

梅长苏,展现的是天才之怒,惊才艳艳,一朝被逼无奈,机关算尽,极尽权谋之能事,以恶制恶,然而有血海深仇的背景铺垫,观之叹之,却让人不忍苛责,唯有心疼和同情。然剧中普通人物,其实亦有更让人折服之士。我最喜者乃萧景睿和言豫津。

景睿心思单纯,不涉权谋之争,行走江湖之时认识梅长苏,深深敬慕其才华人品。梅长苏入京暂住其家,其弟欲向誉王引荐,他为了朋友不惜与之翻脸,慷慨激昂,重情重义。更让人钦佩的是梅长苏为了复仇大计将他当棋子,在他生日当晚揭开他的身世,客观上打破了他本来幸福美好的生活,几乎让他家破人亡之后,他仍然能够尊重真相,理解梅长苏,宽容和原谅,此等胸襟气度,让人叹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景睿最好的朋友的豫津,也同样不凡。甫一出场,即是在街上非常有礼貌地“调戏”一个卖东西的姑娘,让人不禁设想这恐怕是一个纨绔子弟吧,果不其然,再看看,他还经常出入青楼,声色犬马,诗酒风流,并且声称要带蠢萌蠢萌的小飞流去玩,嗯,花花公子无疑了。然而,这些都是表象,诙谐风趣、调皮捣蛋,这不过是一个翩翩少年鲜衣怒马的青春气质,作为言侯的儿子,与他的父亲一样,其实豫津一身正气,肝胆相照,他最佩服的人是完璧归赵的蔺相如。在知悉梅长苏成功阻止了言侯弑君的计划使得言府免遭灭顶之灾之时,他聪慧和成熟的一面开始展现。他不涉朝局却心如明镜,看得通透,甚至是第一个看出梅长苏并非真正支持誉王的人,而在梅长苏游说言侯支持靖王之时,他对是非忠义的看法,满满的凛然正气和智者风范,令人敬佩。知世故而不世故,明白权谋之险朝局之黑,却仍能保持其至真至纯至美至善的品性,不得不面临选择时又绝不退缩,这才是真名士自风流!(开个脑洞,如果梅长苏未有此血海深仇,也许便是豫津一般吧?)

一部《琅琊榜》,看罢长嗟叹。于梅长苏,这是一部成功的复仇史;于靖王,这是一部成功的上位史;于霓凰,这是一次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等待;于宫羽,这是一次远时很近近时很远的苦恋;于誉王和太子,这是一场被人当枪使,无端成备胎,从云端跌落的高峰体验;于谢玉和夏江,这是一场因果循环,邪不胜正,罪有应得的恶有恶报;……然而不论正邪善恶,人人皆背负着苦难和艰辛,且好人有可诛心之处,坏人亦有可怜惜之事,并非刀切一样分明,而权谋智商的比拼,成王败寇的残酷,更引人击节和深思。

小殊

左岸记:我承认,我看了!几分喜欢?近八分吧。比较遗憾的是梅长苏的太过完美,除了身体,几乎达到了神级的境界。



Comment (1)
Trackback (0)
  1. 勺子 Google Chrome 46.0.2490.86Mac OSX 10_11_1 沙发 2015/11/20 08:31

    过慧易夭 哈哈

  • 还没有Trackback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