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放不下和舍不得

放不下和舍不得

秋深冬初,来不及盘点一年的收益,就开始担心寒冷是不是扛得住。银杏的金黄刚刚在蓝天白云里恣意耀眼,雪就凑了热闹,有些梦幻般的静默。

那天见到一句话:“等你不停的描述你曾经的辉煌,只能说明你老了。”老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大致说人到晚年,自然唠叨的都是曾经。但这句话却直愣愣的说着中年,或许到了中年还学不会静默淡然,要么是现如今活的不怎么顺遂,要么就是不知道后续怎么活了。

有个朋友,顺水顺风的那几年,阅尽江湖事,闯过最险滩。在我看来,经历的传奇,一半是确实存在,一半疑似自己的涂绘。这两年,大形势不好,又被自己人挖了坑,羽翼凋零,惨淡度日。据说满清贵族落魄时,“爷”的架子是倒不掉的,人倒势不倒。这朋友依旧吆五喝六、五马长枪,喝了些酒,通常就开始受迫害妄想症,将自己的惨烈描绘的像个仁至义尽的大侠,筋疲力尽、内功耗尽,杀敌遍野,最终却被自己的人窥伺良久,背后中刀。我经常脑补他说的画面,该是古龙武侠最多的场景:

……

雪住,风止,冷到骨……

麻衣,素白,无尘,有血……

星星点点,皱眉,老了么?

东方南,努力咽下胃里泛出来的血,原来血的口味和味道差异这么大,闻惯了血,都是对手的,这些年甚至有点喜欢那个味道了。

累,手里的刀,永远不沉,但觉得冷……

不能倒,咳一声,挺了腰杆,标枪般直。周遭尸体和伤的,都凝固着,这让他很满意,他们不敢动,因为自己还站着。

那些扭曲的姿势,充满莫名其妙的美感。

东方南,眯眼、抬头,远处一棵树,该有百年了?叶子掉光了,佝偻着在雪地里,黑黑的。

推倒它,热气又从脚底泛上来,他估算了一下,到那棵树三十九步半,当下功力,在二十七步,就可以掌劈了它,还保证自己还能走回马前。

马能带自己回去,有老白汾、有丝被、有江南的女人,很香很柔软很温暖……

第七步,东方南觉得热量在流失,一把刀,在自己胸前看得到尖,是自己鬼谷庄的,因为是自己设计的样子,刀尖怪异的弧度,叫诡计,他起的名字。

东方南想怒吼转身,震断刀身再击碎喉咙,他保证用不了一秒。

“为什么?”,他累了,问的自己都惊奇。

“你是庄主,你还要胜,我们累了……”

没有老白汾,没有江南美女,东方南不想这些了,“我也累了。”

他不想知道背后是谁,眯眼,那棵树还在那;

“下次我一定劈了它。”

……

脑补怡情,怕是成了自己人生的编剧,把自己的过往编辑的越好、虚幻的越真,最后编剧都成了悲剧。江湖很累,人很无情,人还要活下去,这或许才是人最大的问题。放不下都是舍不得,舍不得都放不下。

成功永远是个求因果的事情,人生却不得不学会了因果。想来朋友的辉煌是实打实的,失败却是虚幻的。能叫辉煌的都是曾经或是未来,永远谈不上当下,所谓的成就感,也就是登顶瞬间的释然而已。被人算计,唯一可说的,该是没有学会保护自己,或是用成功代替了活生生的人生。

有些人的斗志,来自于敌人,有些人的斗志,纯属来自于被迫害妄想。将世界放在自己的对立面,要么激发满满的激昂,要么就成了纯粹的失败者,心思里的愤懑和多思。放不下过去,自然舍不得面对当下。舍不得面对当下,自然也没有未来。成功的偶然与失败的必然比起来,总是看似闪亮,实际却不堪一击。我们都是乌合之众,于是辉煌害起人来,比失败还可怕。真正能认清自己的,都是失败,真正让自己失当的一定是辉煌,真正毁了一个人的,就是曾经辉煌如今落魄。

放不下的就背负上,舍不得的无非是不给当下机会。没有谁不愿意活在当下,只有不愿意面对当下而已。朋友无非是在该正规管理的时候,选择继续延续之前的创业精神;在该给予员工未来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的未来;真不是朋友的当做朋友,真朋友却因为自己的得意忘形远离他的喧嚣。

慈善有果,慈悲无因,真施舍不怕假乞丐。得不到怕是因为舍不得,放不下多少是因为现在没什么东西拿的起来。讲舍得的,都是放得下,和知道应该放下什么的;讲放下的,都是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舍,什么东西可以得。不必因为对手或是曾经的辉煌,让今天的自己充满斗志、战斗到底。而是今天的自己面对当下,选择该选择的,践行该践行的,然后让自己有放得下的理由,去掉舍不得的想法。

止思,不是面对当下“止”,而是面对未来“止”,面对过去“止”。谁的江湖,都是一个人的江湖,所谓的血雨腥风、敌死我活,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事情。人在江湖,江湖就是自己。

夏天放不下,秋天来不了,秋天舍不得,冬天也就让你感觉酷冷难当,毫无希望。

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左岸记:心如何安住?金刚经中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是不悔、不争、不猜的意思,也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