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你要找寻的,岂是别人的天空

2015-11-05 . 阅读: 2,246 views

文/图 韦宇教

“再见我的眼泪、跌倒和失败/再见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再见我的烦恼,不再孤单/再见我的懦弱,不再哭喊”

九月的最后一天,你背着只装有两本书、一个Ipad和一瓶茉莉清茶的背包,站在国贸三期的楼下,用手机听着南征北战的《我的天空》,再次回到“寻找”的路上。

你说你要自我放空,自我加持。你说你要远离人山人海,远离都市喧嚣,远离城市繁华,去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在异乡寻找一种叫做“秋天”的味道。你说你要在远方感受“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尘世胜景,去见证和感知收获的喜悦。

秋水共长天一色

英伦才子型作家阿兰·德波顿认为:火车对思考最有利,因为坐火车看到的景色,不像船或飞机那样单调,速度不会慢得令人生气,也不至于太快,让人还可以分辨窗外的事物……思考大的东西需要大的景观,而新的思想需要新的地方,借着景物的流动,内省与反思比较有可能停驻,不会一下子就溜走了。于是,你也回到了火车上,开始有意识地反思与自省。

那一天的旅程,沿途下着小雨。你透过车窗,目之所及皆是金黄色:玉米叶子、银杏叶、盐碱地上的杂草。北方的秋天,到处挥洒着成熟和丰收的盛景。

你转身回到座位上,拿出纸笔,在日记本上写道:“我只是一个生活的记录者,总有一些时光,总有一段旅程,留存于我的文字,我的音乐,我的片子中,虽然我们都有了个当初不曾料想的以后。

烈士纪念碑

这是一座北方以北的小城,这里有一座有些破旧的烈士纪念碑,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和国庆节相继而来的重要日子里,这里没有献花和祭拜,只有蓝天白云下的茕茕孑立。书里说“忘记历史便意味着背叛”,可是大多数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历史就是用来改编成狗血剧和遗忘的”。人们能记住的只有那些有名有姓的先烈,对于一些长埋地下的无名英雄,以何祭奠和纪念呢?

对于这种超现实的问题,W一次又一次的告诫你:“所有跟人有关的场面,都是好玩但却是异常容易输掉的游戏。你手上无论有多少副豪华的赌具,都不要再对人预言了。”

于是,你选择了在蓝天白云下,对着破败的纪念碑,敬了个军礼,默默的瞻仰。

“挫折和离别不过是生命中的点缀/过了多年我才读懂了家人的眼泪/发现原来自己没有说再见的勇气/如果没有离别如何学会承受打击/如果没有跌倒如何能够学会爬起”

临行前的中秋节,你在网上给父亲和母亲各买了一双鞋,然后给他们打了400块钱过节费,虽然他们不需要,但孝心不能因为父母的无所求而自动忽略。路过家附近的超市,你心里想着今天去哥哥家吃饭要带点什么东西过去好呢,10秒钟后随即惊醒:哥哥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不会再回来,不会再有人逢年过节就叫你过去一起吃饭。于是,你走到他曾经住过的小区,对着那扇熟悉的门说了声“中秋快乐”,然后沿路返回。

太多的节日,你已经习惯了在他乡渡过。11岁的时候,你远离父母,开始在外独自生活。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你在不同的城市已经漂泊了19年,见过太多人情世故和阴暗面,好在你始终没有变成一个坏人,心里的善意依旧留存心底。

初中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晚去学校保卫科的宿舍借宿,校警跟你说等他出门后你就把门反锁好,不管发生什么,不管谁让开门,都别开,直到他回来,说完他提着大砍刀就出了门。后来得知原因,一群小混混当晚攻击了学校校门。

高中的时候,你所在的宿舍以及很多宿舍的床板下或木制的行李箱里都放着50厘米长的大砍刀。前几届某一男生宿舍发生爆炸,血肉模糊内脏挂满窗条的事件,至今未破。还有你参加的那场大雨中在篮球场踢的足球赛,已经忘记了谁先动手,只记得场上的人以及从宿舍楼上冲下来当帮手的人,最后混战到一起,每一个人身上都是雨水、泥巴还有鲜红的血。打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流的血。相比于现在的年轻人群殴一个人,或者打完拍裸照上传羞辱,那时的人也打架也凶暴,但存有起码的人伦道德。

见过太多的事情,你慢慢收起自己性格里暴劣的一面,不是变软弱了,只是学会了如何更好的善待别人和世界,学会与内心和解,学会与自己握手言和。所以,现在的你,极少去评论身边的人和事,或给人贴标签。毕竟,世上根本不存在感同身受这一回事,每一个人的选择自有他不得不这样的因果,可以不苟同,但可以学着理解,只要这种选择不是世俗观念里的大奸大恶。

中秋节的晚上,你架起三脚架,把单反的焦距拉到250mm端,调好快门线,静静地等待超级红月亮的魅影,以及从往年的秋天吹过来的秋风。

只是有些遗憾,那一个期盼已久的夜晚,除了乌云,你连月亮的身影都没见到。

“在无尽的黑夜/所有都快要毁灭/至少我还有梦/也为你而感动/原来黎明的起点/就在我的心里面/只要我还有梦/就会看到彩虹/在我的天空”

你说中秋节的遗憾,你会在接下来的十一旅途中让它得以完满。在北方的那座小城,你拜访了一位年逾古稀的抗战老兵。他所在的部队隶属由在辽沈、平津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的东北野战军改编而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参加过解放东北的战役,参加过解放海南岛的战役。他立过很多战功,拿过很多勋章(军功章和纪念章)、立功证明书和奖章证书。

立功证明书和奖章证书

他的立功证明书红色的封面烫金上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里面印有毛主席像、朱德总司令像和毛泽东题词:“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护公共财产为全体国民的公德”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为清理全军的立功发给立功证明书的命令”,落款时间为“一九五〇年八月一日,汉口”,并盖有方形“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政治部之印”、一枚圆形钢印和一枚椭圆形解放军某部组织股公章。后因打倒四人帮,作为一名忠诚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他把自己的立功证书里的“司令员林彪、政治部主任陶鋳”的字样给裁剪掉了。

他保留下来的这些革命的证物,呈现了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也见证了解放军为新中国成立而做出的英勇贡献。他向你讲述的故事和史实是历史课本里书写不完的历史,描摹不尽的画面。你说愿人们能记住这些忠诚的抗战老兵,记住这些革命功臣,不管是死去的还是活着的,不管是有名有姓的,还是无名无姓的。他们都怀有一样的信仰,为了后人的幸福而献出了自己的热血和青春,甚至宝贵的生命!

在松花江的上游嫩江,临近日暮,依旧有许多人在江边垂钓,或者骑行,或者慢跑,或者独步,或者烧烤,或者沉思,或者拍照。期间,你问一位垂钓的老者:大爷,您一天能钓到多少鱼?老者笑言:“水非水,鱼非鱼,生活非生活。何来能与不能?何来多还是少?”听完老者的回答,你也会心地笑了,“河里的倒影,何尝又不是生活。”

回到旅店,连上wifi,你看到了W在QQ上给你的留言:你找到那片曾经失去的天空了吗?

你抬起头,看了看挂满红色晚霞的天空,回复W:在这个个体自主意志沦丧,群体非理性盲从的时代,我要做那一小部分人,用手中的笔,独思的字,写尽众生的欲望和期望。

挂满红色晚霞

离开故乡的这些年,从这座城市到那座城市,在飞机上,在火车上,在轮渡上,在长途汽车上,在地铁上,在公交车上,你始终静静地体会夜晚里坚实的土地,风的感觉,以及沉静的声音。而时间,就像一幅素描,绘制了所有的过往和故事,你说你要把它装裱于心底。

南征北战在《我的天空》里唱到:“亲爱的朋友们是否已经展翅纷飞,不飞到高处怎么开阔自己的视野”。在旅途中,你总是反复听着这首歌,回过头看着关于那座说不清道不明感情的城市,关于这段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的旅途,关于留下来的离开了的身边人的故事。然后告诉自己:你要把属于自己的那本书,留到时光的最后的最后再写。因为曾有人说过,一个人一生只能写一部小说,接下来的也只是也只能不断的复制自己而已。

启程,返京。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火车站到另一个火车站,从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到另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总有走不完的路,望不尽的天涯,不曾涉足的风景,在未知的未来的远方,在目之所及和目之未及的别处,在有归期和无归期的流年,经转,等待,相遇,回望。

 

【作者简介】韦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品牌策划师,专栏作者。喜好文字,摄影,旅游,踢球,养猫。在策划的江湖中,已穿梭沉浮七年。常静坐深夜,焚香,饮茶,煮字疗饥。亦是一个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的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的细碎。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感恩遇见——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韦宇教

韦宇教,品牌策划师,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搜狐旅游》专栏作家,《北漂期刊》特约作家,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穿梭沉浮八年策划江湖,煮字疗饥,书无妄之语。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细碎。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