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的寂寞是一座花园

2015-11-02 . 阅读: 1,516 views

文/驰云旅

多月来俗事缠身,无暇码字,索性将平日断断续续记录的东西整理了一番,结成小辑。
于是想来,本人由于见闻有限,或许正适合写这些零散的东西呢。
————————————————

之一
正所谓:年过中秋月过半。
一年之中若然中秋一过很快便到年关了,一月之中十五一过也该撕下月历了,一周之中周三一过周末也在眼前了。
虽说夏热未尽,最近的清晨也能感知秋天的凉意了。
可见时间呢,总在不怀好意地教人老去。

之二
家中那对金鱼我养了整整一年零两个月了,可惜八月大煞西方,双双翻白了。
大概是被准玄学大师马玲玲摆了个乾坤风水阵,阴错阳差地将其中的一条用阵压死了;剩余的一条,可能余毒未清,也可能相思过度,八天之后也相继而去了。
可怜的一对小金鱼啊,早时Melody出高价都未舍得卖的呀……

之三
纪大学子,天下人都知道他字晓岚,他有个哥哥字晴湖,如果你杜撰他还有弟弟妹妹们字落霞或者月明之类的,我是会信的。
所以觉得,古人取名字真是有趣。
比如杨过,名过,字改之,取“有过则改之”之意,这名字是郭靖取的,我认为这是继郭大侠骄纵爱女之后最不高明的又一做法了,就算人家父亲叛国投敌,这项罪名关一个后人麻雀事啊?幸好,在金庸的江湖里都叫名不称字,杨过也够争气,炼成了天下绝世武功,江湖与他有仇的一般大叫一声“杨过这小子”,敬重他的都会称他“杨大侠”,如果别人一个个地叫他杨改之的,那我第一个吐血身亡。

在《善德女王》中,天明公主给她儿子取名字时说:美室曾经说过“难以抗拒的是岁月”,美室在岁月面前也是无可奈何的,所以起了个象征岁月的名字,就叫“春秋”。

天明公主将她对抗美室的决心和打败美室的期冀通过名字传递给了下一辈,而金春秋后来也秉承母志,尽其一切的力量打败了美室最终实现了三韩一统。
可见取名字要真有讲究和寓意才好。

又比如诸葛大丞相,名亮,字什么孔明,号什么卧龙的,微微之光,沉睡之相,所以蜀国最后气数不长,他自己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去白帝城找主公了。如果他老人家,名亮,字天明,号飞龙,最后三国谁灭谁就不好说了。可见“名字取得衰,累死也活该”。

回看现在的人取名字,乍一听都是芒果台玄幻剧中的角色,细一看更像清宫剧中阿哥贝勒的名号;要么就是疑难杂字,我书读得少都不敢乱叫;不过意义都是极其的丰富,听他们的父母解释,信息量不亚于一本梦溪笔谈。
真是时过境迁,古今不接啊。

之四
上段日子,老板举家回欧洲度假,临行前怜惜家中的两支鹦鹉无人照看,唯恐它们寂寞,便暂时寄养在公司的公共地带,还颇有其事地和我们一一打招呼说:希望你们和它交朋友。
我私下窃想,要应付人类都心力不足了,谁还有心思和闲情去理会那两只畜生呢。

之五
这两天见过一个很高明的笑话,如下:
满清末年时,一帮皇亲贵族和王子贝勒等和臣子开早会,袁世凯发表建议,说要加紧改革,不然“我大清”危矣。
那帮皇室成员向来不喜袁世凯,听了之后反讽道:“我大清?大清什么时候改姓袁了?”袁竟无言以对。
然后呢,接下来的会议中发言的臣子们立即改口说“你大清”了。
哈哈哈!要是真有此事多好玩啊,想想当年的现场,好搞笑哟…

之六
不可皆信的有:热恋中情人的承诺,伟大政府的统计数据,和女人的自拍照。

之七
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他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圣经·马太福音》
换季了,这句话送给所有想买衣服的女人们。

之八
想起十多年前,我初到深圳宝地,在一个公交站旁,一个妇人捡起前面一个男人落下的一个黑袋,然后站在我旁边,叫我不要声张,还要和我分赃。
切!一个烂骗术!
我跟你讲呀,这骗术十多年前,还是挺新鲜的。当年的我,望那妇人一眼,拒绝了她的“好意”,径自离开了。这倒不是我有多高的反骗能力和破局高招,纯粹是我当年读书读傻了,真心觉得捡到东西不要分赃,是要交给警察叔叔D。
十多年后的今天,恍然大悟时分,想起了这事。

之九
年初时到大道庵求得一支“误杀郑恩”的姻缘签,于是,今年小心翼翼地对待每一个认识的异性,生怕自己一时大意将“他”给误杀了:去见一些本不想见的人,去赶一些本不愿赶的场。然而一年时间行经至此,还是没有遇见意中人,于是索性放弃了任何一个貌似郑恩的人。
于是想来郑恩是应该死的,如果赵匡胤不想杀郑恩,他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挽救,毕竟杀死郑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从心中想杀郑恩、到提出N种杀人方案、筛选方案、验证可能性和成功率、到确定方案、执行并杀死郑恩,期间有无数的时点都可以收回成命,只要赵匡胤愿意。然而郑恩还是死了,可见赵匡胤并不愿意。
我也是,我现在决心要杀郑恩了。不然从下旨、捉拿、三司会审、押赴刑场等任意一个环节都可以救郑恩一命,可是,我什么都不愿意做,就看着郑恩死了。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误杀郑恩一事。再者从柴荣和赵匡胤的生命轨迹来看,郑恩难免不是第二个高欢或者宇文泰。“误杀”只是后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赵太祖是万万不这么想的(我也是),赵宋江山并未因郑恩的死而结束,后继守江山的武将大有人在,如果郑恩不死,历史未必如此呢。
所以,去死吧,郑恩!

之十
潘恩的《常识》压了二百多年的箱底近日随着大人物的访美之行被翻出来了。
全书中文译本不长,任何一个智商正常或是不正常的人,半天是铁定可以翻完的,至于理解多少,就真看智商了。
内容很纯净,遥想当年潘恩一定是满腔豪情地写下这些声讨大不列颠帝国的小段子,360度无死角地为美国寻找必须独立的理由,不过说得非常的有道理!
据说美国的《独立宣言》就脱胎于他的这本《Common Sense》了,当然“美利坚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这名字应该就是他最值得炫耀的又一力作了。
可惜,像他这样一个狂傲的人,是注定晚节不保的,晚年被多国驱逐,贫困无人发红包救济,朋友圈的人都把他拉黑了,听说还经常一个人拄着拐杖在薄暮时分孤零零地走过阴暗逼仄的小巷道……死后也没人出席他的葬礼,还听说在美国如今还有一方没有他尸骨的墓地。
他应该算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吧,为当年的美国打下了基础,所以今天美国才成为万恶的资本主义帝国呀。
罗素评价他说:“一个人即使毫无自私自利之心,也需要有些世故,才能得到赞扬。”
按照大哲学家的话看来,潘恩应该是一个不怎么世故的人,所以是不必赞扬他的。

原文地址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519383327/

朝花夕拾

左岸记:这样的朝花夕拾,就像一颗颗美丽的贝壳,在岁月的大海里成为成了记忆的凝聚,在人生的海滩上闪耀光芒。如果没时间写长文,那么用简短而深刻的语言记录自己的沉思,那是精心建立息思想殿堂的一砖一瓦。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