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大时代,小命运——评《许三观卖血记》

2015-10-29 . 阅读: 2,527 views

文/洱海扁舟

每当心中悲苦,常寄情于悲剧,悲剧由悲而壮,于痛定思痛之际使人超脱释然,心灵得以净化。昨夜看了韩国电影《许三观》,想起原著其实是中国作家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电影未能由中国拍摄,却首先被韩国导演改编搬上了银屏,时代背景被消解,悲剧色彩淡化,但仍然以一种感人至深的亲情演绎令人嗟叹。然终究意犹未尽,电影引起了我想要阅读原著的强烈兴趣,兼之大学时候读过余华的《活着》以及看过张艺谋拍的同名电影,对作者有先见的好感,于是连夜下载推送到Kindle。今整整一日,读毕小说,悲叹震撼之处果然又比电影更增十分。

人生苦难重重。身处一个止步不前甚至退后的时代,人物的命运则又更为多舛。每一个人都是一滴滴的水,被社会的洪流裹挟着滚滚向前,万千滴水组就了洪流,然而单独的每一滴水却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它能做的,也许也便只有随波逐流,或者,被抛洒到河岸上,碎裂、干涸。

人民公社、大跃进、饥荒、文革、知青上山下乡,许三观处在发展尚处于探索阶段的新中国,因而其命运的悲剧不唯其个人悲剧,家庭悲剧,更是社会悲剧,时代悲剧。作为底层的小市民,他无法以更好的方式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只好卖血。每一次的难关,不论是娶妻、赔钱,还是筹措医药费、应急家用,他都通过卖血平稳度过。每一次卖血“成功”,许三观都会神气地去吃炒猪肝和温过的黄酒,他视卖血为摇钱树,然而人生靠着卖血而颠颠撞撞地前行,也不知是该为之悲,还是为之喜?而一个让人靠卖血而勉力支持的时代,又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幸运的是,那个时代,已经成为了历史。

卖血,这个动宾结构的词汇给人以无奈和心酸之感,然而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下,许三观的卖血也透露出温情。通过一次次的卖血,我们得以看到许三观这个卑微的小人物怎样散发出他生命的亮色。他狭隘,请许玉兰吃了八角三分钱的东西便要她嫁给他;他爱面子,因耿耿于怀许一乐不是其亲生的而在一乐闯祸别人来抄他家时候袖手旁观;他自私,他用卖血的钱带着全家去吃面条而唯独不带一乐。然而,每一次彰显其人性的缺点之后,他又终究展现出宽容、善良、有责任感、无私的一面。就像许玉兰被批斗时他送的饭,表面上全是米饭,而米饭里面,却藏着红烧肉。许三观的形象,也丰满而真实起来。人,从来也不是非黑即白。

也许是苦难给予的共鸣,书中触动我的细节太多太多。许一乐在两个爹都不想认他想要离家出走时,许三观一面骂着他,一面却又刀子嘴豆腐心,终究去带他到胜利饭店吃了面条。许玉兰被批斗,有人要求家里也要批斗,许三观便开了个家庭批斗会,却在批斗的同时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当和坦诚。饥荒时天天喝粥,许三观煞有介事的用嘴巴给三个孩子和老婆“炒菜”,红烧肉和清蒸鲫鱼被他绘声绘色地“炒”着,以一种画饼充饥的方式消解对食物的渴望,读来虽有趣,却满含心酸。高潮部分是许一乐的病倒,不论是许二乐连夜在风雪中将哥哥送回的兄弟深情,还是许三观一路卖血到上海,血气不足冷的直哆嗦,晕倒在医院差点把命都卖掉的父子之情,都让人扼腕长叹。况而与前文许三观甚至不想认一乐是儿子形成鲜明对比,他的父亲形象也随之愈发地伟岸高大起来。

书的结尾,进入改革开放的时代,许三观一家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与《活着》对比,这个结局已然太过完满。只是最后的一个情节,年迈的许三观为了吃炒猪肝和黄酒而决定再去卖一次血,然而就在这一次他遭受了巨大的精神上的打击,年轻的血头否定了他的血,说像油漆一样没人再要,许三观,已经老了。悲凉的味道又似乎在一个完满的结局中飘荡开来。

命运

读后记:

人在没有波澜的生活里,是看不见命运的。只有在人生的最顶点与最低处,强烈的命运感才会袭来。

活到最好的时候,喜欢把一切推给命运,不过是想去神化自己有福气。活到最倒霉的时候,也愿意把所有归咎于命运,只是想暗示自己这一切必然要来。在厄运连连的日子里,拿命运来说事,可以让一颗苦难的心暂时安静下来。

当然了,命运也未必总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譬如,有些东西追逐一生也得不到,有的人一辈子都逃不开,也是一种命运。这时候的命运感,其实是一种无力感。因为,追到后来,你没了力气,躲到后来,你没了方向。于是,只好在心里苦苦地喊一声:苍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啦!

最悲怆的命运感是,人未必在绝路上,心已在绝境里。

其实,尘世的屋檐下,跟自己一样受难的人多了去了。当你的眼里看到别人的苦难和无助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一下子就会释然许多。

由此说来,所有的命运之苦,不是有多痛,而是痛得太孤单。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