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警惕那些诅咒金钱的人

2015-10-19 . 阅读: 2,437 views

导读:非常深刻的一篇文章,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非常多的怪现象,很多不是问题的问题在中国却是争论的焦点,比如:关于“钱”,真的是应该把真相还给它了。

文/雾满拦江

(01)

有朋友问我:你好像没给屠呦呦写点什么?

我一下语塞。在我看来,从莫言的诺文奖,屠呦呦的诺医奖,再到由刘慈欣冲击并夺得的、远比诺奖距中国人更远的星云大奖,都标志着中国人智力的全面飙升。三十年改革开放,首先放出来的就是民智的汹涌狂潮。只希望能够如愿以偿,让这股智力激潮,推送我们到达一个新的智高点。总之有点兴奋,只顾听别人说,自己倒没想说什么。

朋友说:屠呦呦获奖,引起了许多话题。

有这事?

朋友推送过来一条微信,标题叫《屠呦呦的半个客厅和黄晓明的两亿婚礼》,咦,莫非晓明抢了屠呦呦的钱?晓明你怎么可以这样……急忙打开,这篇文章倒没这么说,但以不屑的口吻称黄晓明为戏子,替屠呦呦抱不平,因为屠呦呦这位在世界医学界瞩目的科学家,所获诺奖在北京只能买半个客厅,而黄晓明豪华广厦一场婚礼几乎瘫痪了上海两座机场……诸如此类。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玩的事儿,还是来了。我知道中国人有一种实用心理,远比小说奖更重视自然科学奖——但,你越是急切的想要得到什么,就越有可能失去一切,要知道这世界不是按直线思维运行的,举凡急功近利之举,带来的往往是悲剧,或是反面的结果。

(02)

看那篇讥评黄晓明的文章,作者痛斥金钱当道。文章称:古人云:风俗,天下大事也……后面的意思是说,黄晓明大操大办,很不风俗。感觉作者这样要求黄晓明有些不妥,一方面称人家是戏子,一方面要求人家当道德楷模,便宜都是你占,责任别人来扛,这样好吗?再者说了,古人还云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古人还云男尊女卑,古人还割男人卵蛋裹女人小脚,古人乱说胡来的事儿多了去了,但古人再神经错乱,也不好意思把个社会风俗的责任,让一个艺人来扛。

文章称:……这种巨大的反差与价值观的扭曲,进一步的放大了社会存在的拜金主义,利已主义,享乐奢靡的思想毒瘤。如果社会让这种风气裹挟任凭民众在娱乐致死中狂欢,我们靠什么去复兴中华的梦想?

这个质问绝对的掷地有声,估计许多人看了,就会拍案而起,怒斥黄晓明而力挺屠呦呦,黄晓明还钱……可是大哥且慢,请你拿脑壳想一想,说到拜金利已,享乐奢靡,对面的典型就是韩国,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分分钟亡国才对。而韩国的隔壁对家,绝对的找不到丝毫的拜金利已,享乐奢靡,按说他们理应称霸全宇宙才对,是不是?可现实呢,有点对不上号呀。

其实我们都清楚,作者将黄晓明与屠呦呦扯在一起,两个热点话题,这就是一切了,观点什么的,并不重要。逻辑之类的,并不需要。

但我们的目的也是这样。我们旨在于借助这起事件讲清楚,一个好的初衷或动机,未必能够获得结果的支持。表达往往是情绪化的,而这世界的规律,却是冰冷而客观,任何时候我们如果放弃思考,得到的,或许就是最不希望的。

(03)

有意思的是,中国如今发生的一切,昔年在美国,都曾经发生过。

早年,美国有个猫王,哇哇哇唱歌,火爆不得了。有本书声称,猫王曾坐私家豪华飞机,飞到纽约就为买只热狗。而美国那边的诺奖获得者,数量有点多,其待遇与猫王之差,远远大于屠呦呦与黄晓明——至今为止,许多美国大学为诺奖获得者唯一的优待,是在停车场有个固定车位,还没获诺奖的诸大师诸学者,还得红着眼睛去抢车位。

黄晓明不过是结个婚而已,如果他也象猫王一样,开私家飞机去成都吃碗担担面,估计有些人立马会疯掉。

更有意思的是,当猫王刚开始走红的时候,美国一位红衣主教发表讲话,提醒人们警惕在一部分美国青少年中正蔓延着一种新的信仰。他说,这种信仰崇尚粗鲁、无礼、非道德和堕落,还说猫王道德不良。

但结果如何呢?美国人硬是自由散漫漫,主教大人的讲话,也敢当成个屁放。居然没有严打猫王,而其后的诺奖获得者,仍然是络绎不绝。

不是说美国怎么样,咱们中国也怎么样。中国人吗,要有志气,美国往东,咱非得往西——但你再他娘的有志气,也不能和人性抬杠!美国的社会制度,是通过社会关系博弈出来的,毛病一大堆,混乱又不堪,但偏偏是切中了人性的隐密规律的。

如果美国政府,停下掐架干点正事,比如说提高科研人员待遇什么的。情况又会怎样呢?

(04)

英国天文学家,格林威治天文台台长詹姆斯·布拉德莱,他发现了光行差现象,还根据六万多次的观测,编制了一本比较精确的星表,因而大名远扬。

英国女王听说了,就赶紧跑来看稀奇,问过詹姆斯的年薪,女王当时就惊呆了,说:哎哟妈,谁给你们制订的薪资标准?咋这么低呢?饭都吃不饱,还让不让人快乐的玩天文了?不行,我要立即下令给你们加薪……

詹姆斯听了,急忙阻止:可别,千万别加薪……

女王:咦,还有不愿意给自己加薪的,你脑子没毛病吧?

詹姆斯道:大婶,我脑子肯定没毛病,有毛病的是你的脑子!

你想想,如果天文学家薪水高了,在这个位置上的,还会是天文学家吗?

正确的金钱观

(05)

英国格林威治天文台台长的话,言犹在耳。

不管是英国美国还是乱七八糟的什么国,只要你敢把钱往科研项目上堆,很快你就会发现,一伙鸡毛蒜皮的怪人正坐在钱堆上,耀武扬威舞舞喧喧,真正的科学家,早被这些怪人踢得满地乱爬了。格林威治天文台的台长,是知道自己玩不过那些怪人的,宁肯薪水低点,也不要把那些坏蛋全招来。倒是有些国家非常理想主义,把博士什么的统统放开了,结果呢?许多官员人手一张博士文凭,搞得现在博士文凭的可靠程度到底有多高,成了一个天大的悬疑。

大家对屠呦呦没有评为院士而抱不平。可要成院士,先得成为斗士。千万不要以为学术的象牙塔里,就是一片祥和宁静,象牙塔里也是人,人性中该有的东西,一样也少不了。牛顿伟大吧?一粒苹果都能砸出个万有引力来,三定律什么的大家现在还得学。可在争名夺利时,他对胡克的不择手段,卑劣无极限,至今令人齿寒。

善未易明,理未易察。主导人类社会的规律,是人性之间的博弈法则,举凡直线思维,多半是悲剧收场或是收到反面的结果。说到底,直线思维不过是对世事表象的情绪性发泄,疏离了规律本身,必然遭受到规律的惩罚。

(06)

黄晓明和屠呦呦的比对,带给我们一个思考:金钱是否真的污浊不堪,造成我们的性灵的毁灭?

中学时,课本就告诉了我们,金钱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是价值尺度,又是世界货币。这两个专用名词,前一个是金钱是衡量万事万物的标准——事实上我们知道,金钱并不意味着一切,但你认为不能衡量的一切,在别人眼里,可能都有个价码,这事你抬杠也没用,规律比你胖,胖就把你上,气死你。

世界货币的意思是说,金钱是世界的通行证,你去美国去瑞士,揣着钱就可以去了——哪怕你要去韩国隔壁,兜里没得钱,隔壁人民也不稀罕你。

金钱的这两个特性决定了,它是一个很低很低的东西,低到了没有丝毫道德属性,没有丝毫身份属性——同样一块钱,在杀人犯手里是一块钱,在正常人手中也是一块钱。在王子手中是一块钱,在贫民手中仍然是一块钱。所以金钱最大的价值是平等,憎恨金钱的人有可能只是喜欢跟规律抬杠,不一定憎恨平等。但憎恨平等的人,必然憎恨金钱。

既然金钱意味着平等,你马上会注意到,发达国家多半是祟尚金钱的,或至少曾有过祟尚金钱的历史。而权力型国家,往往是即憎恨金钱,又经济极端萎靡——这只是因为,憎恨金钱实际上是否定人与人的平等,而不平等的社会,所创造出来的巨额社会财富,会在不平等的现实对撞中湮灭,证明这一点的最鲜活的例证,就是韩国和他的隔壁。当然谁要是强找反例,也不是找不出来,但人类历史如此漫长,我们要寻找的是反复性的、持久性的现象,唯其这之中才隐含着规律。

金钱是一种很低端、不可以太干净的东西,它被制造出来,就是要为每个人服务,包括了泥陷于人性沼泽中的可怜性灵。如果金钱不是这样子的低端,底层人将无缘享受到它的价值。

一个好的社会,对金钱应该是淡而泊之,祟拜金钱固然不对,视金钱为粪土也太过了。金钱这东西,其实就是条短裤。没穿短裤没法出门,但有了短裤也没什么了不起,必要,必需,但最终目的是为人服务。这就是金钱。

(07)

大家可能都有听过一个词:科研成果转化率。

这个词是啥意思呢?

是说科学家的工作成果,甭管多么的伟大,但暂时没法向大家收钱。非要完成实用化后才可以收钱的。这就导致了一个正常的现象——不是伟大的发明,大家就一定付钱的。而不伟大甚至很胡扯的东西,大家说不定反倒掏钱不倦。

昨天凤凰历史公众号冒宇宙之大不讳,悍然掀开了爱迪生的底裤,揭发说电灯泡并非是爱迪生发明的,他是有钱任性,买下别人的专利——但凤公号也承认,爱迪生在普及电灯方面做出了伟大的贡献,这个普及就是转化。

另一个极端案例,搞IT的都知道,昔年有基尔代尔其人,是电脑软件开发真正的先驱人物。最早创造了磁盘操作系统(DOS),但最终贫寒潦倒而殁,比尔盖茨却踩着他大发横财——就是因为,伟大的发明成果转化,也是需要钱的,公众看戏都会爽快的掏钱,但遇到这事,却全都成了铁公鸡。

——是公众挑毛捡刺,不肯为未转化的伟大科学成果付钱,试问那些痛斥猫王或黄晓明的人,你为哪项未转化的科研成果付了钱?明明是你自己不掏钱,却捂住自家腰包骂猫王和黄晓明,这真是太扯了。

(08)

演艺圈中,能够赚到钱的比例,绝不会比学术圈中更高。黄晓明能够捞到盆满钵满,这跟他的人品有直接关联。

曾在中国杯世界帆船大赛上遇到黄晓明,当时他的眼睛转过来,一双灵动的眸子转动之际,透出无限的真诚。

当时我对身边的朋友说:你看准了这个人,他那双眼睛会说出极复杂的话。那双真诚的眼睛,分明是在说:老板,你看我是个多么无公害的萌宠呀,请把你的钱掏给我,好不好呀?

你根本无法拒绝他。

他是个情商极高的人,即使演艺圈中也不多见。

黄晓明的谦和,应合了金钱的规律。金钱是下倾之物,唯其放低自己,才能让金钱水一样的流过来。同样是艺人,谁有更高的演技,再加上切合金钱规律的处事态度,赚到的自然就多。学者是不论金钱的,但这规律也同样生效。这个世界上,穷到凄惨的学者有,捞到盆满钵满的学者也不乏见,这跟他们的学术成就并非直线关联。

许多学者,以他们的学识造诣,智慧累积,想捞钱真的不难——但他们多数不喜欢,他们要的就是个适度。他们比任何人更清楚,演艺圈的争竞是多么的残酷,花开花谢,转瞬之间。一代又一代的明星花期败落,而学者依然在这里,唯其持久,绵延深厚,润泽后世,才是学者的存在价值。

至于对那些没有做学者的志向,也不想进入演艺圈的普通人来说,更应该学会掌握金钱,利用金钱。你务须要警惕那些诅咒金钱的人,普罗大众与金钱无冤无仇,任何时候,金钱都不会拒绝普罗大众——前提是,你需要拿起中学课本,复习一下金钱的规律。掌握规律你就是金钱的主人,一味固执昧却规律,那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了。

转自雾满拦江的公众号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警惕那些诅咒金钱的人

  1. 所谓到不同不相为谋,两者既然不同道,可比性也谈不上。两者都是人中龙凤!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