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世界有多邪恶,我们就有多无知

世界有多邪恶,我们就有多无知

秋天是个点算的季节,为着年底的狂欢,总要算算一年的付出和收获,有句话说:“自然界不存在数学,人们却总希望拿着数字去衡量人生”。

于是乎,秋风见凉的时节,保不齐就下意识的算计。无一例外的,没几个人觉得这一年活的还行,大多数人秋悲是必须的,埋怨是必须的。世界的邪恶,不用感受,想都想得来。

不安全的世界,不安全的内心。没谁不想有存在感,但任何的存在感都让自己觉得与环境格格不入,被无数眼睛研究窥探。每个人都声称自己不是窥私癖,但满脑袋天线传感器,捕捉一切与自己有关,自以为与自己有关,与自己无关的一切蛛丝马迹、风吹草动。为的是,稍微的危险就可以嗅到,就可以逃离。我们在最和平的时代,做着最不和平时期每个保命的手段。归根结底,人是个杂食动物,应该既有狩猎者的强势,又有食草者的机敏。现如今,却失了魂魄,彻底沦为被捕猎者,像个羚羊般,睡觉、吃食、玩耍、恋爱都不得安宁,世界不吓唬你,自己都把自己吓死了。

活不活的下去不成问题的时候,安静就成了奢侈品。信任环境和人,包括信任自己,本来是个互动的结果,现在却成了一开始就存在的障碍。人为了安慰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就该是把事情的结果当做原因吧。明明摆出一副防备人、提防人、算计人的架势,却因为换不来信任而长叹信任无觅处;明明自己烦躁的可以,恨不得把人揪过来狠狠扁一顿,嘴脸都扭曲了,还嫌别人为什么不安静不理解你;脸上挂着别人欠你血汗钱的模样,却希望周边的人都能快乐的讨好你,给你分点阳光;从来不尝试让别人懂你或是学会读懂别人,一句“你不懂我”,就在两人面前划出个十万八千里的沟……到最终不明白,是“黑暗森林理”,任谁都是为了吞噬对方才生活在一起,还是按理说人类需要抱团才能取暖活下去。

因为人是动物,就会好奇的对待自己。越不安,越刷存在感,越刷存在感,越不安。于是乎,也不知道是世界的不安让自己彻底失却了安静的能力,还是压根安静就不存在,安静意味着死亡?无知让你身处险境,还是知识多的只剩下算计自己算计别人?

“你利用意识控制你能控制的,你却被自己的无意识控制”。朋友的顿悟,让我倒是惊奇。说来说去,每一次下意识的反应,我们美其名曰为直觉,或是经验的积累,却丝毫不关注或是意识到,那些暗藏的潜意识,是如何控制着我们,又如何在最关键的事情上让自己不停的瞠目结舌。人生最大的悲哀,该是自以为做好了一切的考量、做出了最慎重的选择、并为之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却发现自一开始我们就丢失了自己,或是被自己从来没有了解的自我,伤的遍体鳞伤、伤心欲绝。

人生活成了一个段子或是笑话:我不知道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反正我知道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想想你的人生是不是如此?因为你觉得你总得不到想要的生活,所以你觉得这个世界很邪恶?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于是你很无知?

存在感刷不出来,因为任谁刷别人的屏都会被厌恶被拉黑,刷自己的屏又孤独感的厉害。安静自己,尝试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只是去想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别觉得世界的邪恶,如果世界是负责恶意针对每一个人的,那这样的世界同样是一种平等。世界也不值得对你另眼看待,你不是受虐狂,世界也不是施虐上瘾。如果梦想只是为了激励自己前行,达不达得到又如何?如果梦想还能实现,那做起来就好,哪有埋怨的时间呢?

 

曾经去问师父,一个人到底怎么才算正常,什么又才算不正常呢?

师父说:能不凑合的不凑合,就是正常的生活;能凑合就凑合的,就是不正常的生活。

我问:都不凑合了,那不都崩掉了么?

师父说:能不凑合不凑合,是让你发现并面对问题,并努力去解决。崩掉是逃避罢了。而问题在那,问题的答案在问题里,你选择的是凑合甚至视而不见,那一个问题就变成无数的问题了。

 

秋天里的城市越来越有城市的样子了,流浪猫已然盘踞了小区的花园。基本就三种,黑白、黄白、三色的。一茬茬的换着,除了一只白色的老猫,估摸下,也有七八岁了,从长长的毛看得出来。每天依旧很认真的清理自己,可惜已然不是白如雪和蓬松的模样。

认真做自己

左岸记:师父果然是师父,一语中的。不凑合才会认真,凑合只会随便。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认真地做决定,勇敢地追寻,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随便是什么,是随而方便,因为不用思考,自己是什么并不重要,只要是存在于以往之中,别人之中,就感觉特别安全,其实,那只是将一样的人生重复地再过一次而已,你不你。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