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们的选择总在糟糕与更糟糕之间

2015-10-07 . 阅读: 2,422 views

文/北飘

我倒希望自己古怪一点。——苏菲的世界

说起选择,我自认为是缺乏经验的。从小开始,涉及完全自我决断的事情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不存在。那是一种这样的状态:即决定自己的选择并为之承担责任而不犹豫。这种状态不同那种跟随父母、亲戚、同学、朋友以及某个他人做选择的状态,也不同那种因为不知所措或无能为力时所做的被动的选择。所以,它一下子使得我的以往历史变得值得怀疑。

最近几年内记忆较深刻的几次选择,为我的“选择力”描画了堪忧的前景。高考毕业后,我选择了读专科。而我考上了本科。大一,我选择了交白卷。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自己找工作。现在,我选择了适应复杂的职场。从法律上说,这些都是所谓的完全民事责任。法律是客观的,它不会因为一个人主动或被动选择做某些事情而发生改变。而我们会因为主动和被动选择做某些事情而千差万别。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让人不胜唏嘘。

回顾我这寥寥几个选择,我发现一个事实:我的选择总在糟糕和更糟糕之间。高考那件事,读专科的益处在于:学习压力小;个人用在爱好上的时间增加;一定程度上符合我当时颓废的思想。而读专科的弊端在于:难以说服爸妈;受到社会习惯势力排斥;根本上不符合我颓废的思想。我不犹豫的原因在于:颓废的人生意愿更倾向于往低处走,往人少的地方走。

再说现在的选择。即选择适应复杂的职场。如何理解职场?一个朋友说:那里非常讲政治。我从读毛选上得出的理论是:政治挂帅。社会上流行的说法是:那里有很多勾心斗角。毋庸置疑,在现实中的职场环境,这样的场景和境况是普遍存在的:用“礼尚往来”、上行下效等非常规手段赢得某人好感,达到某种目的;老板员工、上下级、小集团利益的相互冲突;内心的真实想法与具体实际的言语行为的的间歇性对立……所以,主动去适应复杂的职场或逃避它所面对的当然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严酷两难。因为我更需要得到锻炼。所以,我选择了它。

有的哲学家面对当前的世界政治这样说:当前的时代没有更好的体制选择,独裁体制和民主体制的善恶利弊的界线已经不存在了。中东乱局证明了选择独裁体制的国家固然是时代倒退,但推翻独裁,实现民主的国家却意味无休止战争、恐怖主义和大规模难民。二战后,丘吉尔说了一句名言:民主制度固然不好,但其他制度更不好。马克思哲学告诉我们: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从二战后的意识形态之争,到当今世界政治,再到个人的选择。这些个例,有一个共性:我们总在不好和更不好之间做选择。

我在现实中有时候会听到这样一种观点,这种观点普遍存在于爱情的选择中。这种观点可以用流行已久的话来说明:即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这句话被当做了批判拜金主义的靶子。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是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坐在宝马车上,即嫁入豪门,鸡犬升天,另一种选择是坐在自行车上,即嫁狗随狗,嫁鸡随鸡。这种极端的对比为我们更好的说明了主题,对持此种观点者来说:坐在宝马上,结果哭,当然糟糕。但是坐在自行车上,尽管是笑,但是更糟糕。类似的爱情选择中的矛盾在生活中比比皆是,再次证明了我的观点。

此情此景,意在说明根本就没有黄金世界,也根本就没有人生赢家。这大概是我的结论了。人们都认为富二代活的很爽。但是,聪明的富二代如万达大公子,却向我们证明了屌丝思想而非精英思想才是生活的快乐之本。古有论:恨不生在帝王家。则是高处不胜寒的明例。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有一个特点:它致力于打破人们内心的空想、幻想和一厢情愿的假象。他最终打破了人的神话,把人从神的子民降格为动物。拉康竟然说:根本没有性关系。他说的意思是:我们啪啪啪的时候,啪的对象是我们想象出的对象。有人则直白地说:我和某某人啪啪啪的时候,把某某人想象成了某一个社会角色(或老师)或另外一个人(前女友)。对这些人来说,拉康说对了。

一般来说,选择糟糕的而不选择更糟糕的是人的本能。但选择糟糕的选项在现实中并不被我们确认或认同为糟糕的。它会变幻出各种各式张爱玲所说的“华丽的袍子”,让人相信这并不是糟糕的选择,而是合理甚至聪明的选择,实际上袍子里面都是虱子。这种情况通常被人们说为某种洗脑的结果。而殊不知,洗脑不只是某个对象强加给我们的,洗脑也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习惯动作。有不少中老年经常说:难得糊涂。有不少青少年习惯说:说穿了就不好玩了,认真你就输了。所谓洗脑,难道不是一台每时每刻都在运行的永动机吗?

不说别人,说我自己。我倒希望自己古怪一点,彻底成为某种非常态的人,不再被社会观念所左右,面对欲望,另辟蹊径,也就没有所谓的糟糕和更糟糕的选择之难了。唐伯虎有诗,屌丝皆知: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古人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是隐匿山林。小伙伴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面对选择

左岸记:如果选择悲观,又保持一份清醒,那么这比盲目乐观要好很多。因为如果我们看到的世界总是不够好,并存在希望,那么就会不断地进行改进。比较遗憾的就是少了快乐,仿佛什么都硬邦邦的,很有悲剧色彩。所以,我更喜欢选择平凡的世界,苦乐参半,鲜花与荆棘同在,但我们尽力去创造快乐,也就少些麻烦。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