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强迫症患者

2015-09-04 . 阅读: 2,401 views

文/苏凡

1

我有一个朋友山寺,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不太正常的人,从见他第一面我就有预感。

你好,我叫山寺。

三四?

NO、NO、NO,是山寺,山寺桃花始盛开的山寺。

噢~(我意味深长,若有所思)坏笑一下......就是峙。zhi(通木至),在我们那zhi就是木地意思,就似佘你似榆木疙瘩。真好,桎,木到家咧。

只见他露出无奈的表情,然后说,你还算好的,曾有一个人听完我的介绍后,立正身体,清清嗓子,三四?一、二、三,四!!!(一定要是部队喊口号那种感觉,他特意强调)

他其实是个严肃的人,或者说是个闷骚的人。平常不苟言笑,偶尔逗比。

有一个契机让我真正了解到他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具体什么理由记不清了,反正我去了他家。整……洁到令人发指(在我的认知里,毕竟我没有见过超越他的人)。一进门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进门换鞋,给我双鞋套,要求把鞋子套上放到鞋柜第二层第三个位置上且摆放整齐,让我深深的记住了这个白色鞋柜,白色的地砖反射着耀眼的阳光,皑皑的白墙只在地脚线分开了彼此。我此生头一次领略了什么叫做一尘不染,沙发是白色,茶几也是白色,连其上的茶壶、茶杯、杯垫都是白色。掠过去更惊讶,餐厅和厨房的装修及物件也是以白色为主。卫生间我想都没想肯定是白色,果不其然。卫生间很大,比我家卧室还大,白色大浴缸很是抢眼,就像刚抛过光一样,马桶让我想到日本酒店卫生间那个梗,可以用杯子舀水喝。镜子干净的看不到一丝灰尘,洗手台上按大小颜色列着各种化妆品,快赶上女神的装备了,不过比很多女神摆的好,有那种直线条的艺术感。可恨的是这些化妆品上连个指纹印都看不到,更别说是挤过后的残留了。我已经对卧室不抱幻想了,走进去已经没那么惊讶了,不出意料。

虽然都是白却是不同的白,给人的感觉很好很舒服,是很协调很和谐甚至有点温暖,而不是医院停尸间盖的单子的那种不近人情的体验(不像他给人的感觉)。暗自揣摩应该是有艺术有情怀的设计师,更要感谢装修团队的完美完工。因为我全说成是白色,他嘲笑我不识颜色,然后就开始得意自己不同的白,这个是雪白,这个是象牙白,这个是布纹白,这个是亚光白,还有这个是奶白......我赶紧打断他说好、好、好,别如数家珍的奚落我了,我知道了。

我平常有一个爱好,就是看男性朋友的衣柜,而且是那种型男,品味很好的朋友。

虽然已猜到结果,可还是惊讶不已。衣柜里只有黑白两色(当然领带除外)。光白衬衫就有不下二十件,衣柜里挂着十来件,烫好熨好叠起来的有十件左右。同款就有七八件,我基本分不清这些熨的完全一样的衬衫。可气的是他清楚地记得哪天穿的是哪件,洗熨过几回(后来告诉我的更恐怖,他记得穿哪件见过什么人)。

被子被叠成豆腐块码在床的右上角,他说因为一、二、三,四的原因,他也尝试着叠豆腐块。我不禁怀疑这是不是个梗。

好了,他说你看的太多了,不能再看了,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我们出去喝茶。

泡茶的水都是现烧而不是倒暖瓶里的。从净水机接1L的直饮水,倒入水壶烧开,取在我看来可以精确到粒的茶叶,然后进行一套繁琐的泡茶工序后倒入四分之三的茶盅并双手递给了我,受宠若惊,我一阵错愕后,慌忙接过,才想起自己不能喝茶,他说不喝会后悔的。也是,难得一片心,忙活这么半天不喝就太没礼貌太不像话了,此时就算是一杯毒酒也要眉头不皱的喝了。我抛开顾虑,一口闷下,大赞好茶。

(他摇摇头)可惜了,浪费了!好茶要慢慢品。我一拍大腿,是哦,我在电视上见过。我说要不再来一盅,他就死活不肯给了。他问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用暖瓶的水泡吗,因为好的东西都是要有耐心,要用时间用心才能做出来的,美食与作品一样。

你去冰箱看看,喜欢什么自己拿。我说我不喝冷饮,不过我挺好奇,还是来到了冰箱面前。打开门同样的惊讶扑面而来,三层隔板成等差数列摆放,上层整齐排着六罐凉茶,两罐红牛,两罐果啤,商标正外,中层五瓶蓝色鸡尾酒,商标正外,下层几瓶洋酒,商标正外。摆货技术赶超超市阿姨,其他物品不一一列举。蛋架上的鸡蛋按大小、颜色渐变排列。一排鸡蛋摆出了艺术感。

拐进厨房,自惭不已,我曾一度怀疑是他可能从不开火,但又不像是弃置很久的厨房,很明显是刚刚彻底清洁过的样子,油烟机就像新的一样,比刚撕完膜还新。难道是清洁强迫症,不做饭,但是打扫。

事实证明,我的怀疑是不可靠的。

他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会在家做饭吃,他说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我想也是,适应了这种卫生标准的胃是很难屈就外面那些食物的。

好奇心驱使我走进了另一间房,好明亮,好宽敞。首先被吸引到的就是映入眼帘的书柜,说是书柜,其实可以叫书墙,因为和三面墙融为一体,还好书墙不是白色的。他说那样会很怪,又不是做暗道,打开后有神奇的世界,这里没有科幻,但你可以去书里找。

重点来了,书的摆放,非同寻常的人肯定不会按图书馆那种来,今天我看到的是最漂亮的,按大小、颜色渐变来的,有一面墙摆出了名画的感觉,恕我艺术小白,不知道是哪幅作品。平时也会按大小颜色分,还有很多奇怪的分法。最让人折服的是,不管怎么分,怎么摆,他都清楚记得每一本的坐标。(男神请收下我的膝盖~)不用怀疑,这里的书他全都看完,有些还看了很多遍。他说现在就是摆着玩,当然也会看新书,新的朋友加入就是一场生离死别,就一定要割舍一本出去,以前的选择都是扔,现在不了,会送给相熟的朋友,偶尔还会去摸一摸。我有幸也得到一本。很新,像刚剥过膜的。千叮万嘱要爱惜,我不敢告诉他上次喝着咖啡看,结果没看多久就睡着了,不幸有咖啡撒在上面,万幸的是没有整个倒在上面。

靠窗位置一架三角钢琴坐镇,气势磅礴。光滑的烤漆印出人影,当然没有指纹印,就连键盘上都没有,我深深怀疑他是戴着手套像触摸古董一样弹琴。他说没有,只不过每次酣畅淋漓的弹奏完,会认真做清洁,定时会做保养。

纵观整间屋子,所有物品整齐的就像用游标卡尺精确测量过一样。

一定有人会问这里肯定没有女生的东西吧。

Absolutely,有哪个女生可以受得了这样的极致(恕我认知有限,也许会有吧)。极致与极端就是一字之差,褒贬之差。我还是相信我的朋友是个追求极致的人。可能会有人说这样活着一定很累吧,据我观察我觉得他是自得其乐,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反观自己,萎靡不振,郁郁寡欢。可能是被吓到了,变抑郁了,哈哈哈,其实我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

我们总是用自己的浅薄去理解别人,把自己理解不了的解释成我们可以接受的结果,往往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话说得好,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2

有一次我们聊过向往的爱情,说爱情之于他并不是必需品,但很向往,想有那么个人接受他这样的生活,融入他的生活,一起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着老电影,一起在厨房创作美食,他在案边收拾配菜,她在身后温柔的系围裙,然后环腰抱住,脸贴在厚实的背上,说着情侣间的私语,转身,深情的望着她,慢慢地靠近,到一厘米处停住,这时她的唇靠近,四瓣唇交织在一起。

我问他你对另一半有一些硬性的要求么,他说喜欢鹅蛋脸的姑娘,额头饱满如附肝,鼻梁挺拔,眼睛会笑,眼神如喀纳斯的湖水,深邃迷人,身高168~175(因为他是185的长腿欧巴,这个能理解),身材要好(CorD就不告诉你们了),这是外在,内在一定要有涵养,善良,有一些很好的品质,志趣相投,懂他讲的梗,看电视会看相同的节目和剧(怕争遥控),电影品味相近,看书品味相仿……后面省略三十分钟。

3

后来见面的时候,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没有了之前的刻板,显得更随和,装束也没有那么一丝不苟了,甚至有些邋遢。我很疑惑,怎么突然之间像换了个人一样,从朋友那里小道消息得知已经有了女朋友。

我打趣的说什么时候见见呗,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收了你这个妖孽。他笑笑不说话。

再次相见是想去他那找一本书,正好撞见,一个穿着宽大衣服微微胖团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还撒满茶几个头不高颜值还行的女孩,开始我很怀疑,可能是朋友,后来我搜索数据库否定了自己,绝、不、可、能,我们这样的好朋友不能,连和他要好的女性朋友都不行,那只有一种解释。和我想象中天壤之别,这位大侠你到底是有什么通天神力。

我很想揭谜,后来我冷静下来,理智告诉我不要,我想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和魔术一样揭开了就不美好了。

强迫症

左岸记:从死磕到迁就,是谁拯救了谁,是那个能让你放弃所有,成就彼此美好的人。

强迫症

强迫症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