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办公室的新脸谱

2009-02-03 . 阅读: 1,858 views

电脑、电玩、漫画,还有MSN,那些被称作“白领”的人,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几乎和这几样东西形影不离。

有人说,长时间痴迷于某件事物,人的状态就很可能被“异化”。看看办公室里这些形形色色的脸,就会知道,被影响的绝对不只是业余时间,更是人的精神状态、思维方式以及交往模式。

漫画脸:不肯长大的卡通男孩

“一看到他那犯贱的样子,真想给他两拳!”舒婷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她刚刚在茶水间被那个古董咖啡机溅了一手热水,正一边甩手一边龇牙咧嘴,转头就看到张力缩着头、弓着背、眯着眼,幸灾乐祸地“嘿嘿”笑,活脱脱一个蜡笔小新的欠扁模样。

认识张力的人对他有个一致的评价:卡通。跟他说话没半小时,就会让你想起很多动漫人物,小新、机器猫、樱木花道、大力水手……曾经的动漫杂志编辑经历,让广告人张力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浓厚的卡通色彩:

无奈时。广告人的创意时常得不到客户的理解。有时候大伙儿费心费力搞了个新奇的idea,客户一个邮件就把创意打回到大俗套上来。这时候,张力就两眼放空、嘴角往下一撇,食指在额角前用力划三条竖线,长叹“唉—”

得意时。做方案少不了争执,张力又是固执己见的那种。一旦在漫长的争论中胜出,他就双手互抱往椅子上一靠,嘴角单边上扬露出上排牙齿,然后伸手在牙上轻轻一点:“叮—”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作为搭档,舒婷时常提醒张力,过分卡通的“动漫脸”可能不利于他的职场发展。张力的设计能力不错,但进公司四年了,人也快30岁了,至今连个创意组长都没 混上。老板也有顾虑呀。一个到了餐厅就撸起袖子显摆肱二头肌,嚷嚷“我是大力水手,我爱吃菠菜”的人,一个经常在公司走廊冲着同事高呼“天马流星拳”的 人,实在很难给人稳重的印象。

电脑脸:目光呆滞的技术专家

同事们都说,冯巍有两个“老婆”,一个在家里,一个在公司。身为新好男人的冯巍当然是用情专一的。家里那个是温柔贤惠的娇妻,公司那个是心肝宝贝的IBM最新款,哪个都是挚爱,少一个都活不下去。

冯巍读的是化工专业,却热爱电脑技术。大学的时候就顶着“化工系电脑超人”的称号,在计算机系横扫千军。毕业后冯巍直奔IT公司,几年里换了两三家,冯巍也从普通的程序员跳成了网站的技术主管。

他是如此热爱本职工作:每天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离开,专注起来连午饭都是端到电脑前面吃。同事们很喜欢他,因为他够简单。

冯巍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主宰他表情的只有一个因素:电脑。离开电脑时,他永远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开会讨论,多数时候是沉默着倾听着,点头微笑,虽然笑容里有些许的茫然。一坐到电脑前,他则两眼放光,精神抖擞,通常只要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需要解决的问题的难易。

跟冯巍沟通也很简单:发邮件。长期和电脑打交道的人都是木讷的。以前同事有问题来找冯巍,他虽然心里明白,但嘴上吭哧吭哧说了半天也说不明白。等人家转身 走了,冯巍再思索一下,写个邮件发过去,思路清晰,条理清楚,如电脑程序一般严密。久而久之,大家再有什么问题找冯巍,哪怕是坐在他对面的,也要特地写个 邮件发给他。

职场如战场,但身边像冯巍这样的同事是不需要防范的。他乐此不疲的只有电脑技术,办公室的一切飞短流长,他一概不知,也毫无兴趣。在“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牲口使”的IT公司,冯巍干活比牲口还猛,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热爱而非心计。

电玩脸:废寝忘食的游戏狂人

万钧连跑带赶地直奔前台的打卡机。咔嗒,刚好9点整。前台小姑娘瞥了一眼他的鸡窝头、熊猫眼,笑道:又通宵打游戏了吧。

在同事们看来,万钧简直就是个“BT游戏狂人”,每天除了上班上厕所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贡献给电游。

早起出门赶地铁,早点可以不带,但PSP游戏机不能落下。坐地铁换公交车,万钧一路玩到公司。中午一小时的午休时间,他三下两下吃完饭就往回跑,打上半个 多小时的游戏也能缓解一下游戏瘾。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就跟得到大赦似的,欢天喜地地往外冲,因为此后的所有时间,都是他跟游戏的了。

不仅仅是时间,万钧大部分的收入也奉献给了游戏。买最新款的手机,只为了玩游戏;买最好配置的电脑,也是为了玩游戏。公文包里放着PSP,书房里搁着 NDSL。因为买了Xbox360,把客厅的电视换成了等离子的;过阵子又搬了套Wii回来,然后把钱源源不断地投入到一套又一套价格不菲的软硬件上。

没有其他娱乐,二十七八岁了也不谈恋爱。父母眼里的万钧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事事都叫人操心。不过万钧很安于现状,每天有游戏相伴,他就很满意了。

只是有时候游戏玩久了,一下子回到现实世界里,万钧时常有不知所措的不适感。玩了泡泡龙出来,他见到小朋友手里的气球就会下意识地移位瞄准;玩久了第一人 称射击游戏,进了公司不由自主地猫着腰靠墙走。最近因为迷恋赛车游戏,有回出门一踩摩托,半天没回过神来:咦,怎么这么慢啊!

MSN脸:与世隔绝的网聊高手

陈平每天到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电脑上MSN。有时候到得早了,登录时MSN上的“小人”灰蒙蒙一片,陈平就会有莫名的焦躁感,她得去泡咖啡、吃早点,东 忙西弄地把这十来分钟时间“杀掉”。等到九点一过,“小人们”一个接一个绿了,陈平的脸色也舒缓起来,这才能安心地坐下来工作。

和客户联络,和同事商讨,见缝插针地跟朋友们聊个天,都靠MSN。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平的电话越打越少了,手机也是偶尔接一下,连短信都发得少了,“多方便啊”。

除了即时快捷外,陈平觉得MSN对她这种内向少话的人来说,实在是沟通的至宝。

以前跟客户联系,打电话谈正事之前总要先刻意寒暄一番,陈平特别不擅长这种客套式的亲热。现在上MSN,打个“Hi”或者笑脸就能单刀直入地进入主题。因 为无须当面和电话里的即时反应,陈平跟相熟的客户就会肆无忌惮起来,高兴时会打个抛媚眼的、哈哈大笑的,意见相左时会号啕大哭或狂砸吉他。后来客户都喜欢 跟她在MSN上说事儿。因为网上网下的陈平实在差别太大了,现实里那个沉默寡言,网上那个风趣幽默。

按陈平的被动性格,在现实中常有联系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靠着MSN这个感情联络的好工具,如今她的联系人已经多达一百七十多。虽然多数是不常联络的,但只要在线,就好似天天见面般,不会有生疏感。

MSN还让她有了找到的归宿感。早前微软启动“i’m”计划,看到好友们突然各个前面都有了绿色的小符号,陈平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落伍了,孤单了,着急着跟人要了链接加入。这个符号俨然成为一个身份认同的标志,等到再登录时绿色符号跳出,陈平终于觉得安心了。

汶川大地震,好友第一时间把中国心的链接发给她。第二天到公司一登录,看到一长串红彤彤的中国心,陈平会心一笑,心里立刻暖洋洋起来。众志成城啊,大家心连心,什么困难过不去!

(摘自《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办公室的新脸谱

  1. 最后一个MSN脸,没有那么夸张吧,现在用MSN感觉越来越少了,还没有前两年多

    • @永远有多远 @永远有多远, 写作时应该都有那么一点点夸张,一般人是不会的吧~!

  2. 不错。文章写得好。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