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时光荏苒,难说再见

2016-08-23 . 阅读: 1,461 views

文/周晨文

一直以来都想写点有关毕业的东西,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点去抒发内心的情绪,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毕业时的情景,却没想到等到真正毕业的那天,自己却是如此的平静,以至于我以为自己转了性,变得开始理性起来了。

直到前几天返回学校拿驾照,我才知道,自己的内心一直都在酝酿和等待,在等待一种情绪,在等待一个时机,好让自己把这一切该有的都抒发出来。

我顺利拿到驾照准备离开的前一天,老爸打来了一个电话,他说,你记得把东西都收拾好,不要落下什么东西。我顿时心里一紧,对老爸说,我什么都可以带走,但是那些回不去的岁月和曾经肆无忌惮的青春我怎么才能将它打包带走?

挂了电话,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我终于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不难受了,因为我知道几个月之后我还要回来。但是这一次的离开,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我莫名有些伤感,我心里清楚这次将会是永远的再见,与那些年少时光和懵懂无知的青春说再见,于是我决定临走之前再去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看看,希望在这里一如曾经般留下自己最后的身影。

一个人走在曾经熟悉的校园,我却感到陌生,周围都是比我小的学弟学妹,脸上洋溢的是几年前我也会有的,带着对未来充满希冀和期盼的笑容。看着这群荷尔蒙旺盛的生命体,我的内心有莫名的失落,因为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和他们在一起我已经显得突兀,甚至有些格格不入。

走在秋意很浓的校园,天已微凉,我有些伤感,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在这里我再也遇不见自己曾经的朋友和同学,再也看不到那些熟悉的身影,听不见那些久违的笑声。

新校区虽然我们只大一在这里呆了一年,但是却有很多回忆,因为这里是我们四年时光的开始,当时的我们怀揣美好与希望来到这里,虽然现实并没有尽如人意,但那些时光却值得永远珍惜和怀念。

我来到11栋宿舍,这里的大门已采用门禁系统,没有学生卡的我已进不去宿舍,而我毕业的时候学校正在着手安装,我有些感慨,事物终究不会永远是我们记忆当中的模样。

我想起自己来到这个学校第一天认识的就是清哥和谢老板,虽然那个时候我们不是一个宿舍,但是他们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亲切和友好。后来可能是因为缘分我们在一周后都分到了618宿舍,然后又真正意义上跟勇哥成为了好朋友,我还记得自己第一天搬到618宿舍时,是勇哥掏钱请我们吃的外卖,说是为了欢迎我加入618宿舍,到现在我还记得自己当时点的是香干炒肉。大二的时候我们这个专业搬到了老校区,龚哥,浩妞也跟我们是一个寝室,因为缘分我们住在了一起,当然还有卓哥,小平,奶哥,小奇,飞哥,灿荣,也正是因为有这班兄弟才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更加有趣,在这里我要表示感谢,我会记得你们一辈子。

我走到西门,如今的西门已重新规划,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路边摊随处可见的模样,更多的是规划整齐的商铺,但我总感觉似乎缺了点什么。我想起自己来学校吃的第一顿饭就是在西门的胖哥点的西红柿鸡蛋,味道真的棒极了,送我来报名的老爸也一直夸个不停,虽然后面没几天胖哥烧烤就搬走了,但那个味道我至今都还记得。

我走到运动场,想起自己大学几年都没进去过几次,因为学校运动场是不对我们这些非体育生开放的,我想起唯一进去过的几次,一次是学校开运动会,我作为体育委员带班里报名的同学去参加各个项目的比赛,那次我才知道原来清哥跑步其实很牛逼。另外一次是我们大一军训的时候开动员大会,我还清楚的记得作为土木系的我们在对歌的时候被英语系的女生称为“和尚系”。

我走出运动场,来到食堂前面的空地,我记得自己当时在这里摆台邀请同学参加我们协会进行的模拟炒股比赛。在学校的社团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也得到了很多的锻炼,我的各方面能力都有了提高。

我走进食堂,刚下第四节课的食堂被同学们围得水泄不通,望着蜿蜒的打饭队伍我有些发怔,仿佛昨天我还跟朋友在这里排队打饭,讨论等下要不要打韭菜炒蛋,因为听说韭菜壮阳,而事实却是我以一个毕业四个月的毕业生的身份来学校做最后的道别,我莫名的有些难受,赶紧走出了食堂。

我走到篮球场,一群群学弟在哪里挥汗如雨,还不时传来因为有人被戏耍引来的起哄声,一如我们当初的模样,只是那时这里还是我们的主场。我想起自己作为队长却一直都没有带领班级赢过几场正式的比赛,我搞不明白有三分球如雷阿伦般神准的谢老板,有中投跟科比一般无解的勇哥,有被喻为球风如麦蒂一般飘逸,经常戏耍对手的我(虽然现在我代表公司打球连球都运不稳,莫名伤感啊,)内线更是有篮板无解到让人无奈甚至绝望的霍华德和奥拉朱旺般的卓哥和小琦,如此豪华的阵容却难求一胜,后来五巨头的湖人让我明白了原因(求轻喷^_^),这确实是一大遗憾,好在唯一让人欣慰的是我们总能战胜一下说自己是杜兰特,一下说自己是霍华德,一下说自己是科比的浩妞他们班(浩哥对不住了,这是事实)。

我匆忙地离开了篮球场,因为我有些害怕,篮球曾是我最喜欢的运动,但现在我对它却提不起兴趣,我害怕承认自己变了,因为现在的我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的热爱这项运动,更多的,我需要为生活努力工作,为所谓的前程奔波。

我来到北门的好兄弟酒家门前,我想起我在大学里面第一个生日就是在这里和兄弟们一起吃的饭,虽然其实我生日是在家里就过了。好兄弟,多好的名字,希望多年以后我们还能回到这里,坐在这个饭店述说自己各自的经历,一如我们刚认识时讲述高中时的记忆。

因为晚上要赶去长沙坐车,所以我没时间去老校区走一圈,听说那里现在没人了,我很后悔当初没有把老校区的每个角落都用相机照下来。

开往广州的火车即将发动的时候,我想起毕业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寝室几个哥们,奶哥,小平,大波,小琦,卓哥,飞哥,还有班里的几个女生我们唱完歌,吃了宵夜,大家一起躺在老校区正门的那个很长的石梯前聊天,开着玩笑,畅想着理想与未来,突然小琦过来跟我们一个个拥抱,哭着说他多年后一定会回来,我从没想过李奇这么个大老爷们会哭,我顿时鼻子一酸也忍不住哭起来了,结果一行人哭的稀里哗啦。

我还想起送老板和卓哥离开的时候,浩哥平时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人也红起了眼眶。我想起送清哥去上火车时我跟清哥拥抱了很久,我止不住的抽泣。我想起我走的时候,浩哥打电话过来说他有事不能过来送我,我知道他当时还在为毕业的事烦恼,好在现在他也顺利毕业了,感谢勇哥和龚哥把我送到校门口,让我觉得自己离开的时候不那么孤单。

我想起大一的时候在周末的晚上跟清哥从图书馆看完书去附近的医专买过炒饭。我想起我跟浩哥,勇哥还有卓哥一起连机玩自由足球,还有他们各自取的搞笑的名字和滑稽的服装,什么时候能够在一起再玩一把。我想起跟龚哥一起在外面租房考研,虽然我们最后都没有报名,但现在耳边依稀还响起龚哥叫我‘阿文’的声音。

我想起大一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我们寝室四个兄弟在教学楼后面堆的雪人,现在我们和雪人合影的照片还留在我的空间。我想起我们寝室晚上的卧谈,想起我们各自吹牛的情景,想起我们一起骂某位老师不给我们过论文时的情景,想起我们一同讨论刚刚看到某位漂亮女生的情景,想起浩哥每次只有求我们有事时才会叫我们哥的情景。

我想起太多太多,四年的时光发生了太多的事,很多事情也只能留在回忆里。再也不会有人开玩笑骂你傻逼,草泥马,你还能开心的笑;再也不会有人给你取各种各样的外号,你还能欣然接受,呵呵的像个二逼;再也不会有人对你说,等下老师点名,记得帮我签个到。再也不会有人叫你,等下我们逃课去看NBA,去打篮球;再也不会有人对你说,你明天考科目二或者是科目三,不请客肯定会挂的哦;再也不会有人在你身边说起熟悉的口头禅,比如浩哥的‘你别安排我好吗’;再也不会有那种互相蛋逼的快感。

其实,四年前的那个九月,当我们赶赴这场青春的盛宴,我们就知道终有一天要离开,只是我们没想到会如此之快,快到我们还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快到我们还有很多遗憾还来不及完成,快到我们才刚开始相互了解就要离别,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时候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现在的我们,都要开始为生活奔波,我知道我们都会变,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记住自己最纯真的模样,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时光。

今夜,我就要离开,真正意义上告别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或许我再也不会回来,但我的记忆永远定格在四年前九月那个有着和眴微风和温暖阳光的早上,一个少年来到陌生的城市,脸上没有惶恐和不安,有的只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脸和无比坚定的眼神,他期待在这里发生一些属于自己的故事和收获一些美好的回忆……

然而再美好,也只是回忆,人不可能永远活在回忆里,明天我还是得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为自己所谓的前途打拼,过那些既定的生活,有些无奈却也是必须,但是我始终做不了那种失掉了灵魂的人,心中那盏关于梦想的灯火却始终明亮。

然而时光纵使已去,却难说再见,唯有祝福,希望那些我遇见过的,一起走过的或者亏欠过的人都能过的好,即使时间再久,希望遇见时,我们还能相视一笑,说一声好久不见。

周晨文 写于2014年10月25日



周成文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微信号:qq425873615 weibo: http://weibo.com/zcw201314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