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你真的喜欢成熟吗?

你真的喜欢成熟吗?

初秋时节,沉郁的绿色,开始因着一场场细绵的雨改变,开始点缀星星斑点的黄。葡萄甜到开始值得怀疑,霞总是红的燃烧,让在微凉风里的你驻足忘我。风和雨,是这个秋天的催生婆,蛊惑着孕育一夏的季节,悄无声息却又目的明确。

秋总是隐隐的来着,夏就在疑惑里被渲染,被湮灭,秋被催生了。跟这个人生类似,青春不是被成熟战败的,成熟是被人生的风风雨雨湮灭和催生的。

前些天去穿越,朋友们就开玩笑,不是求山水静谧、峰林险秀,或是舒放胸臆,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还行,还能折腾。于是,明白其实自己成不成熟,都必须成熟了,或是必须看起来成熟。

躲避成熟的子弹,是这个世界的潮流,没人想成熟,只想着成功。成熟对太多的人来讲,意味着死亡。成熟离死亡只差一步,无非是自我感觉,自己总是活在过去而没有活在未来。按理说,成功总是能接踵而至的,只要自己别被失败圈养。可惜的是越努力不失败,却不代表自己越成功。

如今这个世界的主流是,因为要承担责任,所以不能活出自我;因为要活出自我,所以逃避自己的生活。因为要活得美丽,就需要妆容自己、面无表情;因为要保存自我,就藏纳纯真,铠甲面对世界。纯真本身是一种力量,却因为掩盖在其他东西之下,脆弱而苍白。

这个人生需要冷血动物,因为可以随着外界冷暖随时转换。青春的热血换来的冷暖自知或是伤痕累累,总让人在讨好这个世界还是抗争命运间犹疑不定。世界总似乎告诉你,什么样的人生他才点头认可,但等你真这么做了,他又告诉你你装扮的太蹩脚。却忘了,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才是一个站起来的人,有温度的人才有历史,才有未来。

做有趣的人,和做有趣的事,不是一回事。当你觉得是一回事的时候,你最多是被欲望捕获而已。发现美丽和感知美丽不是一回事,寻求刺激新奇和经历自己的人生不是一回事。我们等待能撞入我们人生的东西,而不是探索可以和平相处的关系。我们急匆匆的开始一些事情,然后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湮灭、不知所终。

我们开始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开始以下意识的反应为傲,却屡屡收获错愕。幡然悔悟的去学习,发现明白的一直明白,不明白的依旧不明白。当我们只懂得归纳,却忘了定时重新整理收纳的格式时,为了不让自己混乱,就把每一个新的东西砍伐切削成自己认可的模样,心安理得的硬塞进自己的脑袋和人生。

我们鄙视欲望,却又被欲望驱使。我们渴望未来,却又畏惧改变。我们追求快乐,却因为谄媚这个世界而被世界拒绝。笑本身是一种结果,我们却当做一种理由。总觉得世界对不起你,其实自己最对不起自己。世界自己都累了,你还不累;世界都困了,你还不困。人生总是有很多东西,你越畏惧和躲避的,反而是你最需要的。

你开始为自己不能去做什么去寻找安慰剂,人生最大的安慰奖不是你成功了吗,而是从来没有失败过。没有失败过和成功不是同义词,连近义词都算不上。学会装模作样的洒脱,面对没有经历过的未来,你寻找的是即视感还是既视感?洒脱是经历人生之后,不是经历人生之前吧。成熟或许需要你更多能说,“原来我可以…”。

信仰是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笃定的信任,当你已然把未知定义为已知,你也就没有机会拥有信仰。你能把一切事物解释的因果理性,必然中的必然,却就是解读不来自己的人生为什么成了这般模样。信仰在青春喧闹里是束缚、枷锁,但在成熟面前,没有信仰总是觉得自己赤裸裸般的可悲。

你在因果里寻找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推导自己的必然。却永远会在选择前犹犹豫豫、辗转反侧,你接受行动的结果,却永远不去选择行动的开始。你博弈命运,等着命运出牌,期待赌局的胜利。却忘了人生的经历,是个建造,随时的修葺,甚而不破不立。

你考究能不能爱、值不值得爱,却不承认自己爱无力、爱无能。爱本身是结果,你却当做了原因。爱本身没有价值,你却考量是否值得。爱本身是过去未来之间当下的事儿,你却忧虑未来的结果和过去的角色。你把身体的欲望和大脑考量的结果当做爱,也就把爱交给了过去和莫须有的未来。

身体自顾自的产生欲望和疲惫,大脑自顾自的制造篡改记忆,在成熟面前你却总是被身体和大脑左右。这个世界最大的邪恶是告诉你,你不能做的事情看似跟你无关,只是这个世界太残忍;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意,就是还让你明白,身体和记忆你其实可以分辨的很清晰,左右不了的世界和可以左右的自己,同样能和平相处。

于是人生很可笑很好玩,越接近成熟,每个人都目的性颤抖。这一生就这样了。这一生就这样了?这一生还能怎么样。这一生还能怎么样?

青春时说服自己很容易,说服别人很难;及至将要面对成熟了,蓦然发现,说服别人很容易,说服自己很难。青春追不回来,只能打着追赶潮流的旗号扮嫩,然后面对不伦不类的别人,间或审视一下不伦不类的自己。

喜欢成熟

左岸记:成熟如果是固定下模式,那该是恐惧的事,成熟如果是对事物永远开放的心态,那么也就无所谓成熟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