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大圣归来,乱侃悟空

2015-08-12 . 阅读: 2,657 views

文/洱海扁舟

五行山下,孙悟空被铁链锁着,手上戴着封印,他没有等到紫霞,而是等到了江流儿。不是一场爱情的团聚,而是一对师徒命中注定的相遇。

没有睥睨天下的傲气和豪迈,这时的他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猴子,或者说连猴子也不再是,五百年,孤独地在这与世隔绝的山中守望和聆听,单调的风景,重复的聒噪,他已失去了作为一只猴子的灵动和天真,就像一个乐呵呵的小孩突然间长大,被世界重重地击昏过去,悠悠醒转,然后沉默。

这时的他只是一个落寞的行者,犹自记得当年大闹天宫的辉煌,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潇洒,然而此刻,石头砸下来,砸痛了自己的脚,却砸不掉锁链和封印。他渴望自由,多么想像小白龙一样翱翔在天地之间,江流儿那样的小朋友这时必会张大了嘴,投来惊叹和羡慕的目光,然后可劲儿拍着手吧,他,不一直都是小孩们的盖世英雄吗?曾经,齐天大圣孙悟空,拔一根毫毛,散做身千亿,而现在?什么也没有。小孩长大了,却也往往忘记了,自己曾是个小孩。

哦,还有她,那个在城墙上和爱人并肩望着他的姑娘,“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哎”,夕阳中,两手扛着金箍棒,他没有回头。他记得她也说过的呀,她说她的心上人是一个盖世英雄,终有一天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色云彩来娶她,然而,来生再见,两不相认,茶,再也不必续上。他远去的背影,在风沙中落寞而孤寂。

白龙马,蹄朝西,驮着唐三藏还有三兄弟,他是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八戒和沙僧要喊他去救,猪,无能,沙,无劲。有一天到得灵山,贿赂下阿难迦叶取得真经成正果,然后呢?然后什么都没有了,再无齐天大圣,只有斗战胜佛。可是,猴,为什么要成佛呀?出于对一只猴子身份的起码尊重,他不是本该在花果山水帘洞自由自在耍子去也?什么西天,什么如来,什么唐僧,什么佛法,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然而不能,当年大闹天宫又如何呢?诸天神佛奈何他不得,却也终究难逃如来神掌。一泡尿未干,翻手为云覆手雨,五行山下,五百年,封印,加个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俺们呢把你哄),哈哈,臭猴子,叫你拽,如来如实道来,拈花浅笑。

满目的花草,满目的无意义,花果山望不到,三星洞太遥远,该想些什么吧?嘿嘿,我真傻,没事做什么弼马温,没事做什么齐天大圣,与其做受人束缚和轻视的神仙,毋宁与众猴水帘洞痛饮,与众妖魔结义,又何必落此下场?神仙,妖魔,又是否真如刀切一样的分明?神仙制定规则,凡人遵守规则,妖魔打破规则!可是重头再来,再选一次,结局就真的会不一样?天地之大,可容得下一个笑傲江湖的孙悟空?烟霞散彩,日月摇光,斜月三星洞,灵台方寸山,学成一身本事,可守的了一颗本心?可保得住一个自由?

只是每天黄昏,他都会望着天边的晚霞发呆,这时候其他什么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尽管他知道,晚霞的绚丽是不会久的,灿烂过后,便是漫漫的黑暗了。只是那张极明丽的脸和那极晶莹的泪,又一次浮现在了他悠远的睡梦中,那么温柔。

他突然惊醒,一个小孩儿挂着鼻涕牛牛,怔怔地望着他,他挣开铁链破山而出,待要施展神通,手上的封印却隐隐泛光。“如来老儿,你压了俺五百年,还不够吗?!”没有金箍棒,没有齐天大圣,只有一只叫天天不应的孤独而无能的猴子。然而石头背后的江流儿惊叹地望着他,念经、化缘、那都是些什么鬼,他要追随着他心中的盖世英雄,请他去扫荡尽那些害人的妖魔,保护无辜的孩子。

他无语,躲避,哪来的破小孩,五百年,他要的不过是自由而已,哪再管世间洪水滔天?何况,现在的他,管的了吗?“我管不了,管不了!”他抱着头大叫着。他一拳击倒了身畔的大树,不过只是出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江流儿走了,独自去救小孩儿。孙悟空落入水中,没有一点声音,永恒的静寂。那个天真的小孩儿,他就管的了吗?他想起了自己渴求的自由,“当你够坚强,够勇敢,你就可以驾驭它”,望着小白龙自由翱翔的时候,他曾这样对江流儿说,然而,自由,从来不是空无一物,而是必然有所羁绊,如水,如风。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即便明知此路艰难,甚至了无胜算,也要放手一搏,义无反顾。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江流儿的小手耷拉了下去,大圣的眼泪掉落下来。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鸿蒙开辟,打破顽冥,千万年后,大圣归来的身姿,依旧凝固在动人的传说中。

大圣归来

左岸记:对,很多事情哪怕是再来一次,依然会是那样的结局,所以,不要说如果……,要说我现在可以……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