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一场笔墨官司和我的见解

2015-07-20 . 阅读: 1,599 views

文/子轼

最近在知乎上又和人打起了笔墨官司。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观点不同的交锋而已。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想写出来,请诸君共酌。

在知乎上类似“如何评价xxx”的问题屡见不鲜,在一次检索有关钱锺書先生的问题时看到了“文革中的钱锺書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回答,而是评论了一位匿名用户的答案。

题主的问题详情中是这样写的:“一篇文章中说施蛰存和钱钟书继承了庄老沉静如水的哲学,无论是这沉默和不争不管中是蔑视还是无奈,他们从文革走了过来。为什么钱钟书撑过了文革,他在文革中经历了什么?”

那位匿名用户是这样回答的:“其实,他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好。吴组湘先生是钱钟书先生的同窗学友。在一次同学会上,两位八旬的老人拥抱在一起,吴先生却说了一句冰冷的话:‘你的著作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自己。’事后钱先生寄了一套厚厚的《管锥编》给吴先生:‘我的书,你都没读懂!’不平之气,溢于言表。吴先生去世了,而钱先生成了一个活的神话。吴先生去世后,没有人敢质疑这个神话。又如文革时期殴打林非夫妇,杨绛和肖氏各执一词,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个中原委,颇为复杂。我个人认为是肖氏说法比较可信,钱钟书当时社会关系可不一般,文革时期有人庇护。又如他自己是太祖文选英译本负责人,如此媚上,受到冲击也是小的。以上资料网上都可以详细找到。我要说的是他并没有那么好,许多不好的品质使他度过难关。但不是他一个人的错,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介书生,就连主席都可以被打倒,可想而知人人自危也。那个时代,人人惶恐不安,扭曲人格。文书潦草,行文不畅,手机党,大致意思知道即可。怕钓鱼,匿了。”

按理说,这位匿名用户的回答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以指摘之处,借用梁启超先生评价李鸿章的话说:“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面对像钱锺書先生这样可以将其自身的学问发展为“钱学”的学者、大家,自然是有人赞亦有人贬。可是我所不平的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在我看来是有些狭隘的。

当有人在匿名用户的答案评论中询问钱锺書在文革中具体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时,这位匿名的仁兄(姑且认为是位先生)的答案是这样的:“钱钟书文革时期做了许多不好的事,但是杨绛却为他洗地,无中生有,中伤他人。鄙人读书不多,据我所知老舍先生人品也是一顶一的。还有请不要断章取义,我哪里提老舍因为自杀所以品格就高尚,那我岂不是说谁死谁高尚。确实刘少奇周恩来都整过人,不可否认。”

同时有一位叫做沈念卿的用户这样评论:“一个走狗,被高度评价至此,真没白抱党国大腿。”还有一位叫做一平的用户评论说“对杨绛的印象也差了很多,本来还挺喜欢《我们仨》的。可她居然咬过人,林非夫妇跟您们得多大仇,两夫妇真是名副其实的文武双全啊!虽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现在把他们捧得这么高,真心觉得这就是一场文化炒作。”

在看完了这些评论之后,我对于匿名用户的答案和上面的几位评论者有了一个印象,他们的答案与评论都是投机的,窥一斑而见全豹的做法并不可取,贴标签的做法更不可取。于是乎,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话不知道作者和楼上的几位懂不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句话也不知道作者和楼上的几位懂不懂。字面上的含义,只要是有文言基础的都可以理解,但是字面里的含义会不会有‘吃人’这两个字就说不准了。十年,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十年,又有多少人独善其身,隐忍苟活。对于一个人的评价,不能够只看了他做了什么,还要看他做这件事情的时代背景。如果你是一个学者,某一领域的研究专家,某天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如果你违心的高呼万岁就可以让刽子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继续研究,你是想被杀还是想违心的呼一声万岁然后继续自己的研究?老舍当然高尚,可老舍高尚的背后是不是也让中国又一次的错过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机缘呢?郭沫若可耻吗?郭老在十年中白发人送黑发人有两次啊,你们有为他考虑过吗?屁股永远在指挥脑袋。”

虽然算不上锺書先生的拥趸,但是也拜读过先生的《围城》《管锥编》的一部分,对于先生的文采和治学深感敬佩。加之杨绛先生的《我们仨》等回忆录式的作品,对锺書先生的情感可以说是高山仰止的。自然而然,也可以理解先生在十年浩劫中的一些做法。

匿名用户在看完我的评论后给了回复:“独善其身再好不过,然而现在把他们捧的宛如无瑕,这不是当我们瞎?我只不过说事实,引来你自以为是,刀架在你脖子上不是你杀人放火的理由,因为淫威而损人利己就不算过错了?道德之所以叫道德,是因为其不为他物所狭。不要把什么事都归结于时代,就好像不是所有事都可以赖政府一样,照你说来受性命之忧的汉奸不可耻,恩,你做汉奸去吧。”

看到了他的这个评论我一时间哭笑不得。只能将自己看待问题的出发点和角度告知了他:“当我们在看一个人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个人是‘人’,必须抛开一切政治,种族,文化,性别等等一切因素,用‘人’的角度来看‘人’,才能算是公正。当看清了‘人’,再去考虑其他。其实真正的‘人’,并没有多高尚,所以我们需要道德,法律等外部力量来直接加持和间接加持。 另外,别给人扣帽子。讨论,不是谁要把谁打倒后再踏上一万只脚。讨论,就是为了更客观,更公正。”

这位仁兄又回复了我:“人与生俱来来就带有各种属性,你要我们抛开政治,性别,种族,文化等等都不谈?这无异于评判一只动物,动物才这样评判吧。老舍高尚的背后让中国失去了诺贝尔?你看中老舍活着就是为了中国获奖?为了研究不要道德?刀架在脖子上就得变成禽兽排除异己?郭沫若?世人大概都知道他那时好溜须拍马,周总理也夸过江青,周绝非为了个人,是为了大局。然而一些人为了个人得失,面对生死攸关,却要命不要义,这样的文化当成人之常情,中华民族之德行何存?”

我看到了他的回复,顿时感觉在此逻辑中,自己再往下打这场笔墨官司无疑是自绝于中华民族的德行了。但是心中的愤懑无处宣泄。

今天的国人给我的感觉好像还生活在“文革”的年代,似乎每一个人都有着巨大的不满。凡是给执政党说好话的一律斥之为“五毛”,凡是认同甚至有保留的认同普世价值的也被说成了“卖国贼”。好像人们还是热衷于“文革”给人“戴帽子”“打棒子”的一套语言习惯。突然想到了那一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由得不让人扼腕叹息。周小平之流似乎有高居庙堂的趋势,任志强这样的所谓“公知”却被人骂的狗血淋头。百思而不得解,只能笑一句“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

我不知道诸君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只想说说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当我们试图剖析一个复杂事件时,当我们试图解读一个人的时候,所需要坚持的应该是“涤荡尘沙,追本溯源”。也就是面对一个复杂的事件,我们需要问“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这三个问题来帮助我们厘清思路。先问“是什么”的时候要尽量的贴合事件的本质,而不要考虑外部的一切诸如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然后再问“为什么”,就是开始逐一的考虑外部的因素,这时依然要一项一项的分析,尽可能做到客观;最后问“怎么样”的时候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将所有的内外部因素通盘考虑,甚至可以加入主观的看法,思考等。

当我们解读一个人的时候,要首先考虑的是这是一个“人”,可以理解为生物学上的“人”,也可以理解为社会学上的“人”,但这只是一个生命体,我们所要思考的是当我们也为一个“人”的时候,会怎么去做。而不是一上来就考虑这个“人”是什么人种,什么性别,什么国籍,什么信仰,什么教育程度,什么社会背景……私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认清这个人。当认清这个人以后,再把其放入人种,性别等因素中,便可以更好的理解其所作所为,更好的评价这个人。

虽然一直坚持着这个观点,也曾和身边的朋友分享过这个观点,却也不得不承认实践的难度。可操作性欠佳,我还是乐此不疲的力图践行。就拿钱锺書先生在“文革”中的一些做法来看,他老人家在那十年里是负责翻译《毛选》的,因此受过的冲击不多。黑暗年代里,人性的恶被激发出来,父子相残,夫妻反目的事例数不胜数。锺書先生有没有攻击过谁我没有调查过,不敢妄下结论。可锺書先生毕竟也是凡人,不是神仙,他想要活下来,想要不被打倒,想要保全自己和家人,所能做的很有限。自然有品德高尚的人宁愿自己被打死也不愿诬陷他人的,更多的人在那个时候所考虑的恐怕只有“如何活下去”吧?毕竟人唯有活着才可以被称之为人,只要是死了,无论影响有多大,都不可能是人了。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反驳说,按照我的逻辑,ICIC杀人,恐怖分子袭击,也是可以理解的了。不得不说,对,他们作为”人“是可以被理解的,他们先是为了生存,再是为了更好的生存,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去参加“圣战”的原因。可是他们的做法无论放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的耻辱柱上必然会有他们名字。

我一直很不赞同给人“戴帽子”“打棒子”的做法,但社会潮流如此,不是一个两个人可以改变的。能做的,恐怕只有在这里谈一谈自己的观点罢了。

说了这么多,有一些不知所云了。简言之,一,我们应该探求的是事物的本身;二,人要先为人,才为社会动物;三,人身攻击和贴标签的做法不可取。四是最无关紧要,最啰嗦的,便是小弟发了发牢骚,谈了谈观点,还望诸君指摘。

寻找本质

左岸记: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为自己心中喜欢的人辩护也是悍卫自己的人生哲学,此当为之。但我们要记得,我们不要试图去说服别人,因为人是很难被说服的。人是复杂的,站的角度不同观点自然各异,也因为很多事是人无法用某个具体的标准来衡量对与错的,我们只能说谁伤害了谁,谁破坏了什么,谁就得负责,得承担后果。

就某件事,我认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往往是强词夺理,只有不加个人色彩评价的陈述事实才无可争议,而对于还无法证明的事情,要保留意见。我们可以形成自己的态度,但这个态度无法也不必强加于人。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