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2015-07-18 . 阅读: 4,960 views

文/荠麦青青

乾隆五十五年,内阁学士尹壮图上奏言表:朝廷的“议罪银制度”弊端甚大,导致各地财政出现严重的亏空,理应废止。

据说乾隆看罢奏折非常生气,此时大清王朝泽被九州,河清海晏,怎能有如此抹黑清帝国事件的发生?于是让尹复查,学士坚定立场,据实禀奏:“臣经过直隶、山东、河南、湖广、江浙、广西、贵州、云南等省,但见商民半皆蹙额兴叹,而各省风气大抵皆然。”

龙颜大怒的乾隆当日即颁布谕旨,说他绝不相信尹壮图的话,因为自己统治五十五年来,“自谓勤政爱民,可告无愧于天下,而天下万民亦断无泯良怨朕者。”

国家的财政究竟如何?官场腐败问题是否如尹壮图所言,自上而下,糜烂到底?学士建议只要去检查一下各地的仓库是否有存粮存银即可。

乾隆皇帝严词拒绝了尹壮图“密查”的要求,理由堂皇——无此政体,意思再明确不过:老祖宗从无此先例。不但不允许密查,乾隆还指定尹壮图每到一地,朝廷先派快马提前五百里通知地方官。

结果呢?结果可想而知:钦差所到之处,仓廪殷实,账目清楚,盛世,果真是盛世!举世嚷嚷,异音难存,这无疑是尹壮图的必输之赌。于是一向笃诚正直的大学士这一次也不得不曲承皇意,深刻检讨自己“冒渎圣听,戆愚之至”,并“恳请立即回京治罪。”

乾隆在历史上也算一代圣主,但仍有如此闭目塞听,自欺欺人的昏聩记录。何也?《“倒萨战争”与萨达姆的结局》一书中指出,“长期执政的人容易形成一种权力幻觉,也就是对自己权力无所不能的过分迷恋。在这种情况下权力成为一个洞穴,而这个权势人物就成为穴居人。他是自己权力的俘虏。他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支撑权力的正面信息,负面的信息都作为错误的信息被清洗掉了。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机制,它自动地过滤掉错误的信息,输入正确的信息。在此情况下,这个领袖往往无法正确地看待自己和世界,他甚至都无法对自己的力量形成恰当的符合实际的判断。”

所以,乾隆眼中的大清王朝一直是江山永固,承平盛世,哪怕当时日渐衰微的帝国已危机四伏,败象尽露,他仍可以自动屏蔽掉一切不利言论来维系这个“但愿长醉不复醒”的幻梦。

著名学者周濂写过一本书《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装睡者,执迷于自己的太虚之境,拒绝清醒,更排斥被当头棒喝。执政者也好,普通人也罢,若他一直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永远沉浸在一种自我虚假的幻象中不肯醒来,再振聋发聩的声音对他也毫无裨益。闻过则喜,从谏如流,需要的是胸襟和气度吗?其实,它需要的更是直面自己纰漏、谬误甚至阴暗与丑恶的勇气,刮骨疗毒,壮士断腕,鲜为人行,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了。借着光鲜的羽衣,每个人都找到了存活的证据和膨胀的理由,哪怕他知道那不过是一件皇帝的新装而已。

近日因《道士下山》而让名导陈凯歌饱受批评,纵观这几年陈导的诸多造势煊赫的电影,几乎都是滑铁卢之役。知名编剧芦苇曾提及一桩往事:《霸王别姬》大获成功之后,陈凯歌一直说要花时间把其中纰漏做一番重新梳理,芦苇自己找了几十处准备和导演深入切磋。可是再次见面,芦苇兴冲冲准备总结再上层楼,等来的却是戛纳班师回朝,一辆豪车停在门口,走下车来的陈凯歌一身豪服得意洋洋,当时芦苇便心里一沉,这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阵仗哪还有兴趣讨论纰漏?于是1993年至今22年,《霸王别姬》的编剧导演内部总结会始终没有开起来。因此好大喜功的导演,在水平上一直未见长进,在脾气上却一路看涨。

故,改天换地也许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往往是,我们借助历史之鉴,他人之鉴,看到自己的丑陋与不堪,然后身体力行戒之再三。

装睡的人

左岸记:给一个结论,不如给一种思维方法,不如给一个看问题的角度。保持在一种学习状态,通过书籍,电影,评论,加上自己的思考,改变生活的密度和质量,让生活不以时间为坐标。 人们总习惯这样欺骗自己,被骗着或者假装着,慢慢地就像真的一样。这种生活方式就这样流行起来,而且取得不错的成效。 人生没有意义,那为什么要活下去呢? 我只想说意义并不是活着的理由。这就像那个永恒的苏格拉底问题:一个人应该如何生活? 每个人都应该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