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厨房:疗愈创伤的心灵圣地

2015-07-16 . 阅读: 1,996 views

文/图 韦宇教

“地球的中心并不是个巨大的铁球,而是一个个家庭里的一个个厨房。厨房是母亲的乳房,是爱人的双手,是宇宙的中心。”——题记

她,是一个与丈夫疏离却被捆绑而几近崩溃的女人。

他,是一个因失去了妻子而悲痛欲绝的男人。

她,是一个对母亲充满了怨恨而精疲力竭的女人。

从纽约到巴黎,再到伊斯坦布尔,三所不同的城市,三个命运和经历不同的人物,因一本写着“最大的失望”的《舒芙蕾蛋糕》的书,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伤心和厌倦过后,他们走进了各自的厨房,一遍遍的去尝试去动手,直到把碗和烤箱用到破旧。在一场漫长而激烈的斗争过后,在经历了蛋糕的中央不停的塌陷之后,他们终于做出了最好最美味的舒芙蕾蛋糕。同时,他们的内心也释然了,也找回了自己,也找回了生活。

也许,是因为时间治愈了一切;也许,是因为他们在厨房里学到了些什么,就像他们曾经忽视和遗忘了很多东西一样。

厨房:疗愈创伤的心灵圣地

莉莉亚的婚姻之苦

莉莉亚其实是一个悲情的女人,从菲律宾到纽约,从女巫到阿尔尼的妻子,从爱情到维系了三十年的婚姻,可惜她一直都不知道当初为何跟阿尔尼在一起。

因为爱情?因为生活?因为梦想?是,却也都不是。她一无所知。

她把收养的两个孩子阿珰和阿江养大成人,但在年老的时候,孩子们却对她和丈夫的生活漠不关心,更是从来没有主动给他们打过电话。

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着丈夫,却收获了一段失败的婚姻。

她变得没有吸引力,变得闷闷不乐,变得毫不起眼,变得喜怒无常。

她讨厌自己总是那么懦弱,总是依照别人对自己的期望而活着。

她矢志不渝地相信阿尔尼、阿珰和阿江的善心,但结果证明了她是错的。

她忘了当初为什么要来美国,为什么要来纽约,为什么要如此生活。

她给自己那颗受伤的心疗愈的唯一方式,便是走进厨房,用食物和味道来安抚自己。“一跨入房间,厨房那种熟悉的香味立刻包裹住她,安慰着她,把她揽入怀中,去治愈她全部的伤痕。”

相比于丈夫和两个孩子,她与房客的关系反而更好。为了给房客做出可口的饭菜,她去网上找食谱,给一个来自瑞士,一个来自日本,一个来自西班牙的房客做他们喜欢吃的食物。

莉莉亚和阿尔尼都知道:他们的婚姻很久以前就失败了,但他们需要这样一出悲剧来让彼此明白,他们无法再生活在一起了。

于是,他们各自痛定思痛,各自做出回归内心的抉择。

阿尔尼想着:恢复健康,靠自己度过余生,然后安安静静地在自己那十八平方米的屋里生活。

莉莉亚想着:重新体验那些中断了但还有记忆的生活,回到菲律宾,回到故乡,回到自己的生活里。

然而,世事无常。她买好了前往故乡菲律宾的票,最终却没能成行。她比阿尔尼先倒了下去,然后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再也听不到面包从烤面包机里弹出的声音。

好在,她是倒在了唯一能疗愈自己的厨房里。

马克的丧妻之痛

马克的丧妻之痛

失去后,才知道曾经的那个熟悉的人对自己有多重要。对于马克来说,妻子克拉拉就是他“多年来一直披在身上的毯子,现在她不在了,只留他瑟瑟发抖。”。

失去克拉拉后,马克茶饭不思,精神恍惚,甚至想到过自杀。可是,没有克拉拉,他连自杀都做不了。

把自己关在酒店里的马克,不知道自己明天早上还能不能醒来,愿不愿醒来,生活还能不能继续。

在克拉拉永远离开他以后的日子里,马克一直在寻找,在寻找一条会随时间治愈他,帮助他再次看到生活之美的路。

于是,厨房成了他一直在寻找着的出路,成了他的疗伤圣地。厨房可以帮助他逃离内心世界,迈出新生活的第一步。厨房里的每一样东西,就像冬天的棉被一样,包裹着他,给他以温暖,给他以力量,给他以勇气。

“每个人的生活不都是自己选择的吗?”他在心里问着自己。然后他开始和自己作战,接着是和这个城市作战,继而是和他所有的记忆作战。

他开始收拾厨房,扔掉之前克拉拉活着时用过的所有厨具。扔的过程中,他免不了回忆,少不了痛苦,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说“请原谅我,我的爱人,我始终都是要重新开始的。”

他开始不厌其烦地看着电视节目《美食之旅》,开始学着自己做饭,开始通过食物来理解世界,通过厨房来怀念克拉拉。

刚进厨房时,马克没想到自己的痛苦还是超出了预期。因为克拉拉的身影深深印在厨房的每块瓷砖和每套碟叉上,甚至印在了乱糟糟的桌子上。

但他还是怀念厨房里那些简单的味道,因为那里有克拉拉的味道,有爱情的味道,有相濡以沫的承诺的味道。

就像邻居奥黛特所说:“只有经历过纯粹快乐的人,才会选择寻找无限的悲伤,这样就不会夹在两者之间了。”

好在,回到厨房后的马克,终于融入了克拉拉生前的生活圈和朋友圈。他第一次邀请克拉拉的朋友们到家里做客,第一次下厨为他们做饭,而他们则举起酒杯,欢呼着:“为马克干杯”!

菲尔达的亲情之殇

菲尔达自始至终都是爱着自己的母亲的,这一点无可厚非,虽然母亲给她的生活和人生带来了很多困扰。虽然“每一天对菲尔达来说都意味着一场战争,和生活作战,和自己作战,和母亲作战,和床单作战,和纸尿裤作战。”

她感觉自己就像被囚禁了一样,囚禁在自己的房子里,囚禁在母亲到来后的日子里。她一次又一次的生出绝望感,那种她这辈子已经不再陌生的绝望感。

母亲越是放大她病痛后的快乐、痛苦、紧张和疼痛,菲尔达越是想挣脱和逃离。尤其是菲尔达在得知自己的女儿欧瑜已经怀孕并即将举办婚礼的消息之后,她想尽到自己当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她想过去参加欧瑜的婚礼,去照顾女儿的饮食起居。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知道自己需要先尽到做女儿的责任,先照顾好自己的母亲。然而,责任和怨恨依旧在她的内心不断冲撞着。

于是,她需要找寻一处避难所,那就是厨房。她需要从食物和味蕾中去寻求慰藉,来逃离她所不愿面对和生活着的囚禁她的这个世界。

每次下厨前,菲尔达都会先去家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和作料。对她来说,去农贸市场是一个很特别的经历,从一个摊位走到另一个摊位,就像是在那些从未去过的小村庄之间做短途旅行。

于她而言,这是一次逃离母亲给家里带来的不快的机会,也是一次自我放松自我疗伤的机会。

所以,最让菲尔达高兴的是给自己所爱的人做他们最喜欢吃的食物:给杰姆做朝鲜蓟,给欧瑜做葡萄叶卷饭,给希南做穆萨卡。

而对于她又爱又恨的母亲,无论她每次多么生气,回到厨房,她还是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母亲做她最爱吃的羊脖子布丁。

回到厨房,菲尔达最终还是释然了,她理解和原谅了母亲,放下了对母亲所有的怨念和记恨。而她的母亲,吃完菲尔达亲手做的半碗粥后,进入了深睡状态,再也不会醒来。

舒芙蕾蛋糕

“蛋少许,巧克力若干,三个蛋黄,六个蛋白。”舒芙蕾蛋糕的制作并不难,难的是你如何平静的,淡然的,心无挂碍的,带着欣喜和感恩的心,去做一份即便中央会坍塌,却依旧美味如初的人生的舒芙蕾蛋糕。

正如美食作家韩良露所说:“人生和舒芙蕾一样脆弱,只有接受生命的本质,不断地接受挑战,总有机会暂时遇到完美的舒芙蕾,就像三位主角走出困顿的生活,重新发现不完美的人生偶尔也可以像舒芙蕾般甜蜜而柔美。”

忧伤的时候到厨房去

【作者简介】韦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品牌策划师,专栏作者。喜好文字,摄影,旅游,踢球,养猫。在策划的江湖中,已穿梭沉浮七年。常静坐深夜,焚香,饮茶,煮字疗饥。亦是一个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的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的细碎。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感恩遇见——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分享到: 更多

韦宇教

韦宇教,品牌策划师,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搜狐旅游》专栏作家,《北漂期刊》特约作家,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穿梭沉浮八年策划江湖,煮字疗饥,书无妄之语。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细碎。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