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快乐有多难

快乐有多难

前些日子有个段子,大约是说,想看一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去看他/她朋友的朋友圈,里面的照片通常比较真实;再就是,一个人和朋友的友情如何,只需看合影自拍,他/她在美化自己的同时,会不会也顺道美化一下你。

智能手机淘汰卡片机,这个时代跑的太快,倒是人总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漂亮的自己那是必须的,特别是在别人的眼里。

据说,最爱惜羽毛的鸟是孔雀,连过个小河沟,也要把尾羽翘的老高。于是,古人矫情,汉·刘向《说苑·杂言》:“夫君子爱口,孔雀爱羽,虎豹爱爪,此皆所以治身法也。” 联系到了做人做事,人格品格。唐德刚《胡适杂忆》言:“适之先生, 爱惜羽毛。”,老舍先生称张恨水是一位“最爱惜羽毛的人”,大约都是这个意思。于是乎,想来我们自拍美化、摆拍POSE,也是无可厚非。在这个世界展示自己尽可能的美丽,碍不着谁还比较快乐,何乐而不为?

快乐么?

前些日子,朋友带着孩子从澳洲回来旅游,专程来西安,寻根的意思。

女孩,会说中文不会写,澳洲的历史简单到一句话,“英国人来了,发现有金子,于是把土著人都杀了,然后觉得受英国管没劲,自己成立国家呗。”,不如西安动辄几千年的厚重。偶尔想,国外的孩子还是幸运的,光历史就省了太多的精力。

或许如她后来跟同学说的,我比较NICE,于是孩子叽叽喳喳的话停不下来。结果,我哩哩啦啦说了半晌的历史,不知道是否教育到她了,她却几件小事两句话教育了我。

一是见到了几个小玩意,跟她妈妈撒娇要买,她的理由很简单,好玩好看。妈妈自然如大人般的思维和习惯,大致意思是这样的东西买来没什么用,母女情深,纠结起来也有趣。到了最后,孩子似乎使出了杀手锏,“能好玩好看,就是有用啊。”于是,孩子最后得逞了,小得意和快乐,母亲满脸的无奈。

二是,席间我和同学合影留念,摆了姿势,微笑。孩子很不满意,说没有真正的笑,我说因为牙齿的问题,笑起来很难看。她倒是说,“笑本身就是快乐的啊,和漂亮不漂亮有什么关系呢?”想想也是,呲牙咧嘴的笑着拍了。同学解释说,孩子初回国的时候,经常会和她说起自己的疑惑,就是国内人不怎么真正的笑。

三是对一切新奇东西最直接的惊奇,哇…哇…哇…的一路,一般这个情况,家长大致会说些大惊小怪、注意形象、叔叔还在旁边的话。同学虽有些不好意思,到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孩子是没见过这些。孩子倒是在真实、真性情,真诚的活自己。

把好玩好看当做有用,把恣意的笑认作快乐,把惊奇最直接真实的表达出来,她应该是快乐的吧,她的羽毛是不是更五彩和耀眼?那我们的呢?

“爱惜羽毛”该如鲁迅说的,如些“敝帚自珍”的意思,完全是个人的事情。现如今,倒是成了自己的壳儿,每天活在里面不自在,却还穷其所有的美化、打扮、化妆、打理不止。这东西是否有用,比这个是否带来快乐重要;这是否影响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比自己能否开怀大笑重要;及至遇到自己心仪或惊奇的事儿、物件儿,我们先要矜持一下,看看四周,拿出一副稳重的样子,才顺势应境,应景儿而得体。大致着,自己为了一个别人眼里的羽毛,丢掉了自己的快乐。同时着,还矫情自己是多么有着修养和内涵。

诚实和真诚是两码事,诚实是对这个世界、真诚多少是照应着自己的内心。诚实活着的,大多数被世界教训的鼻青脸肿,真诚活着的基本都修行的位列仙班。约摸着,又落到俗套里了,不真诚对待自己的内心,大约也无权快乐,也无权拥有自己的人生。

老子说你最好活的像个婴儿,我们活如婴儿是没戏了,因为还要挣口饭吃,要不哪一天说不定就饿死了。倒是对待孩子,让他们带领我们学会真诚,这招儿倒是可用。

快乐有多难?

我想,偶尔也学会去好玩好看,而不是想着这个东西是否有用,快乐该是最有用的东西了吧。再,拍个照是真实的自己,真正快乐和大笑的自己,留下的该是自己记忆里的美好,不用那么磨皮美化。也或许,邂逅到惊奇、惊喜,我们真的可以让自己不顾及周边的表达,那样也就没那么多的无聊和悲欢离合。

当我们的孩子如此的时候,我们不去质疑,起码做到旁观,或是进上一步,与他们一起快乐。这是对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或是对自己,最快乐也最简单的事情吧……

简单的快乐

左岸记:嗯,真正的快乐就是你正好实现了某种心理预期,这种预期越是真诚,快乐就越是持久,这种预期越是宽广,快乐就越是深远。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