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誓言如何经得住流年?

誓言如何经得住流年?

文/卡卡

他越来越少回家,家对他来说不像是避风的港湾,倒像是风暴的中心。
第二个孩子刚出生两个月,母亲过来照顾妻儿,家里每天都和打仗一样。
结婚14年了,他知道妻子就是这样的个性,一点点小病痛嚷嚷的像得了癌症一样。别人坐月子一个月就好了,妻子非要坐三个月。她老说自己身体不好,月子里要养起来。于是母亲就每天像个老妈子一样在家里操劳,送女儿上学,给女儿做饭,还要照顾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

他越来越讨厌妻子了。
每次回到家里,不管多晚多累,妻子总要说,老公快来,我头好疼啊,快来帮我按按。
他好几次甚至假装没听到,直接走到浴室,把水开到最大声,也掩盖不了妻子在外面喊,“你回来了招呼都不打一个的啊,你儿子你都不要过来看一眼啊,你就这么忙啊,我头疼了一天。”

他把头埋在花洒下,慢慢的,水盖过了耳朵,慢慢冲淡妻子的声音和儿子的哭声。

上床的时候,妻子已经睡着了,儿子也睡着了,微微打着呼噜,披头散发,蓬头垢面,这个女人真是糟透了。

午间的时候见了个供应商,对方新聘请的大客户经理,Cindy。
很漂亮,穿着一条连体阔腿裤,上身套个黑色小西装,左手拎着一只驼色方形包,右手提着一只黑色电脑包,远处袅袅婷婷的走来,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大方的和他打了招呼握过手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他对Cindy早有耳闻。行业圈子并不大,更何况这种高新技术行业,技术性销售本就男多女少,有了Cindy这样一个美女客户经理,业内聚会总少不了茶余饭后拿Cindy的花边新闻出来说事。
30来岁,未婚,没孩子,听说早年第一单是靠着和一个客户睡了六个月拿到的,混到26,7岁开始在业界小有名气,实力不容小觑,较高的颜值配上熟女的风范,再加上多年的行业经验,让她在这个行业越发如鱼得水。

和Cindy聊天的时候,会让男人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很厉害,觉得这个美丽的女人眼里心里全是自己。生意做不做不打紧,但是都很爱和这个女人待在一起。
慢慢的,生意就会做起来了。

他和Cindy越走越近,Cindy若有若无的暧昧时不时的骚他一痒。
回家后面对妻子,就更觉得妻子邋里邋遢,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整天就知道喊头疼。

这天,Cindy约了他去一家略有情调的饭店吃西餐,其实他不是很爱吃西餐,他喜欢吃老婆炒的香干炒肉和酸豆角鸡杂。
妻子是湖南人,婚前什么都不会,和他结婚两年后,每次带朋友到家里吃饭,都赞妻子炒的一手好湘菜。
Cindy大概是不吃湘菜的,感觉她的形象只适合吃西餐和红酒,或者优雅的吃一盘沙拉。

吃完生硬的牛排,他和Cindy边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边聊着行业内的新鲜事。
慢慢地开始聊到私人生活。
他很少和工作上的伙伴聊到私生活,尽管他对自己的生活已经极度不满了。
在外人眼里,他还是很幸福的,有着一份很好的工作,薪水也很高,在这个一线城市有房有车,妻子给自己生了一儿一女,家人都很健康。
这是十几年前他梦寐以求的生活。
十几年前,他和妻子挤在一个十几平的小出租屋里,曾无数次规划过以后的生活,描述的,大概就是他们现在过得生活。
那时候,现在的妻子还是他的女朋友。他只是一个没钱的毛小子,妻子是个漂亮聪明的女孩。当时很多人追求她,却不知为什么,妻子选择了自己。当时,他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他曾暗自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女孩过上幸福的生活。
婚后那两年里,两人过得很辛苦。从小娇生惯养的妻子开始学着做饭做菜,柴米油盐。每天挤着公交车上班,为了节约钱,下公交车后不转车,直接再走2公里路回家。

时光交错里,当年那个爱打扮的美丽少女渐渐变成了淘宝都经常嫌贵的少妇,当年那个最爱和朋友出去聚会的女神变成了如今只愿意围着锅碗瓢盆和孩子的母亲。
他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妻子。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妻子打来的。
他挂掉了。
接着母亲又打来几个,都被他挂掉了,他想无非又是家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吧。难道他每天工作这么辛苦,还要回家帮她们处理那些小事?

夜里一点多,他婉拒了Cindy的“邀请”,还是选择了回家。隐隐有些遗憾,却还是叹了口气,回家吧。
到了家中,家里冷清的厉害,家中竟空无一人。
他这才想起,前几个小时,母亲和妻子曾给他打过好几个电话,难道是孩子病了?
他赶紧拿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却是母亲接的。

的确有人病了,但不是孩子,是妻子。原来她整天说自己头晕并不是假装的。
妻子得了脑瘤。

他疯了一般地开车前往医院,路上没有塞车,可他却觉得这一路特别漫长。
他想起了很多。
他们第一次接吻,妻子脸红的像个孩子,亲完后软软的趴在他怀里,那时候他仿佛抱着全世界。
他们第一次吵架,一向要强的妻子哭的毫无美感,他特别不忍心,用力的把妻子抱在怀里,妻子拳打脚踢一阵,还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全擦在他身上了。

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妻子的母亲来这个大城市看他们,丈母娘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做人妇后住着这样的小出租屋,厨房里甚至连抽油烟机都没有,他在门外听着丈母娘和妻子抽泣的声音,妻子哽咽着却也一个劲的在安慰母亲,我们总会有房子的,我们这不是在努力存钱吗。他听着妻子的话,甚至没有勇气推开门进去给丈母娘一个承诺。
丈母娘临走的时候,给他们买了一大堆的东西,日用品和家具都有,还有一些妻子平日里爱吃的零食。
他知道,妻子在枕头底下翻出母亲给的存折的时候又哭了很久。

他终于赶到医院,妻子抢救过来了,但是还是需要手术。
妻子已经睡过去了,他帮母亲打了车安排母亲带着孩子们先回家了。
他坐在妻子旁边,看着妻子的脸。

他已经得到了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已经实现了当年许给她的“物质”诺言,可他没有停下来,他觉得妻子的脸好陌生,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看一眼妻子了。
谁者的妻子像孩子一样安详,他轻轻拉着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所有封住的情感都喷薄而出,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回到了一无所有却有彼此的时候。
不知不觉,他已经泪流满面。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妻子也醒了,妻子心满意足的笑着说,“你看你留了多少口水”
他傻呵呵的乐了。

医生说,妻子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他在医院厕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多爱她,却又要失去她了。

他从公司辞职了,期间Cindy给他打了很多个电话,他都没有接。
他带着妻子去了好几家医院,医生都不敢动手术,手术风险实在太大了。

他经历了几次希望到失望之后,也彻底陷入了绝望。妻子却反而很释然,他不明白为什么。

妻子年轻的时候很爱旅游,他终于有了时间,他带着妻子去了云南,去了三亚,去了峨眉山。
这一次,他们准备去西雅图。

刚下飞机,妻子就倒下去了,这几个月的幸福时光让他觉得妻子好像不会去世了一样,可是,还是发作了,妻子就这么倒下去了,在异国他乡,在这个他来过好几次却依旧觉得好陌生的地方。

他疯了一般地和周围几个金发碧眼的人一起把妻子送到医院,当地的医生说,妻子可以手术。

妻子再一次被抢救过来,出人意料的是,妻子坚持不同意手术。
他很愕然,他告诉妻子,美国的医疗水平比国内高出很多,而且这家医院有过很多次这类手术的成功案例,她存活几率很高。

妻子沉默半天,只说了一句,我们去欧洲好不好,我一直想去。

他哭了,再一次哭了,这半年里,他哭的比以前所有的都多,而且是当着妻子的面。

他不想放弃,他去找了医生,问了很多人,查了很多资料,这家医院治愈妻子的可能性很大,他不想每天都要担忧妻子随时倒下。

他疲惫的回到病房,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妻子病房里传来的声音。
是妻子的主治医生mike在和妻子对话。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愿意手术吗?”
“这些年来,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他每次回家,都很冷漠,甚至不会多看我一眼,而这几个月,是我唯一真正活着的日子,我感谢这场疾病,真的。”
“那你更应该手术,本来就晚到的幸福,不该走得这么早。”

妻子第二天就同意了手术,然而,上天并没有因为他的悔悟太晚而多给他时间。

她曾是他的一切,可他却忽略了她那么长时间。
往后还有那么多年,他却再也无法弥补。
妻子在很多年前曾说过,我既怕你以后没出息,又更怕你以后有出息。
他笑她傻,我这么努力都是为了你,我想让你过上更好地生活。

可这些年,他给了她什么,钢筋水泥砌起来的一个牢笼,再充斥着他冷漠的气息,让妻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那么久,他忽略了她,那么多年。他靠着她的墓碑,轻轻抚摸着墓碑上22岁的她,笑颜如花,却伊人不再。
风一直在吹,寂寥的墓地里空无一人,妻子应该很寂寞,她最怕孤独了。
她答应他追求的那天,她告诉他,你会一直陪着我吗?我很怕一个人。
他用力的点头,他在心里发誓,我要给这个女人最好的一切。

誓言经不住流年,狂风暴雨已经过去,风平浪静里,他失去了耐心,甚至以为自己失去了爱,直到失去了她,他才知道,他这么爱她,这么多年。

流年似水

左岸记:如果不想让真爱留下遗憾,请参考上一篇《关于爱情的一些看法》。自己要能独立,诉求要有方法,沟通要及时有效。婚姻里的两个人不应该有绝对的强弱之分,爱不是依附,是各自独立坚强,然后努力让彼此都变得更好。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