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善之善者,美丽心灵

2015-06-10 . 阅读: 2,100 views

文/吱唔

一位巨匠竟如此陨落……愿先生眷侣在经济学的圣殿里安息。——题记

十多年前在大学学习经济学,有一种很美好的体验。那就是当你接触和学习一些经济学的经典论述或理论时,发现和提出它们的经济学巨匠都还健在。于是,字里行间,仿佛总能感觉有这么几位经济学的长者微笑着注视着我。

可是,2009年萨缪尔森走了。然后,纳什也走了。

大学里认识纳什,是因为著名的“纳什均衡”以及凡教科书必提的“囚徒困境”。它教给我的是理性的悖论。毕业后,第二次认识纳什,是那部以纳什为原形的著名传记电影《美丽心灵》。它又教给我,“以理性分辨非理性,以常识分辨错觉”的必要,这让当年学术上的悖论一下子成为了人生的悖论。好在,这位受精神病困扰的数学家在这假作真时真亦假的人生幻觉里,最终还是清醒地领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电影和传记对他坚韧的赞美不再累述。但我不得不感叹他的生平符合了我对一位经济学巨匠的一种臆想或期待——不惧权威、不畏藐视地去发现一种能够普遍增进世间福祉的方法。他所奠基的博奕论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在人生大大小小的博弈或困境里,除了零和,还有共赢。

作为一名经济学毕业的本科生,我自认为还只是走在经济学殿堂外偏远荒僻的乡间小路上,还只能远远地甚至卑微地一窥远处的学术高塔。更觉惭愧的是,去年研究生课程重温经济学原理时,一些公式、定义我竟都淡忘得干净。但是,正因为经济学的殿堂里有这许许多多关心世间福祉的巨人身影,日复一日地把我熏陶,才帮助我形成了属于我自己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我立下的志向乃至我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都离不开经济学给予我的理性思维和“经世济民”的悯世情怀。

先生仙去。在这个仍然充斥着博弈甚至对抗的世界里,许多人谈谋略、求营巧。谋略何来?作为博弈和对抗的一种剧烈形态,我想起,在《孙子兵法》的谋攻篇里这样告诉你如何赢得战争:“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古汉语字典上说,善是“高明”;而在今天,透过纳什——

我觉得,高明是善。

纳什

左岸记:大师是一座高山,留给人敬仰也等待后人的翻越。举个应用纳什均衡理论的例子吧!

《美丽的心灵》里面有一幕挺有意思的: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的约翰·纳什和其他四个博士周末没事去酒吧玩,正起劲之时酒吧进来了5个女孩,其中一个尤为出众。这时,那四位老兄看的神魂颠倒,跃跃欲试,都想去追求那个长得最漂亮的女孩。但纳什思考一下后,泼来冷水,以打消他们的念头,结果是,那4个同学分别追到了其她长相稍普通的女孩,真正的美女反而受到了冷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分析如下:

正常情况下,男人都喜欢美女的,这是共识,于是那四个男生会同时对绝色美女展开攻势,但纳什却认为这些数学博士们此举并不聪明。因为假如所有的男生都去追同一个女生,他们就会彼此厮杀,互相牵制,况且那个被追求的女孩也不知道如何取舍,到头来可能没有一个人可如愿以偿,继而全军覆没。当这四个男生在被绝色美女拒绝后,肯定觉得丢份,心有不甘,转而再去找和她作伴的普通美女。可是,普通美女会怎么想呢?她们大多会因为自己成为别人的第二选择而不快,因为在相貌问题上,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嫉妒之心,于是她们可能对献上的殷勤不屑一顾,把这些男生一脚踹开。

为避免这种“集体自杀”式的情况出现,纳什提出的策略是:让这些男生一同冷落最出众的美女,反其道去追求那些普通美女,这样一来他们好友之间既互不侵犯,也没有羞辱到其他女孩,实现双赢。很明显,倘若其他三个男生已经对NO.1美女展开攻势,而且你又不能在“一定能追得上”的前面加上一个100%的保险,那么去追普通美女或许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显然对自己比较有利。这就是后来著名的纳什均衡理论。

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他的名著《国富论》里写道,在竞争中,个人的野心往往会促进公众利益。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人人都奔着同一个目标而去,为自己打算,却又难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因为在竞争的状态下,总有人会输的。于是,按照博弈论,亚当·斯密的理论需要修正,只强调分工和专业,这并不完整。最好的办法是,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去做对本身和团体最有利的事,即利益的最大化。

之前也听说过博弈论,但从未深究,还以为是如何下棋取胜之类的玩意儿,看了这部电影后才有点明白,但没想到其中的纳什均衡理论竟然有这样一个通俗的应用。但仔细一想,俗是俗了点,但更好懂,也比较合理,就拿所处大学来说吧,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这样的例子。原因是:那些想追求绝色美女的男生们为了不泄露自己的的“机密”,绝对不可能互通信息,也不了解美女的尴尬处境和真实想法。有男生会想:她这么漂亮,排队也轮不上我吧,肯定有那些有钱的阔佬去追求她,一番思量后,从而转移目标去追别的女孩了;遇到她的阔佬又会想:这么漂亮的女孩肯定有比我更有钱的才俊去追了,我还是放弃算了;而那些才俊们可能又在估摸:她应该早就被她的同学追到手了……结果可想而知,转了一圈,美女依然形单影只。

然而,许多美女终究还是有归宿吧,把这故事再接着往下延伸,这时可能会出现另一种现象,即所谓的“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绝色美女长时间一个人,无疑会引发周围其他尚处在观望状态的男生的揣测,接着不怕死地往前冲,这样又开始掀起新一轮的追求热。但这次将范围缩小,假设有两个追求者,一个帅哥一个“牛粪”。显然,帅哥也会有几个不错的女孩子在追求他,而牛粪此时却无人问津。原则上,美女肯定倾向于帅哥的,但问题是,现在有两个人在追她,她何不坐山观虎斗,看究竟谁更爱她,谁更有耐心,衡量之后,她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尽管先前受到冷遇,可还是要摆摆架子,不能让人太容易得手,那样会显得大跌身价,面子到时候也没地儿搁。

从追求者的角度来说,牛粪无人追反倒更能放开手脚无所顾忌地去追鲜花,并且全心全意。他会觉得,追不到也没什么损失,毕竟自己苛了点儿,可一旦得手,那就斩获颇丰,是一个经典战例,也是日后向别人炫耀的资本。如此一来,他在心理上就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胜利的天平开始向他倾斜。而帅哥就不同了,追到了还好说,万一失败恐怕连原本追他女孩们到最后也会弃他而去,还是那句话,没有多少人愿意当替身的。因此,帅哥所冒的风险可就大多了。在利益和风险面前,就看他如何选择了。

故事说完了,好像有一定的道理,耐人寻味,在其它行业应该还有很多应用吧!

推荐这部电影——《美丽的心灵》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