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七年了,相见还是怀念?

2015-06-08 . 阅读: 3,199 views

导读:这篇《七年了,相见还是怀念?》是上一篇《毕业了:再见,再也不见》的故事的后续,在这个属于毕业季的夏天,作为一个毕业了7年的老人,谨此两文,惦念那些过往时光,然后继续努力前行。

文/图 韦宇教

生命,是一场单程旅行,我们永远无法回头。在这场或短暂或漫长的旅行中,因心之所求各异,眼前会呈现出不同的风景。一路上,有风有雨,茫茫人海,我们不知道会在何时何地与何人相遇。彼此是擦肩而过的缘分,又或者可以相依相伴,这一切的一切没有谁会提前预知。就像2004年前的我们,就像2008年后的我们,就像2015年的我们。

“时间是扇颠沛流离的大门,平凡的我们注定孤独一生。日子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那些荒诞的时光都已经忘记。想起那些慢慢变的陌生的朋友,一回头,青春都喂了狗。”——题记

相见还是怀念

你好,我叫XXX,我是XXX人。

上课了,快起床!

玩升级了,一缺三!

谁去打篮球?

谁去踢足球?

帮我带份二餐的干煸豆角!

去图书馆帮我占个座!

有去湖边背单词的么?

你又不去跑早操啦?

老师点名记得帮我喊“到”!

你的小抄给我复印下!

XXX,考微积分的时候让抄下啊!

靠,我挂科了!

XXX,帮我替考吧!

那女的不啥样,还是算了吧!

晚上看看《山村老尸》吧!

跟我玩拳皇97,一个大招就能把你KO!

XXX呀,他又通宵去了!

你暑假回家吗?

熄灯了!

睡觉了!

考试了!

四年了!

毕业了!

再见了!

再次听到这些熟悉的话语时,我在梦里看到了你们。大家还是老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除了时间。

还记得正对大门的左边床位依次是:尹洪帅(下铺)、张艳慧(上铺)、任兰存(下铺)、吕威(上铺);而正对大门的右边床位则是:李明松(下铺)、韦宇教(上铺)、张健(下铺)、肖顺生(上铺)。

这是2004年至2008年的我们,这是大学毕业7年前的我们,这是我们曾经最爱的324宿舍。

2008年6月,潍坊的最后一个夏天。炎热还没开始,但我们的心都已经按耐不住的骚动不安起来。

2008年6月4日,我们结束了论文答辩。当我走出答辩教室404的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毕业了,就这样毕业了。

就在论文答辩的前两天,经管学院04级市场营销本科1-3班,在学校北门附近的鹿苑酒店举行了毕业离别聚会。导员拿起话筒,刚说完“同学们,再过两天你们就正式大学毕业了”,几个女生“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于是我们所有人都抑制不住的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是哭着,遗憾着,满足着,喜悦着,又悲伤着。

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的心情,我们的眼泪不知道为了谁而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流,只是每个人都觉得很哀伤,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分别了。大家心里很清楚,来自天南海北的我们,此去一别,再聚首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一生,也许不会再见面,只能珍惜现在,所有的话语都沉淀在啤酒的泡沫中,都倒进了身体里。而我能听到你们内心的声音,就像你们能明白我文字中蕴藏着的情感。

2008年6月4日,四年,落下帷幕,带着些许遗憾,留下些许故事。在阳光依旧的盛夏,我们挥手作别,背上行囊,再一次奔赴下一段未知的旅程。

下一段未知的旅程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324宿舍第一个离开学校的吧!

参加完论文答辩,我回到宿舍,把这些年写的十多本日记、散文、随笔和小说原稿在厕所里付之一炬后,收拾背包,坐上56路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回头对着正在拍各种毕业照的身影道一声:再见,后会有期。

这个夏天,在彻底告别学生时代前,我没有参加毕业典礼,我没有穿上学士服留下最后的学生照。

我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对自己说:人生总会留下些许遗憾,就把这些遗憾当做是留在潍坊的最美好的记忆吧!

7年后,艳慧从潍坊到北京参加我们的宿舍聚会,可以选择动车和高铁。这一年,我离开学校坐过的那趟火车已经没有了轨迹。而我离开的那一年,坐的还是T字头的火车,还不知道什么叫动车和高铁。

人生就是这样,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轨迹里,明天来的是旧友还是新人,更不知道来的是意外还是惊喜。

7年了,我在北京不好不坏的走走停停,短暂的离开后,总会再次折返。这个城市对于我而言,更多的是一段旅途,一次见证青春湮没的时光留守。

湮没的时光

这次相聚,艳慧从潍坊来到北京,洪帅和小威从上海来到北京,我、小松和兰存,从北京的五环来到了三环。这次相聚,让我看到了这世界最长的旅程,就是从我们的头脑到我们的心的距离。这样的重逢是美好的,美好就在于绕了一圈回来,发现原来大家还在这里,发现我们以为的已经放弃的坚守,依然孤单而倔强地矗立在我们生活的城市的废墟中央。

小威相比我2011年去上海看到的那个他,瘦了不少,更加精神矍铄了。他也买了单反,他也开始了一个人的独自旅行。

我们都是喜欢在路上的人,很多时候感性凌驾于理性之上。只是我没有小威那么善于识人,能言善道,也没他那么从容和掌控自如。

小威说,我开始有北方人的性格了。是呀,30岁了,我拒绝过很多的酒宴和别人的敬酒,但这次我没有拒绝兄弟们的盛情,虽然一次只喝了将近4瓶啤酒,却是我这30年来喝得最多的一次。

作为舍长,尹洪帅还是被大家尊称为“114”。事实上,相比于5年前的那个快乐的2货,他成熟和沉稳了很多。

时光总是这样,不停的雕饰一个人,直到自己都看不出的面目全非。好与坏,只能留给时间和旁人的嘴巴和耳朵。

艳慧是唯一一个提出去天安门看升国旗的,我不知道国歌响起的那一刻他是否激动万分,抑或是泪流满面。但我知道,作为班长的他,绝对是一个无比忠诚和忠实的共产党员。

聚会的这些天,早在13年就奔三的艳慧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他更有男人的责任感了。

在北京生活7年了,我只看过一次升国旗。那是08年的1月9日,我初到北京。在凌晨寒冷的风中,我从北京站走到天安门,观看了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升国旗。但说实话,当时我的身心已经冻得麻木了,自豪感和各种感都被冻住了,无法在心中萌发。

小松还是那个童颜的纯情小男生,7年过去了,他的那张小白脸,还是让我们感觉他永远活在大一那年的18岁。

他跟我一样,还是那么内向和少言寡语。毕业7年了,被社会玷污和蹂躏了7年,我们却还是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还是一样的不胜酒力。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不得而知。就像临近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们谁也未曾料到如今的自己,会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

作为我们宿舍也是我们专业学习最好的人,兰存还是那样充满着干劲和闯劲,而且更加睿智和干练了。

从潍坊到上海再到北京,山东人的淳朴和厚道在他身上依旧展现得淋漓尽致。谁跟了这样的男人,幸福绝对溢于言表。

远在海口的顺生以及定居云南的张健,因各种原因,未能前来北京,我们只好给他们点烟、洒酒祭拜了下,以示惦念。

一宁还是那么帅气,看来长期的美容养颜和健身真不是白费功夫的。席间,他说他已经被身边的很多单身女青年盯上了,而且已经有人在筹划着潜规则了他。听完,我们肆无忌惮地笑了。卖艺和卖身,许多时候,都是一样地在“卖”。

去年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男模和演员。此番再见,他已是个老板和导演。只是那份帅气和能言善辩永不褪色,一如7年前他在辩论会上的舌战群雄。

有一点忘了说,他还是那么豪爽和海量,不减当年。

大学毕业7年,我们相聚北京,重温旧日时光,6个都快奔三的男人在酒店里打了一晚上的升级,就像7年前经常在宿舍里玩牌一样,如痴如醉。

第二天,再次站在清华大学里,我们已经没有了学生时代的那种膜拜和向往。毕竟,现在的我们,都已不再需要这个光环了。

从南锣鼓巷到后海,从清华到北大,从鸟巢到水立方,从中关村到西三旗,从周五晚上到周日晚上,我们继续续写大学毕业7年后相聚的故事,继续吃喝玩乐,继续开房,继续玩升级。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到了词穷,不知道该写些什么。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却敲不出任何字眼。

静默

很多时候,我总是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倾诉和表达的欲望,文字在我手里被一次次的揉碎,然后丢弃于心的荒野。

大学毕业7年了,我们看到彼此后只是微笑的说了声:你也没什么变化呀!

殊不知,2008年的那个夏天,很多人,很多友情,很多爱情,在一句“再见”声中真的成了“再也不见”。

在香烟燃起的烟圈中,我的视线不断变得模糊,耳边不断响起的是“还记得大一那个时候吗,你……”。所有的景象似乎都历历在目,却又模糊不清。7年了,我渐渐明白,任何文字在离别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任何文字在友情面前都是那么的肤浅。

也许,成长总需要伴随疼痛与割舍,但没有破茧成蝶的毅力,亦不会有打磨至善至真至美的自己。我坚信:再过一个7年,我们的再次相聚,一定可以看到每一个神采奕奕的你们。

再见,艳慧。再见,洪帅。再见,小威。再见,离开北京的你们!

从501室到324室,再到211室和324室,四年,搬了四次宿舍。熟悉的56路公交车,盛开在一餐厅前的迎春花,厕所里燃烧着的灰烬,蜀都小吃里的那道美味的口水鸡,大雨里的那场带血的足球赛。那些一晃而过的身影,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那些……太多的那些,也只是午夜梦醒后的回忆而已了。“流干了理想的血都来不及歌颂,日子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那些荒诞的傻逼的时光都不该忘记。想起那些慢慢失去联系的朋友,一回头,青春都喂了狗。”——后记

 

【作者简介】韦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文案策划师,专栏作者。喜好文字,摄影,旅游,养猫。在文案策划的江湖中,已来回穿梭七年。常静坐深夜,焚香,饮茶,煮字疗饥。亦是一个行者,在路上,或充斥着想念,或浸润着孤独。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感恩遇见——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韦宇教

韦宇教,品牌策划师,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搜狐旅游》专栏作家,《北漂期刊》特约作家,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穿梭沉浮八年策划江湖,煮字疗饥,书无妄之语。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细碎。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