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科技进步了,你幸福了吗?

2015-06-06 . 阅读: 2,650 views

文/吉雨

我们在工作、生活、情感中产生的喜怒哀乐,甚至是脑中的电光石火、只有潜意识注意到的那部分思想的起伏,也都会有人帮我们记录下来。阅读别人分享的体验渐渐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们只能在深夜打着哆嗦,敬畏同时代人似曾相识的遭遇,这些分享往往替代了真正相聚时言语和肢体的冲动,我们越发变得波澜不惊了。

甚至有时候我们会希望干出一些蠢事,来替代分享导致的理性思维。车、马、邮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天空中密布着无线电波,可以想见的是,人工智能将要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留下痕迹,不久的将来当脑电波连接上空中的无线电波时,想一想这是一幅多么奇特的画面。

也许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以下几个问题:

碎片式的阅读容易使我们的思维钝化

第一次吃某种食物时,被刺激的味蕾会将吃时的感受传达给大脑,我们的大脑往往会留下关于这种食物鲜明的印记。等到不断重复吃这种食物的时候,对应的感受会慢慢变弱。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洪流,我们的大脑神经元疲于奔命,有时候会自动过滤掉一些非重要的信息。现在我们甚至比以前在非互联网时代里一天中记得的东西更少了。

这种情况在最近这几年表现得尤为明显,五年以前,网络热点事件热度周期大约为半年到一年,相对来说,充足的时间会更有利于我们去消化事件所带来的影响和思考。这五年来,热点事件的热度周期在飞快的缩短,现在能持续一周的热点事件已经凤毛麟角了。一天中会发生两至三起话题性事件早已经是家常便饭(虽然中间大多数是媒体的舆论导向在起作用),这些日复一日累积起的事件虽然发生在我们身边,但它们也越来越引不起我们的兴趣。因为被刺激过多,我们的思维变得越来越钝化了。

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一条条短消息在我们眼前飞驰而过,我们越来越抓不住重点,我们似乎模糊的抓住了事物的中心,但是却被动的走着循规蹈矩的老路,我们被互联网异化着,不自觉地传播着被大众绑架的东西。半夜里神情恍惚,鱼眼泛白,却还不肯安眠。

分享的美好事物降低我们的整体幸福感

有的人认为分享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可能因为生活本身的苦味,我们需要给它加点甜头来增加对它的信心。事实上我们都清楚大多数人的生活过得可能并不如朋友圈中那样的潇洒,我们对低能量的事情心怀芥蒂,因为我们的生活还不够好,我们害怕它会刺伤我们脆弱的自尊心。人性里有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认为幸福是通过比较而得来的,它非常顽固、它渗透、潜行于生活之上。除非我们能大智大觉、拥有一颗慈爱人类的心。

美景、美食、美女、美丽的心情,我们变着花样重复着充满正能量的事情,这些不能称之为不好,要知道当我们长久的习惯于一件事情的时候,会疲倦于它的美,又或者生活时常不尽如人意,两相比较,也容易产生失落心理。这时候幸福感自然降低了。

电子产品使用习惯容易导致拖延症和强迫症

无论在图书馆、游泳馆、或者是地铁人行道上,甚至机关部门里,我所看到的每个人几乎只干一件事情,那就是拿着手机、低头划拨着屏幕。试问你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晚上睡觉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我们是不是有点强迫症了。人类本性又是懒惰的,某种程度上正是基于这一点,科技才能取得飞速的进步。无疑人类当下的时间概念太敏锐了,短消息的分享可谓正逢其时,但我们意识到作者和阅读者可能有一种上面描述情况的背离——我们越是期待直抵心灵的长篇,我们就越是讨厌这些短短的、充满矫揉造作情感的句子。

当我们不再每十分钟去翻阅一次手机看朋友们发布的消息时,不再每晚睡觉前或者每天醒来时第一个拥抱就给了手机时,这意味着我们开始对这种工具带给我们的强迫症做了一次充满意义的反抗、不被它影响的感觉宛若新生。至于拖延,或许是看到了太多信息,对于很多东西我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们有点失望,再加之思维的钝化,拖延症状也自然加深了。

我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这种忧虑植根于近百年来所谓科技进步带给人们的幸福体验:当算盘从电脑计算中解放出来,计算效率大大提高了,但是我们并不能用这些节省的时间去休假,而是又一股脑儿的投入到其他让人绞尽脑汁的事物中去;当电子互联网的信息传播逐渐取代信纸邮件这些传统的信息传递方式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信息我们可以同步接收,可是我们得花更多的时间来应付浩如烟海的信息洪流;在可预见的3D打印时代,事物的创造基于一个模型,即便将来可以打印出航空母舰、可以打印出双子大厦、甚至就像一个造物主一样可以打印出人类本身,我也并不会觉得这多么伟大。

科学有一个光鲜的开路先锋名叫进步,可是千百年来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他们在文明和进步的旗帜下有一个共同的命运,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甚至用自己离经叛道的举动提醒世人:慢一点。文明和进步与幸福的体验并非成正比例关系,文明和进步是以消耗更多的我们已知的资源为前提的,而幸福永远是一个常数、与心的感知有关。

过了古典主义时期,我眼见科技进步像一头野兽,没了掣肘,一路狂奔下去、那根套在它脖子上的绳索没有人敢去拉、在它身边的是喘着粗气因为害怕后面的人赶上将他踩死、而不得不拼命奔跑的人们。我们需要一点胆识和气魄,要在科技专制的舆论中发出不同的呐喊,如果我们甘愿被它所裹胁,总有一天,不仅它会掉转獠牙对着簇拥在它身旁的人群,我们也会因为夜以继日的奔跑在途中奄奄一息,或者是跑到了某个未注意的悬崖上同它一起摔得粉身碎骨。

或许我太悲观,但这种悲观是基于对人类变得更加美好的求索。科技层面的进步带给我们的东西你很难用好与不好去定义,这涉及到我们到底为了追求什么的终极命题。但我们的心灵不会说谎,它是不是更加渴望自然和谐的生活?而不是科技世界、电子产品带给我们的冷冰冰的感觉、它将我们拖入一个诡异的世界——某种程度上这个世界是以消耗现实世界作为代价的,也许从这个基础层面上理解,不仅仅岁月是神偷,我们使用的手机、正在盯着屏幕看的东西也会在无形中偷走我们的生命。

澄澈

左岸记:看完文章,我闭上眼睛,陷入深思。任何的东西都有两面性,市场选择力量最大的那一面,可以说科技的进步是由少数顶尖的人启动的,市场化后,社会人成了它的助力,推波助澜,人们被潮流引领着滚滚向前。我们使用着越来越智能的东西,我们得到了很多很多,而我们的注意力也不断被稀释着,疲于奔命;也许我们真不需要那么多的东西,在这纷纷扰扰的世界里,如何保持澄澈的心,化繁为简,我们要在狂热与冷静之间个平衡。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