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巴什托的根

2015-06-04 . 阅读: 1,279 views

文/杨川

听巴什托的老员工说起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三千年胡杨,一亿年历史。”在茫茫戈壁的深处,在浩瀚沙海的边缘的雅克拉玉北区块,在那片骄阳似火,沙尘暴肆怒的地带,有这样一种顽强的植物挑战其间,一生三千年,那就是胡杨。

你不是绿叶长青的松柏,在公园里,笑看热闹人生。你不是葱葱郁郁,繁盛多枝的法国梧桐,在马路旁,遮一方阴凉。你不是香气逼人的香樟,在后院中,享无尽淡水。你不是红如鲜血的枫树,在山路途中,惹旅人留步。

你呢,年少时叶如梧桐、青年时的绿如松柏、中年时伟岸如山,火红如枫,却无人欣赏。你的坚韧至死不休,那坚硬如铁的树根,依旧能敲出大漠的血脉喷张。你静看戈壁荒漠,沙硕飞舞,你淡听那沙呼啸,嗷嗷尖叫。

多少年来,无数人来到你的身边,来到沙漠腹地的玉北,安营扎寨,为国家奉献青春热血,贡献石油,如同你的根系一样,扎根大漠,汲取水源。去过玉北的老员工都说“胡杨是玉北的根!”骄阳下昂首挺立,好似伙计陪伴。夜晚凉风中树叶摩挲,梭梭细语,恰如亲人温情。与其说胡杨陪伴了玉北石油人,不如说他们彼此相依。

胡杨

这是玉北石油人的根,大漠胡杨,而偌大的巴什托有没有根呢,我决定带着愿景去寻一寻,趁着巡井的路途。

是你么,芦苇,巴什托就数你长得最茂盛,集油站旁边,办公室附近,都有你摇曳的身姿,随风改向,倒地的倒地,斜身的斜身,枯萎的样子,不会让我多看一眼。

是你么,骆驼刺,你枝繁叶茂,一蓬蓬,葱葱郁郁,穿插在芦苇之间,一捏下, 饱含水分,可以看出生命力极强,无奈你满身是刺,不经意间就对我们员工痛下杀手。

是你么,甘草,你耐旱耐热耐盐碱和耐寒的特性,让你出现在巴什托,你的根茎能入药,味甘平,益气神,诸药中你为君,我觉得你是巴什托的根,却不然,我找遍了巴什托的井场,便只有寥寥数棵,认你为根,颇为牵强。

正值失望时,便见到了你!

你长满了我们巡井的路途两边,你虽没有胡杨一样高大,但你的叶绿得诱人,你的花红得耀眼。师傅说,这是戈壁卫士“红柳”!不论嚎叫的狂风如何肆虐,不论风沙声势如何威猛,你依旧挺立在巴什托。

你落地生根,无怨无悔的履行着自己忠实的使命,哪怕你被黄沙埋葬,你的根也不会就此屈服,盘根错节,时刻准备与滚滚黄沙对抗到底——你那看似柔弱的躯体,忘却了低头、忘却了退缩,在一年之中开花三次,细弱的枝条绽放出艳丽的生命花朵,迎风婆娑起舞,带给戈壁中的巴什托三次 “春天”。

你是大西北的柳,你是戈壁滩上的柳,是巴什托的柳,你缺乏垂柳的婀娜多姿,你也欠缺江南柳的烟雨气息,然而就是在这金秋时节,你盛放着这苍凉中的热情!你盛放着这砥砺贫瘠中的坚强和不屈。

你是巴什托的根,你的根须连接着巴什托管线,你的根茎流着巴什托的油,你红火的花儿如巴什托石油人的热情一般,在大漠中无私绽放。

红柳

左岸记:每一片的土壤,不同的环境生长着适合那儿的生命,好的环境物种丰富多样,恶劣的环境物种稀疏单一。也许有人一生不必经历恶劣的环境,那是他们的幸运,但如果你必须经历磨难,那么就必须拥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才能在磨难到来之时平安度过,化险为夷,同样的绽放生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